新華網 正文
眾籌款能抵扣事故賠償?
2018-10-12 07:24:50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一起交通事故中,司機阿強重傷,被送醫院進行搶救。順德交警作出的責任認定中,雙方司機均有責任。因為受重傷一方司機病情嚴重,其家庭又經濟困難,另一方肇事司機阿祥在墊付了部分醫療費情況下,主動提出了採用網絡眾籌的方式為對方籌集醫療費。不過在事後,這一網絡眾籌方式籌集的錢,卻因是否能夠扣減事故總損失而發生了爭議。受傷住院的司機不同意將網絡眾籌款用于抵扣賠償責任。昨日,順德區法院公布該案的裁定結果及依據。法院認為,網絡眾籌是在肇事司機的積極推動下達成,雙方也達成協議明確約定眾籌款作為對事故中損失的相關彌補,因此在計算阿強的損失時,應當扣除眾籌款。

  事故:

  兩摩托相撞一方重傷

  輕傷司機網絡眾籌募集醫療費

  2016年3月,沒有取得機動車駕駛證的阿強(化名),駕駛著無號牌摩托車沿佛山市順德區容桂南堤二路一帶行駛,當行駛至一模具廠對開路段,遇到同樣沒有機動車駕駛證的阿祥(化名)駕駛著無號牌摩托車迎向駛來。

  “嘭”的一聲,兩車車頭發生碰撞,造成兩車不同程度損壞,阿強和阿祥雙方同時受傷。經佛山市順德區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認定,阿強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阿祥承擔事故的次要責任。

  事故發生後,重傷昏迷的阿強被送醫院搶救,因腦部受傷嚴重,需進行特重型顱腦損傷開顱術。截至出院,阿強共住院治療242天,産生醫療費16.8萬余元。

  其中由順德區道路交通事故社會救助基金管理辦公室墊付11萬余元,阿祥支付了2.5萬元。阿強因治療需要,自費購買人血蛋白、安素、腸內營養粉劑等藥品合計1.2萬余元,其中阿祥墊付2686.44元。

  根據事後計算,阿強的總損失約24.89萬元。

  事故發生後,受傷住院的阿強,因交通事故腦部受傷,病情嚴重,其家庭又經濟困難。在佛山市順德區道路交通事故社會救助基金管理辦公室已經墊付搶救費用,阿祥墊付部分醫療費的情況下,其治療費用仍然存在缺口。

  于是,阿祥提議發起網絡眾籌,積極為阿強的治療募集資金。阿祥與阿強家屬簽訂了《網絡眾籌委托協議書》,其中明確約定“眾籌經費全部用于阿強的醫療救治,當作對阿強在事故中造成損失的相關彌補”。之後阿祥也將通過網絡眾籌籌集到的全部款項4.3萬余元交付給了阿強家屬,用于阿強的救治。

  不過,阿強最終因為對事故責任認定存在異議,將阿祥告上法庭。

  分歧:

  眾籌款能否抵扣賠償意見不一

  在調看了證據後,順德區法院審理了該案,認為交警部門對本起交通事故的處理程序合法,事故責任認定書認定事實清楚,責任劃分準確。

  順德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眾籌款43080.89元應當作為原告阿強損失的彌補,抵扣後阿強的損失為205806.11元。因為順德區道路交通事故社會救助基金管理辦公室墊付110471.09元,根據事故責任認定及雙方過錯,法院酌定原、被告按6:4比例償還救助基金管理辦公室墊付款,即阿強返還66282.65元,阿祥返還44188.44元。同時,在扣除已墊付等費用後,經計算,阿祥還應向阿強賠付4.5萬余元。

  對于最終的賠付,阿強表示不滿。宣判後,阿強提起上訴,不同意將網絡眾籌款用于抵扣阿祥的賠償款。

  記者了解到,本案中對于網絡眾籌款的性質,有兩種不同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本案中的網絡眾籌屬于公益性捐款,是無償性質。提供資金的人僅僅出于同情、愛心或社會人際關係等原因,其目的是為了救助因事故受傷的阿強,而不是為了減輕阿祥應承擔的責任,因此眾籌款不應用于扣減被告的賠償款。

  第二種意見認為,網絡眾籌是在被告的積極推動下達成,雙方也達成協議明確約定眾籌款作為對阿強在事故中損失的相關彌補。因此在計算阿強的損失時,應當扣除眾籌款。

  那麼眾籌款能否抵扣肇事司機應該賠償的責任部分呢?記者昨日從順德區法院了解到,該案經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理後維持了原判。法院認定網絡眾籌是在阿祥的積極推動下達成,雙方也達成協議明確約定眾籌款作為對事故中損失的相關彌補,因此,計算阿強的損失時,應當扣除眾籌款。

  法官:

  主動眾籌救治當事人應予以肯定鼓勵

  為何會作出這樣的裁決?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容桂法庭副庭長楊虹分析,本案中,對網絡眾籌款的性質認定讚成第二種意見。

  楊虹稱,事故發生後,由于阿強處于昏迷狀態,阿祥與阿強的家屬在平等自願的基礎上簽訂《網絡眾籌委托協議書》。雙方在該協議書中明確約定“眾籌經費全部用于阿強的醫療救治,當作對阿強在事故中造成損失的相關彌補。”

  同時,根據民事損害賠償的填平原則,阿強的損失已經通過收取眾籌款得到部分彌補。我國的民事侵權賠償理論認為,權利人損失多少,侵權人就賠償多少,賠償以彌補權利人的損失為目的,全部賠償之後果即為填平。權利人不能因為侵權人行為獲得超過其實際損失的賠償。本案中,阿祥發起的眾籌款已經全部用于對阿強的救治,在客觀上已經彌補了阿強的部分損失。因此根據填平原則,在計算原告損失的時候應予以扣減。

  最後,在總損失中扣減眾籌款可以起到鼓勵侵權人積極採取補救措施的社會效果。本案中,阿祥作為侵權人,在自身經濟能力有限的情況下,積極採取了補救措施,推動發起了網絡眾籌。對于眾籌所得款項,阿祥也全額交付給原告,用于阿強的救治。本次眾籌的款項雖然數額不多,但對緩減阿強家庭的經濟壓力,及時對阿強進行治療仍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因此,對于被告阿祥的這一積極行為,應當在法律上予以肯定和鼓勵,從而推動更多的侵權人主動積極地採取補救措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加載更多
侗族音樂劇《千年大歌》在貴陽上演
侗族音樂劇《千年大歌》在貴陽上演
大美胡楊林
大美胡楊林
甘肅肅南現冰挂景觀 樹木“冰封”宛如玉樹瓊花
甘肅肅南現冰挂景觀 樹木“冰封”宛如玉樹瓊花
秋季美麗生態 三峽蓄水現平湖美景
秋季美麗生態 三峽蓄水現平湖美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547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