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崔莊冬棗“減産”的新期待
2018-10-02 08:43:2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天津10月2日電 題:崔莊冬棗“減産”的新期待

  新華社記者毛振華

  從9月底開始,徐林成幾乎一刻不得閒。國慶假期頭一天,來崔莊的私家車就停滿了村口。作為天津濱海新區太平鎮崔莊村黨支部副書記,徐林成忙得不亦樂乎招呼著進村的客人們。

  “這不村裏辦了採摘節,大家都是奔著冬棗來的,可甜著咧!”

  又甜又脆的崔莊冬棗,是全國農業文化遺産,也是全村村民增收致富的希望。往年,崔莊冬棗的年産量40萬斤都打不住,可今年,産量只有30萬斤不説,全村上下似乎一點都不著急。這是為什麼呢?面對記者的詢問,徐林成笑而不語。

  據明史記載,早在600多年前,人們就開始在娘娘河北岸種植冬棗樹。相傳明孝宗皇帝曾和皇後張娘娘在這片冬棗林中採摘、品嘗過冬棗,始建“皇家棗園”——崔莊古冬棗園。

  三千頃田園如畫,六百年冬棗飄香。如今,在這一我國成片規模大且保留最完整的冬棗林中,有600年以上的冬棗樹168棵,400年以上的3200多棵。有些幹癟的樹幹上雖然滿是歲月滄桑的痕跡,但至今依舊枝繁葉茂。

  記者走進時下崔莊的皇家棗園,迎面看到一顆棗樹上,通紅的、帶著青皮的冬棗壓滿枝頭。樹幹上的一塊標識牌上記錄著這棵棗樹的種植時間:1406年。摘下一顆略帶青色的棗兒放入口中,清脆多汁,滿口回甜。

  “話説早幾年,收益不好,冬棗甚至是農戶的負擔。”徐林成回憶。從2011年開始,村裏成立冬棗種植專業合作社,村民將自家棗樹交給合作社,村民負責日常管理,等每年十月採摘季結束,合作社再將收益返給村民。至此,冬棗才日漸成為村民們增收的寄托。

  這些年,圍繞冬棗,徐林成和村民們沒少做文章。在“崔莊冬棗”注冊為國家地理標志證明商標後,村民們馬不停蹄又建起了農家院、古戲樓、博物館,規劃採摘、觀光路線,辦冬棗採摘節。

  “光農家院這一項,今年平均每天來住宿的就有100多人,比去年翻了一番。棗樹可是我們的支柱産業。”徐林成興奮地説。

  嘗到冬棗甜頭的還有72歲的棗農于桂新。“我們老兩口包了百十來棵樹,一年能産1500多公斤冬棗,收入3萬多塊。”再加上平日裏幫忙照看皇家棗園,于大爺一年的收入能有5萬多塊。

  不過,今年冬棗産量下降了差不多有8萬斤,可不是一個小數字。減産就意味著減少收入,可村民們為啥不擔憂呢?

  徐林成不再賣關子,而是站在皇家棗園一顆600多年樹齡的棗樹旁,道出了其中的謎底:對百年古棗樹實施保護措施,不再人為幹預強行讓棗樹多結果。

  過去,為了提高冬棗産量,一般會對冬棗樹做開甲處理。“如果不進行人工調節,冬棗果實大小會相差很大。”天津農學院專家高梅秀説,冬棗經濟效益的關鍵就是通過開甲來坐大果、早下樹,但這會對古樹復壯産生影響。

  “古冬棗樹可是村裏的‘金疙瘩’,不能只顧眼前,斷了子孫後來的‘財路’。”徐林成反思道。經過一番爭論,村裏最終達成共識,讓古樹休養生息。從今年開始,該村對3000多棵古棗樹不再進行開甲高産技術操作,而是順其自然開花結果。

  今年冬棗採摘節上,村裏還創新性地推出了“親親田園”項目。來摘棗的遊客可以在棗園裏栽種一棵冬棗樹,體驗耕耘與收獲的喜悅,也是對古棗樹多一份了解與珍視。

  “我們在皇家棗園旁邊開辟了60畝地,供遊客們認養。”負責項目實施的天津華養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葛慧説,認養的棗樹按古法種植,每棵樹佔地在8平方米左右,因此樹下還能種植一些蔬菜,讓林下經濟更多彩。

  “希望通過深加工和增加冬棗文化附加值,爭取讓村民‘減産不減收’。”徐林成望著遠處的成片棗林,信心十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香港舉行國慶煙花匯演
香港舉行國慶煙花匯演
歡度國慶
歡度國慶
國慶升旗儀式在天安門廣場舉行
國慶升旗儀式在天安門廣場舉行
第27屆鯨魚節南非赫曼紐斯開幕
第27屆鯨魚節南非赫曼紐斯開幕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514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