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興得了的産業 回得去的鄉村
2018-09-28 08:58:44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十八洞村山泉水廠,當地村民在全自動生産線前工作

  70年前,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在《鄉土重建》一書中探討了一個社會問題——“回不了家的鄉村子弟”。他説:“鄉間把子弟送了出來受教育,結果連人都收不回。”

  70年後,當我們再次提出“鄉村振興”,村莊“空心化”嚴重,“留不住年輕人”依然是繞不開的問題。

  “以前在家沒活幹,不想待。想趁著年輕多出去走走看看。”談及離鄉的初衷,多數年輕人都會這麼回答。

  最近幾年,這種現象正在悄然發生變化。上證報記者近期在湖南、四川等地調研時,接觸到不少返鄉就業的年輕人。對于這些年輕人來説,能在家鄉有份穩定的工作和不錯的收入,就願意留下。

  就業和收入從何而來?鄉村振興靠什麼?中共中央、國務院日前印發的《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明確回答了上述問題:産業興旺是重點。

  春暖燕回巢

  一年前,在外打工十幾年的隆忠奎回到了老家十八洞村。

  “我女兒今年5歲,要開始上學了,我想回來陪她。”1989年出生的隆忠奎即將步入而立之年,和記者交流時這位苗家漢子憨厚的臉上帶著些羞澀與不安。

  “小時候家裏窮,父母都出去打工,我和弟弟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和父母感覺一點也不親。”談起回家工作的決定,他語氣中似乎多了些堅定,“我當年算是‘留守兒童’,不想女兒和我小時候一樣。”

  “山溝兩岔窮疙瘩,每天紅薯苞谷粑。要想吃頓大米飯,除非生病有娃娃。”這曾是十八洞群眾貧窮窘迫生活的真實寫照。這個苗族聚居的山寨,隸屬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長期以來,十八洞人或以種幾畝田地為生,或外出務工度日,生産生活異常艱辛。

  “我從17歲就開始在外打工,去過蘇州、溫州、寧波等好些地方,在外面待得都膩了,但回家又沒有工作。”隆忠奎説。

  隆忠奎最終下定決心回家,還是因十八洞村發生的變化。2013年“精準扶貧”的思路在這裏首次提出,十八洞村從此聲名鵲起,很多企業開始到村裏進行産業幫扶。

  湖南步步高集團就是最早進入的一家上市公司。2017年10月,步步高集團與十八洞村共同打造的十八洞村山泉水廠正式建成投産。這是當地第一個現代化産業項目。

  9月初,上證報記者走訪了位于十八洞村大峽谷深處的山泉水廠。山巒林立,霧氣繚繞,山澗泉水氤氳著“遠看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的意境……

  一棟碧綠色的廠房首先映入記者眼簾。走進廠房,十幾名工人正在全自動化的生産線前忙碌著。來自十八洞村的山泉水經過水管輸送到這兒,經過十幾道設備,進行專業沉淀、過濾、消毒、殺菌等處理後,一瓶瓶帶著山裏冰涼氣息的礦泉水就在這裏下線。

  回到十八洞村的隆忠奎成了水廠的員工,主要負責設備維修。“雖然沒有在外打工賺得多,但那種感覺很不一樣,回到家裏睡覺都特別踏實。”

  隆忠奎並不是返鄉的個例。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鄉村年輕人開始回歸。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目前各類返鄉下鄉人員已超700萬人,其中返鄉農民工比例超過68%。他們不但充實了勞動力,也帶回了開闊的視野、先進的技術和豐富的經驗。

  産業扶持要“量體裁衣”

  打好脫貧攻堅戰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優先任務,而産業扶貧是最長效的脫貧手段,也是鄉村振興的一個重要途徑。如何讓産業更“精準”地落地,這是政府和企業需要思考的問題。

  “一開始,我們並沒有打算在十八洞村建水廠,之前考慮過臘肉廠、米酒廠,但是都達不到條件。”與記者説起建廠的經過,步步高集團董事長王填説,“後來我們發現十八洞村的山泉水水質特別好,最後才下定決心投資。”

  這個被王填稱為“一號工程”的項目從構思到建成投産,只花了5個月時間。水廠給當地帶來的好處非常明顯。村裏不但以“十八洞村”品牌入股,獲得15%的分紅權,水廠每年還與村集體保底分紅。2017年,山泉水産業分紅村集體收入50.18萬元,全村人均純收入達到10180元。

  同樣是産業扶貧的“先鋒”,新希望集團也一直在四川大涼山進行摸索,從簡單的給錢給物向産業扶貧的方向轉變。

  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西昌公司總經理謝傑對此深有感觸。從1995年進入大涼山,到現在已經在當地工作了20多年,他説自己算得上是大半個涼山人。

  “以前做扶貧項目,很多是送雞送豬,或者直接送錢。後來我們開始反思,送東西雖然是一份好心,但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實際貧困狀況。脫貧還是要龍頭企業用産業去帶動,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謝傑説。

  2016年,新希望集團開始實施“新希望1+1”精準扶貧計劃,先後在四川、貴州、雲南、西藏、陜西等8個省份,依托自身産業特點,興建産業扶貧項目超過20個。截至2018年7月,累計已帶動建檔立卡戶實現脫貧668人,已簽約並帶動增收1679人,有望在2018年帶動超過3000人持續增收、穩定脫貧。

  近年來,越來越多上市公司參與到産業扶貧的行列。滬深證券交易所近期統計了上市公司2017年扶貧工作的信息披露情況,據統計,兩市共有854家上市公司披露扶貧工作情況,開展産業扶貧項目超過4300個,投入約208億元,711萬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受益,直接幫助超54萬人口脫貧。

  振興鄉村首在振興産業

  從被“輸血”到主動“造血”,鄉村也在不斷思變、思進。

  十八洞村就在“走自己的路”。通過對旅遊資源的規劃設計以及道路交通、房屋住宿等的改造,十八洞村吸引的遊客越來越多。

  隆忠奎的妻子現在村裏擔任導遊。記者見到她的時候,她剛接待完來自湖南常德的一個旅遊團。“他們是來進行黨員教育活動的。”

  這位苗族姑娘驕傲地説,“我們有十八溶洞,洞洞相連,洞內景觀奇特,巧奪天工,被譽為‘亞洲第一奇洞’,十八洞村也因此而得名。這些資源都還在開發。”

  鄉村旅遊是十八洞村未來發展的重點産業。村長隆吉龍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目前村裏每年接待遊客40萬至50萬人次,假如能有更多旅遊景點把客人留下來,哪怕每人消費100元,每年村裏就能收入四五千萬元,“這是一筆非常可觀的收入。”

  隆吉龍早些年曾在廣東打工,他向記者描繪了該村産業振興的路徑:以鄉村旅遊為主要産業來帶動其他産業,比如把種植業、養殖業、手工藝加工業、勞務輸出業等産業有機結合起來,吸引更多人來到鄉村,促進鄉村旅遊向深度發展,帶動全體村民在村寨就業,實現整個村寨脫貧致富。

  “我們正在搞全村土地入股,集中起來,合理規劃,發展休閒觀光式農業,互相帶動。”他説。

  十八洞村的自我“造血”功能逐漸被激活,2017年全村人均純收入達到10180元,5年差不多增加10倍。目前已有100多名村民返鄉就業或創業。

  “振興鄉村首在振興産業。”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部部長葉興慶看來,沒有産業的興旺,就沒有理想的就業和收入。沒有理想的就業和收入,就不能吸引和留住年輕人。留不住年輕人,鄉村就不可能充滿生機活力。

  農業農村部農産品加工局局長宗錦耀強調,推進鄉村産業振興,必須把促進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作為根本途徑,把加工業和休閒旅遊作為融合的重點産業,把創業創新作為融合的強大動能。

  為推動産業振興,中央及部委出臺了一係列政策。最新發布的《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單列一篇來部署發展壯大鄉村産業。其中提到,以完善利益聯結機制為核心,以制度、技術和商業模式創新為動力,推進農村一二三産業交叉融合,加快發展根植于農業農村、由當地農民主辦、彰顯地域特色和鄉村價值的産業體係,推動鄉村産業全面振興。

  此外,農業農村部今年相繼展開大力實施農産品加工業提升行動、鄉村就業創業促進行動、休閒農業和鄉村旅遊升級行動、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推進等行動。

  産業興旺,正在為鄉村子弟創造回家的機會,年輕人的回歸讓鄉村重新煥發生機和活力。

  “現在村裏日子好多了,我想把在外打工的父母和弟弟都叫回來,大家一起努力越過越好。”談及未來,隆忠奎充滿信心。(記者 梁敏 李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八月十八潮
八月十八潮
“寸錦寸金”——探訪南京雲錦
“寸錦寸金”——探訪南京雲錦
探訪空客天津總裝線
探訪空客天津總裝線
稻香映金秋
稻香映金秋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494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