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平遙假陳醋:兩元醋貼標賣百元 醋缸內漂浮死蒼蠅
2018-10-08 07:33:2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平遙假陳醋:2元醋貼“十年”標賣百元

  古城部分商家將2元醋包裝成老陳醋售價上百,“自釀醋”多為批發而來,有醋廠醋缸漂著死蒼蠅

  10月3日,唐軍在平遙古城東門處擺攤,向過往的遊客銷售“三無”食醋。

  10月4日下午,“晉善坊”醋廠晾曬間,裝有醋的缸內漂浮著死蒼蠅。負責人稱撈出蒼蠅一樣賣。

  2018年10月1日,平遙縣娃留村,釀醋作坊老板王金龍正在為食醋貼上自家的標簽,他説原本2元一斤的廉價醋被古城醋商包裝後,可以賣到近百元。

  在很多旅遊攻略裏,老陳醋是遊客來山西平遙古城最應該入手特産之一。在古城,各種大小、各種顏色的醋罐、醋壇子,也被擺在一個個緊挨著的醋店內外,“純手工釀造”、“古法釀造”、“純糧老陳醋”的牌子隨處可見,在國慶小長假裏吸引著無數遊客。

  這裏的醋店,幾乎都打著“自家手工釀造”的牌子,古城上西門附近一家醋店的老板閆福慶,對所有遊客都宣稱自己是一個“手工醋釀造大師”,但新京報記者調查得知,他的醋都批發自當地的一家醋廠,批發價1.5元/斤,然後標上“三年陳醋”或“五年陳醋”,以3元到8元的單價對外銷售。記者隨閆福慶到醋廠商談採購事宜時,發現醋缸裏還漂浮著死蒼蠅。

  類似閆福慶的醋商,在平遙古城並非個例。廉價的貼牌醋、勾兌醋在很多醋店銷售,有的稍作包裝,就變成售價上百元的“老陳醋”,有醋商坦言“專坑外地人”,當地居民買醋都避開古城醋店。

  2元醋貼“十年”標翻50倍

  山西人的生活少不了陳醋,平遙更是。

  平遙縣位于山西省中部,四周與介休、祁縣、文水、汾陽、沁源等縣市接壤。屬于晉中市下轄縣城,醋是當地的特産之一。

  59歲的王金龍從事食醋釀造30多年,他是平遙縣娃留村的食醋作坊老板,近些年,他開始向古城裏的一些醋商批量供應食醋。

  王金龍説,他20歲出頭接觸食醋釀造,見證了平遙的食醋發展經過,也看到了平遙古城內近百家醋商的發家史。近幾年來,平遙縣旅遊業發展迅速,平遙古城成為世界文化遺産後,古城裏的醋商們開始大規模地銷售當地釀造的食醋,價格從每斤3元、5元到上百元不等。一些沒有加工場所的醋商開始找到王金龍,希望他能將醋批發到古城內進行銷售。

  經過古城裏醋商的包裝,王金龍的作坊裏生産的食醋,原本批發價2元一斤,在今年的國慶小長假裏被當做十年陳醋銷售,每斤價格翻倍近50倍,零售價近百元。“對我們這周邊的老百姓來講,原本3塊錢一斤的醋,在城裏面是要賣到50塊一斤左右,甚至還有賣100多元一斤的。”

  10月1日起,平遙縣迎來旅遊高峰,當地酒店和民宿的價格大漲,以某連鎖快捷酒店為例,淡季時期一間標準房間的價格不超過200元,而在國慶期間漲幅超過3倍。當地居民介紹,每到小長假期間,平遙縣城內的物價都會上漲,這其中也包括當地的特産醋。

  王金龍説,他每天至少會批發100斤醋給古城裏面的醋商。“一些人用水兌在原醋裏,包裝後高價賣出”,王金龍介紹,這已是行業公開的秘密, “不做(賺)你們(遊客)的錢,那做誰的錢。”

  他曾見到過200斤醋摻上5斤水的醋商,原價3元一斤的醋賣到80元一斤,“還可以多賣5斤水。”

  在王金龍的作坊裏買醋的村民,也對古城裏的醋也表達了不滿,“那都是哄人的”。

  10月3日下午,在平遙古城西門附近,記者發現一名到王金龍家進貨的醋商,將王金龍生産的醋擺上街邊攤位。這名醋商向過往遊客保證,醋是自己手工制作,每斤20元。而在王金龍的釀醋作坊裏,最貴的醋零售價是3元一斤。

  小作坊食醋貼牌賣

  平遙古城內的醋,來源並非王金龍一家。

  古城西門附近,郭俊給自己的門面起名為“郭氏老醋坊”,雕刻在木匾上的五個大字被挂在門上,門店的貨架上擺滿了各種醋和酒。

  郭俊自己釀造醋,用他的話來説,他和王金龍一樣,是從城外自家小作坊釀造後運送到古城內的。郭俊除了賣自己作坊生産的醋外,還銷售平遙縣四清醋業有限公司的醋。

  按當地人的説法,“四清醋”在平遙屬于“知名品牌”。

  10月1日,新京報記者在郭俊的店裏看到,一壺3斤裝的“四清醋”零售價為10元,約3元一斤。而郭俊釀造的醋標價為8元一斤,超過店內所銷售四清醋的2倍。按照郭俊的描述,他在自家的小作坊裏釀造好食醋後,會將醋批發給四清,“算是四清的代工廠。”

  對于店內的“四清醋”,郭俊説他不需要從四清拿貨,“用自己的醋貼上四清的標簽。”自己作坊的醋變成了“廠家直銷”,“還能賣上個體面價。”

  10月2日,新京報記者來到平遙縣四清醋業有限公司,一名負責銷售的負責人表示,公司擁有自己的生産線,“不需要任何地方供貨”,古城內的“郭氏老醋坊”和公司沒有任何關係,郭俊所説的向四清供貨一説,完全是造謠。

  平遙縣四清醋業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稱,他們的産品在平遙屬于暢銷貨,古城內很多醋商也會在公司批發食醋去進行銷售。無授權就貼牌銷售的事情並非沒有,上述工作人員稱,“古城裏面估計兩三家是在貼四清的牌子銷售。”

  散攤“三無醋”標榜“古法釀造”

  在平遙古城內,除了聚集在城內銷售食醋的商家外,古城的各大出口處也有賣醋的散攤。

  唐軍和唐華兩兄弟在古城東門擺攤,他們把醋灌裝在乳白色的塑膠壺裏,每壺三斤,向來往的遊客要價48元一斤。

  與城內一些醋商不同的是,他們兩人銷售的醋沒有品牌,塑膠壺表面沒有任何商品資訊。

  閒聊中唐軍透露,他所賣的醋是從城外的小作坊裏面批發而來,以“純手工釀造”的名頭向遊客推薦,“賣給你們10塊錢一壺,賣給遊客就貴了。”

  “説白了,哄的都是那些外地遊客。”一旁的唐華説,“這個醋買來的時候是3塊錢一斤”。

  兄弟倆介紹,每到旅遊旺季,他倆就會從城外的小作坊和一些醋坊批發廉價醋,然後到古城門口擺攤銷售,在成本價上加價十多倍後,將這些“三無”醋高價賣給外地遊客。

  “外人不懂,喝不出好壞。”唐軍説,他們之所以不貼上醋的商標資訊,是因為想用“古法釀造”、“純手工工藝”、“純釀造”等名義來向遊客推銷。

  10月3日,唐軍將記者帶到他進貨的一家醋廠,醋廠負責人表示,目前公司生産的醋有2元一斤和4元一斤的産品,他們接受各種價位醋的定制。“古城裏那些賣到四五十元一斤的醋,大多數批發價在2元到5元一斤,不懂行的人,看不懂。”閆文學説。

  記者粗略統計,在古城,類似以自釀散裝醋名義售賣的醋店、醋攤不下五十家,他們自己都沒有生産作坊。

  廉價醋的“勾兌”疑雲

  閆福慶的醋店在平遙古城上西門附近,銷售自家的“手工醋”,價格在3元一斤,醋也沒有任何標識。

  “都是自己家釀造的,賣給遊客3元一斤,批發價是1.5元一斤,”閆福慶説,他不僅銷售自家釀造的醋,還銷售一家名為“晉善坊”的食醋,價格便宜,“20元一壺,一壺五斤”。

  當地一名釀造醋的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平遙當地的釀造食醋用高粱、大豆、麥麩、大曲等釀造而成,高粱一噸需要1000元左右,按照不同的比例將上述原料進行發酵,原則上一噸原料出醋的量並不多,總的來説,“純糧釀造的食醋成本價就超過1.5元一斤。”

  閆福慶的醋最便宜的是1.5元一斤,已低于正常的成本價。

  再三詢問,閆福慶才透露這種醋並非糧食釀造,而是使用醋酸勾兌而成,在原醋的基礎上加上添加劑進行調配,“都在自己村裏老家調的”。

  “這是商業機密,沒有人會告訴你怎麼調,比例是多少,”閆福慶説,平遙縣食藥監和工商部門對當地的醋管理嚴格,經常會對古城裏的醋商進行檢查,“以前就出過事,有人勾兌被處罰。”

  “古城裏賣的醋就有勾兌的,調制的,便宜,就是配制食醋。”另一家醋店老板試著品嘗這1.5元一斤的醋,剛入口就立即吐掉。

  “醋不應該是這樣的怪味,”醋商張海搖了搖頭説,“就算是勾兌的也不是高手勾兌的。”

  他向新京報記者介紹,“光是看顏色來分辨勾兌醋和釀造醋,一般看不出來,不是行家不會知道。”

  “你聞,對比一下,這個1塊五的醋,味道衝鼻,顏色渾濁”,張海取出自己的醋向記者展示,“不對比不會知道,他這個十有八九就是勾兌醋。”

  晾曬間醋缸中漂著死蒼蠅

  閆福慶的醋,都來自一家名為“晉善坊”的醋廠。

  “晉善坊”醋廠原名平遙縣晉善坊老陳醋釀造廠,地處平遙縣中都鄉東達蒲村。工商資訊顯示,“晉善坊”成立時間是2015年10月30日。

  10月4日,記者以大量批發為名,通過閆福慶來到了“晉善坊”醋廠。該廠負責人劉慶忠表示,閆福慶根本不釀醋,他沒有自己的生産設備,店內銷售的散醋都是從“晉善坊”批發的廉價醋。

  “我們很多醋都在古城裏面賣,但公司沒實體店。”劉慶忠説,他們走散裝批發,價格區間在1.5元一斤到8元一斤不等。

  在“晉善坊”醋廠裏,新京報記者來到晾曬間,兩個鐵制方形大缸內裝滿了醋。“這就是那個1.5元一斤的,”劉慶忠介紹,一缸能裝50噸左右,需要放在房間裏面曬,來蒸發一部分水分,成陳醋。

  一名業內人士介紹,“1.5元一斤的陳醋可能勾兌也可能是用酒精單菌發酵而成,和用高粱等糧食釀造比起來,1.5元的廉價醋會省掉很多工序,口感差,不過産出率高”。

  在“晉善坊”,記者發現,在晾曬間的大缸中,醋面上漂浮著數只死蒼蠅,和黑色的醋“融為一體”。

  劉慶忠説,這些死蒼蠅會有專門的工作人員撈出來,醋才會被灌裝。

  一名負責為“晉善坊”送貨的貨車司機告訴記者,國慶假期是醋廠的銷售旺季,每天約有2噸醋被送往平遙縣城,其中包含古城內的食醋銷售攤位。

  被本地人“嫌棄”的古城醋

  在平遙古城,很多正規醋商也頭疼冒牌“陳醋”。

  “古城內很多小門面,存在粗制劣造冒充老陳醋的現象。”和順醋坊的負責人蔡麗介紹,山西陳醋的價值在時間上,存放的時間越長,醋的價值也高。“平遙所生産的陳醋前身為熏醋,熏醋一般在20多天就可以出醋,但是陳醋得經過夏伏曬、冬撈冰等程式才能制作而成,”蔡麗説,要是十年的老陳醋,會看起來黏稠一些。一些醋商會模倣陳醋的口感,加上一些甜味劑等其他食品添加劑對醋進行調味,對釀造醋工藝不了解的遊客,就會被他們誤導。

  “沒有人會直接説他的醋是勾兌的,都會説是手工釀造,”蔡麗説,“這個旅遊城市就是這樣,他用很小的本錢去賺取更大的利潤,這就是生意。”

  “沒人敢于開誠布公的説出古城內醋的內幕”,王金龍多次向新京報記者説,“在這一行,要是説透了,對于他們來説,我就是叛徒”。

  平遙古城旁的居民也深知其中的貓膩,“古城裏的醋價是暴利”。多名當地居民向記者表示,他們從不會在古城裏買醋食用,“一方面是價格奇高,二是品質堪憂”。

  “古城內的醋商們能把家鄉的特産賣出去,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作假,以次充好就不行”,娃留村的一位村民説。

  對古城的陳醋亂象,平遙當地政府並非沒有整治。據公開資訊,2016年9月28日,平遙縣食藥局在古城內及周邊地區開展醋行業專項整治行動,共檢查120戶商戶,發現部分商戶未能提供供貨方資質,即索證索票不全;部分銷售散裝醋的商戶,不能提供每一批次的檢驗報告;商戶在銷售散裝醋時,未能在散醋銷售容器上粘貼符合食品安全要求的標簽;部分商戶臺賬不能及時填寫,臺賬記錄不全;部分商戶存在未經許可生産銷售食醋的行為。

  為了規范平遙制醋售醋行業,今年8月,“平遙古城醋行業協會”正式成立,以形成行業自律的新型管理格局,引導經營者全面整改,再加上部門監管的格局,可以從源頭上消除“醋”制品的安全隱患,保障行業健康發展。

  醋商李偉認為,醋和酒一樣,真的假的都有。“平遙古城內賣醋的有近200多家,現在加入醋行業協會進行自律的,就只有五十家左右,”李偉説,“不懂行的遊客買到大街上擺的哪個野攤子醋,説實話,吃出問題來,你們連人都找不到。”

  (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

  記者/遊天燚 攝影/尹亞飛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四川樂山大佛迎來客流高峰
四川樂山大佛迎來客流高峰
江蘇南京:夜遊夫子廟
江蘇南京:夜遊夫子廟
聚焦巴黎車展媒體日
聚焦巴黎車展媒體日
京城觀設計 歡樂享假期
京城觀設計 歡樂享假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3525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