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恒大斥賈躍亭欲毀約 FF:對方沒能履約
2018-10-09 07:10:0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恒大斥賈躍亭欲毀約 FF:對方沒能履約

  恒大健康此前稱,FF要求提前支付7億美元,並欲解除協議;知情人士稱,雙方“翻臉”或因FF有新接盤方

  10月8日下午,經歷近20小時掙扎後,FF回應了與恒大健康的爭議。FF發聲明稱,其試圖擺脫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恒大健康沒能履行承諾和支付同意的款項。恒大健康不應該一邊扣留款項,一邊阻止FF接受其他投資。

  10月7日晚,恒大健康一則公告將其與賈躍亭的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之間的“不睦”公之于眾。

  恒大健康公告稱,支付給FF的8億美元已基本用完,FF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億美元。同時,賈躍亭方面已于10月3日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恒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並解除所有協議。

  繼白衣騎士孫宏斌之後,FF距離量産漸行漸近之時,賈躍亭又與恒大許家印“鬧掰”。盡管FF在聲明中仍然強調生産和交付新車的願景,“將在2019年推出一款具有顛覆性和革命性的汽車”,但FF廣州工廠建設方案調整,並且進展緩慢,外界擔憂其量産對賭協議或難完成。

  FF回應與恒大健康的分歧

  FF提供給新京報記者的一份聲明顯示,其與恒大方面爭議焦點在于,恒大健康希望在提前支付款項時得到控制權,而FF認為恒大健康沒有按時完成付款,所以進行了解約。

  FF稱在FF 91對外公布量産樣車後,恒大健康同意提前支付7億美元,且恒大健康對于為何需要提前支付資金有充分的理解,即為了在2019年實現FF 91的生産和交付。但隨後恒大健康以支付款項為由,要求獲得FF美國和中國公司的控制權,並阻止FF接受其他融資。正因為恒大健康沒能夠履行承諾和支付同意的款項,FF試圖擺脫其投資。

  自今年6月宣布投資以來,恒大健康與FF一直處于“蜜月期”,但在國慶假期最後一晚卻反目。

  恒大健康10月7日晚的公告顯示,公司控股的時穎公司于5月25日提前支付完畢2018年底前應付的8億美元。7月份,賈躍亭提出恒大的8億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億美元。恒大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資公司的發展,與賈躍亭簽訂了補充協議,同意在滿足支付條件的情況下,提前支付7億美元。

  恒大健康表示,賈躍亭利用在合資公司多數董事席位的權力操控合資公司,在沒達到合約付款條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並以此在10月3日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恒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並解除所有協議。而按照此前的協議,恒大應在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支付6億美元,2020年支付6億美元。

  FF兩月花光8億美元“救命錢”

  5月份支付的8億美元,7月份便“基本用完”,兩個月燒掉8億美元,錢花哪兒了?

  新京報記者從多位接近FF中國的知情人士處了解到,上述8億美元或許並非生産資金,而是用于解決法拉第未來的歷史遺留問題,所以,賈躍亭(法拉第)想再融資並不奇怪。

  接近恒大的分析人士表示,恒大此前的8億美元,對FF來説可謂“救命錢”,助其度過最困難的日子。賈躍亭現在的做法,有兩種可能:一是公司走出最困難的階段,現在或有新的接盤方,賈躍亭可能覺得之前“賤賣”了公司股份,想通過設置一些門檻把恒大的股份攤薄甚至踢出局;二是不排除賈躍亭在難以如期兌現量産承諾、可能失去控制權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險棋。

  多位受訪的知情人士也表示,上述8億美元用完之後,賈躍亭方面有再融資的需求,可能出現新的接盤方,賈躍亭方面不希望恒大一家獨大,欲通過融資稀釋恒大控股權。

  另有分析人士表示,基于公告的內容來看,雙方在前段時間的合作難有“愉快”可言。

  記者多方採訪證實,恒大法拉第在廣州的工廠建設修改了部分施工方案,目前進展緩慢。同時,恒大方面對FF北京員工進行了薪酬及人事方面的調整。

  對此,遠在美國的賈躍亭“很憤怒”,原本準備的針對恒大健康的聲明一拖再拖。

  FF廣州工廠建設進展緩慢

  恒大與FF生隙,恒大法拉第在廣州南沙區的工廠(下稱“FF廣州工廠”)建設進度也備受關注。

  此前,FF廣州工廠停工的消息一度甚囂塵上。9月27日,一位熟悉該工廠建設的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工廠仍在建設階段,不存在停工一説,只是方案略有調整,對承建商做了一些微調。

  10月7日晚,一位參與施工的第三方工作人員介紹,調整承建商,一來一回,進度更慢,“之前聽説2019年底要開始生産,照現在的進度,到時候廠房都不知道能不能蓋好。”

  此前的8月14日,恒大法拉第的揭牌儀式上,董事長彭建軍曾稱,要盡全力確保FF 91在2019年第一季度按時達到量産的目標。

  不僅如此,該工廠的土地招拍挂信息中,也有建設進度的要求,比如需在24個月內建成投産;項目開工後五個季度內須取得純電動汽車準入的項目核準等要求。

  另據了解,作為FF的CEO,賈躍亭可能對工廠的建設進度和量産負有責任,甚至可能簽有對賭協議。恒大健康7日晚間的公告也提及,恒大健康和FF,及賈躍亭為首的高管團隊有相關協議。

  因此有受訪人士猜測,FF廣州工廠的建設進度或許是賈躍亭的對賭協議內容,而恒大更換承建方影響工期,或是此次事件的“導火索”。

  但一位接近恒大的人士則否認了上述説法,“恒大在此次事件中是受害者,恒大均按時履行合約,此次爭奪也與控制權爭奪無關,主要是賈躍亭沒錢了。”

  知情人士:雙方早有猜忌

  接近FF的知情人士認為,雙方的猜忌從恒大法拉第揭牌儀式就開始了,當時任命的高管全部來自恒大。

  恒大法拉第成立後,恒大還直接管理了原FF中國的員工,並對其工作地點、薪酬體係進行了調整。據新京報記者了解,原FF中國的核心員工目前向FF團隊(即賈躍亭團隊)匯報,而大部分員工則接受恒大法拉第的管理。

  對恒大法拉第員工薪酬減半的傳言,多位受訪的恒大法拉第員工表示,目前薪資改革落實未滿一月,還不能判定是否較之前有所提升,可以確定的是並非網傳的變相薪資減半,但一些生病或有特殊情況的員工,可能會對績效工資有所擔心。

  除了人員和薪酬調整,恒大還在積極為恒大法拉第籌備高管團隊。

  6月25日,恒大健康投資FF的公告顯示,恒大將向合資公司Smart King Ltd派駐兩名董事。8月14日,恒大法拉第進一步披露,多位來自恒大的內部人員出任公司高管。

  此外,在恒大入股後,原FF在國內的公司基本完成改名,即加上了“恒大”字樣,比如睿馳智能汽車(廣州)有限公司,改作了恒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廣東)有限公司,後者為FF香港的全資子公司。

  記者 白金蕾 張妍頔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各地迎來返程客流最高峰
全國各地迎來返程客流最高峰
桂花飄香 杭州市民錯峰休閒
桂花飄香 杭州市民錯峰休閒
鄉村曬秋美
鄉村曬秋美
秋染太行
秋染太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3530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