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救護車受阻事件背後
2018-10-11 07:23:46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設置在村口的告示牌和路閘

  深夜,她阻攔載著腦出血病人的救護車近一個半小時……

  作為一名急診科醫生,徐剛還是第一次遇到:載著腦出血病人的救護車竟被人故意阻攔。

  8月30日深夜,南充市儀隴縣儀隴宏濟醫院接到報警,轄區一村民摔倒致頭部出血。救護車到場接上患者後,一村民卻阻攔救護車離開。僵持1個多小時後,直到派出所民警到場,救護車終得離開。

  在趕回醫院的路上,徐剛趕緊給放射科同事打電話,讓其做好準備,患者需做CT檢查……還好,經過搶救,患者脫離了生命危險。

  9月29日,患者出院第二天,成都商報記者前往事發村莊調查發現,這並非是當事村民第一次阻攔進村車輛,只不過這一次是救護車。而數次攔車事件背後的故事則更為錯綜復雜。

  事發當夜

  急診

  22點30分:

  62歲老人摔倒後腦出血 救護車出車

  8月30日晚上,吃過飯後,62歲的易強往臥室走。他9年前“中風”,半邊身子癱瘓導致行走不便。妻子鄧瓊擔心自己一個人攙扶他會摔倒,趕緊出門叫住在附近的大哥來幫忙。

  鄧瓊剛走到院子裏,屋內便傳出“咚”的一聲悶響。她慌張跑進屋,老伴倒在地上,鮮血不斷從頭部滲出。很快,住在附近的大哥、二哥趕來,幾人合力將其扶到床上。

  儀隴宏濟醫院的出診病歷顯示:晚上10點30分接到電話,10點32分出車(救護車)。

  救護車到達前往易強家的村口時,出診的急診科醫生徐剛發現路口有一道上鎖的路閘。他給報警人打電話,五六分鐘後,村民易新兵拿著鑰匙趕到現場,不巧的是,鑰匙在開鎖時被擰斷。兩人商議後,徐剛從車上找來一根撬棍,弄斷上鎖的鐵鏈,救護車隨後進村。

  晚上11點,救護車抵達易強家屋後的岔路口,支路通往村民王素華家的院壩。

  遭阻

  23點過:

  村民攔車:“進來可以,但不準出去”

  當晚,65歲的王素華睡得迷迷糊糊間,被一陣狗叫聲驚醒,聽到隨後的説話聲,她判斷出這是鄰居易新兵的聲音,正在找村民易新正拿開路閘的鑰匙。

  開啟路閘的鑰匙,只有王素華和易新正、易新壽3戶人有。王素華説,這段進村道路,是他們3家人籌資修建的,若有車輛進來開啟路閘,必須經過3戶人同意。

  王素華穿好衣服,叫醒老伴出門來到院子裏,不到一分鐘,就看到救護車駛過來。她得知開鎖的鑰匙被擰斷了,鎖路閘的鐵鏈也被弄斷了。王素華有些不滿。

  “我們當時説是有人生病了。”徐剛和司機向她解釋,隨後前往易強家裏。徐剛初步判斷易強是腦出血,“時間就是生命”。

  因為情況緊急,易強被抬上救護車後,徐剛當即為其進行靜脈滴注止血,吸氧,同時用上心率監護儀。

  但當救護車準備離開時,卻被王素華出面阻攔。徐剛回憶當時的情景:“(王素華)她擋在救護車後面不讓倒車,還問我們是怎麼進來的,並説‘進來可以,但不準出去’。”

  徐剛擔心病人因耽誤治療發生意外,“畢竟車上的搶救設施有限”。他試圖勸説對方放行,未果。

  “她(王素華)也沒有提啥子要求,就是不讓救護車離開。”徐剛想不通,攔車村民和患者家到底有多大矛盾,才會做出如此舉動。

  僵持

  次日零點34分:

  派出所民警到場勸離 救護車得以離開

  得知送父親的救護車被鄰居阻攔,當時身在浙江的易明異常焦慮,他給王素華在成都打工的兒子易軍打電話,希望他勸其母親放救護車出村。

  易明説,父母和王素華一家確實有些矛盾,但自己平時過節回家仍會打招呼喊一聲“二嬸”。期間,他曾打電話給易新兵並讓王素華接電話,“我説人命關天的事不能這樣做,她説我沒攔’。”易明説,但自己過了一會再打電話時,得知救護車仍被攔著。

  當晚,村幹部也趕到現場協調,但無果。

  僵持了1個小時左右後,徐剛報警。31日淩晨零點30分左右,轄區派出所民警到場,攔車的王素華被眾人勸離。醫院的出診病歷上寫到:0點34分,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救護車得以離開。

  趕回醫院的路上,徐剛撥通了放射科同事的電話,讓其做好相關準備。還好,經過搶救,在重症監護室待了半個月的易強最終脫離了生命危險。

  徐剛説:“這件事(阻攔救護車)對病人的病情還是有一定的影響,腦出血肯定是越早得到救治越好,病情加重,出血增多,進一步壓迫腦神經,腦組織,後期恢復就要慢一些。”

  背後原委

  修路

  3戶村民先後自籌27萬

  終于修通760米村道

  儀隴縣石佛鄉龍金村1組,與同鄉的強華村接壤。12戶易姓村民集中居住的山腳被稱為“易家房子”,戶籍人口60人左右。

  交通不便一度讓12戶村民頭痛。王素華想得比較遠:“我們這裏太偏僻了,沒有公路,將來修房子磚也拉不回來,孫娃兒也不好結婚”。

  2010年前後,住在靠強華村一側的王素華、易新壽和易新正3戶村民,決定自籌資金修路,3戶人籌資給強華村一筆“搭夥費”接入強華村村道,但此舉並未得到其他村民的響應。

  78歲的籌資人易新壽説,修路佔用了其他村民的田地,3家人就拿出自家的地調換,因為修路,自家田地已所剩無幾。

  “開始修路的時候,只有我們3家人出力。”王素華説,毛坯路修過兩次,第一次修的路不合格,又重新修,兩次共花了7萬余元,路垮塌過兩次,也是3戶人打石頭修補,沒有其他村民願意幫忙。

  2016年初,3戶籌資人再次籌集資金,將先前建好的760米長毛坯路,同強華村一起實施公路硬化。王素華説,她和兒子易軍商量後,決定拿出家裏的積蓄,又找易新壽借了4萬元。

  易軍説,3戶人為修路共花27萬余元,但不包括修路的誤工費、生活費,直到去年,他才將易新壽家的4萬元債務本金還清,尚有利息未還。

  焦點

  當初修路喊出錢時為何沒人答應?

  事實上,這條760米長的村道從修建伊始,就為後來的種種矛盾埋下伏筆。

  龍金村村支書許輝説,修路前,12戶村民中,有人提議村道路線應該從屋後山腰接下來,這樣只需佔本村土地。但也有村民覺得,從強華村接路的路線相對平緩,但最後,“路線還沒定好,他們這3戶就自己籌資修路了”。

  在村道建好已成既定事實後,對于9戶未出資村民的通行問題,村幹部曾組織過多次調解,但都未達成一致意見。

  許輝説,因為道路通行事宜未協調好,籌資修路的村民與未出資的村民之間也有了一種約定,沒出錢的村民不開車進村。

  9月7日,龍金村村委會再次開協調會。會議記錄顯示,經初步核算,這條自建公路造價27.21萬,一位此前未出資修路的村民表示願意出兩萬,但不包括給強華村的“搭夥費”,遭到易新壽等籌資人的拒絕。因協調未果,3戶籌資的村民仍堅持不同意任何車輛出入。

  石佛鄉政府相關負責人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村民阻攔救護車的做法肯定不對,接下來,鄉政府和村上會繼續將村民們召集到一起協調,該籌錢的籌錢,保證道路正常使用通行。

  目前已返回浙江上班的易明説,對于鄰居阻攔救護車耽誤父親治療一事,接下來準備通過司法途徑解決。

  在成都打工的易軍也覺得心裏憋屈:“我媽攔救護車,法律上可能有錯,但是道義上呢?當初修路其他人都不出錢,他們之前修路那麼辛苦,現在還鬧成這樣”。

  法/律/視/角

  即使自己出錢修路,阻攔救護車通行仍屬違法

  在四川泰宇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何良平看來,村民即使是在自己承包地上修建道路,但這是大家進出的唯一通道,任何人都有權通行,包括車輛在內。但對于籌資修路的村民來説,外來車輛進入肯定會對公路的使用造成影響,如果是基于保護路面不被碾壓的角度,禁止外來車輛通行,有一定的正當性,但任何人都沒有權利攔截救護車、警車以及搶險車等車輛的通行,阻截這類車輛屬于違法行為。

  四川蜀嘉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子石表示,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依法屬于村民集體所有的,非村民所有,村民只能依戶取得承包經營權,村民之間可以流轉土地,但需依法辦理相關手續,3戶村民自建村道涉及改變土地使用用途,且未經村民集體討論決定及辦理相關批準手續,也不具有合法性。

  北京藍鵬(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英佔認為,村道也屬于佔用集體用地,私人無權佔用,3戶村民自己出錢修建村道,但佔用了公共資源,因而無權禁止他人通行。況且,其修建過程未經相關部門審批,根據《公路法》規定,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在公路上非法設卡、收費、罰款和攔截車輛。

  “當然對于是否收費,各地規定不一致,即使收費也不能影響救護車通行。”王英佔説,當事村民攔截救護車一事本身是違法的,若因此造成病人貽誤治療時機形成了損失,攔截人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

  成都商報記者 王超 攝影報道(文中易強、鄧瓊、易明均係化名 )

  無論何時,為救護車讓行,既是社會的呼喚,也是法律的要求。

  這不僅僅是文明素質的體現,更是對公共道德的恪守和人類行為的底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女排世錦賽:中國勝美國
女排世錦賽:中國勝美國
新疆首個世界地質公園開園
新疆首個世界地質公園開園
雲端上的“清潔工”
雲端上的“清潔工”
秋花爭艷鬥金秋
秋花爭艷鬥金秋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541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