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青年·唐帥|在無聲的世界裏,為你發聲!
2018-09-24 09:10:15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上天讓我出生在聾啞人家庭,

一定是有寓意的,

我願一輩子,

做聾啞人群體的法律代言人。”

他在一個聾啞人家庭長大,

畢業後選擇為這個群體工作。

與近3000萬聾啞人在一起,

用幫助別人,來成就自己。

他被稱為“中國手語律師第一人”,

成為他們口中“無聲世界代言人”。

新青年第38期

邀請手語律師

唐帥

講述為無聲者發聲的故事

《為無聲者發聲》

  新青年演講 唐帥▼

  大家好,我叫唐帥,是一名來自山城重慶的手語律師。我的工作有點特殊,大多數的時間,我都是用手語在交流,為生活在無聲世界的聾啞人提供法律幫助。

  今年1月份的一個晚上,一夜之間,我的微信好友突然就被擠爆了。當天,從淩晨的2點到6點,我兩個微信號,好友都加到了一萬多人。然後,我又被拉進了很多聾啞人的微信群。

  原來,他們都是一起聾啞人詐騙案的受害者。數萬名聾啞人被騙,很多聾啞人都是把自己的房子給賣掉,或者使用房子來抵押。甚至有些聾啞人,是用信用卡套現的錢投資到裏邊被騙。

  也許是他們在我的身上找到了希望。後來,這些被騙的聾啞人,還自發地派了總共近300名聾啞人代表到重慶來找我。我整個人當時就懵了,用我們重慶話説,就是“我當時腦殼一哈就曠了”。

  短暫的震驚後,我用了一天的時間,和他們進行挨個的手語交流,把案件的細節和情況進行了詳細了解。我們還進行了實地取證,和詐騙團夥鬥智鬥勇。整理出厚厚的一沓證據材料後,我們將所有的證據交到了公安機關,成功立了案。在今年5月份,10多個犯罪嫌疑人成功落網,這個案子已經告破。

  通過這件事,我意識到,這麼多聾啞人把我當成救命的稻草和最後的希望,這是對我職業的極大信任,讓我感覺到自豪但是又壓力很大。

  受害的聾啞人,要麼欠缺法律意識,要麼由于溝通障礙,維權特別地困難。聾啞人真的把手語律師當成了救命的稻草和最後的希望,相信我們會為他們發聲,伸張正義。這種孤立無援的絕望和毫無保留的信任,讓我不想也不敢放棄。

  我對聾啞人的處境還有一種特殊的感同身受。我出生在一個無聲的家庭,父母都是聾啞人。一個健全的我,大概就是他們最大的幸福。但是他們想讓我擺脫聾啞人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命運,在“正常”的環境中成長,所以把我交給我的外婆撫養,刻意和我保持一定距離,也不願意讓我和其他聾啞人在一起交流。可是,當我越是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就越想和他們進行溝通。

  有一次,我父親肚子疼,被送到了醫院。他疼得一直冒汗,但就是沒辦法和醫生去溝通。我和外婆除了幹著急,什麼也幫不了。這次經歷讓我覺得,就算只是為了和我父母溝通,幫他們説話,我也要把手語學會。

  我便偷偷跑去父母工作的福利廠,和聾啞人叔叔阿姨們學習手語。我學的第一個手語就是“爸爸”和“媽媽”。學會後,我並沒有第一時間展示給自己的父母看,因為我怕被他們罵。

  後來,福利廠的叔叔阿姨去醫院、去銀行辦事,都喜歡找我幫他們當翻譯。看到我學會手語之後有了用處,父母的態度也慢慢有了轉變。手語越來越熟練,和聾啞人之間的溝通也越來越多。我也越來越了解聾啞人在生活當中的種種不便、無奈,甚至是無望。

  我想為這個群體做點什麼。

  2006年,我作為臨時的手語翻譯,協助公安係統處理一件涉及聾啞人的案件,也因此成為了一名公安係統的專職手語翻譯人員。

  接手的案子多了之後,我發現一個突出的問題:手語翻譯導致冤假錯案頻頻出現。一位聾啞人被指認盜竊了一部手機,手語翻譯並沒有理解到聾啞人手語的含義,供述的筆錄上卻變成了“我偷了一部手機”。實際上,她一見到我,立馬就比劃説“我是被冤枉的”。

  在做手語翻譯六年多的時間裏,我發現了聾啞人案件的三大難題。

  一是手語也分為了“普通話”和“方言”,就是普通話手語和自然手語,它們有莫大的差別。但事實上,幾乎所有的手語翻譯使用的都是普通話手語,而95%以上的聾啞人使用的都是自然手語。這就直接導致案子在審判過程當中,可能會出現截然相反的結果。

  第二,大多數的手語翻譯都不是法律專業出身,不能準確地向聾啞人傳遞法律概念和信息。

  最後,存在個別的手語翻譯會利用聾啞人的弱勢和自己的獨特地位,向他們進行索賄。

  從事手語翻譯,我其實就是一個“傳聲筒”;而成為手語律師,我可以替他們發聲,維護他們的正當權益。

  2012年,我自考通過了司法考試,成為了一名專職律師。與其他律師不同,我大部分的時間精力,都放在了聾啞人法律訴訟上面。一起聾啞人案件,我所花費的精力是其他正常案子的3倍。

  在替聾啞人進行維權的過程中,我所做的就是用他們懂得的手語跟他們進行交流,了解案件的事實和經過,形成辯護意見,在法庭上用手語為他們進行辯護。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還要對他們進行普法,讓他們對自己的犯罪行為有一個清晰的認識。

  目前,我們國家有近3000萬聾啞人,他們的文化水平低于我國平均受教育水平,法律意識也極端欠缺。可是,不能因為聽力和語言的障礙,就讓他們成為我們法治的“荒漠地帶”。

  現在,我欣喜地看到,有越來越多的聾啞人進入到各行各業。他們有的開咖啡廳,有的開洗車行,有的做了快遞小哥……雖然不能言語,但他們帶給我們的溫暖卻越來越多。

  我相信,隨著法治進步,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的聾啞人參與到社會生活當中,和我們正常人一起,為社會的發展進步貢獻自己的力量。在手語律師這條路上,我將不再孤單。

  我是新青年唐帥。

“也許他們不懂什麼行為犯法,

但也有權利發出自己的聲音。”

“手語”與“口語”的誤解,

帶來苦悶、絕望和委屈。

懂法律懂手語的手語律師,

讓法治照亮了無聲的世界。

但他説,

假如真的是中國的“第一”,

那也不希望一直是“唯一”。

新青年對話·唐帥

  問:出生在聾啞人家庭對你的成長有什麼影響?

  答:我父母都是聾啞人。我出生在這個無聲的家庭,注定了我從小到大和聾啞人接觸很多。一開始,我的父母不願意我學習手語,是因為從我出生父母發現我是一個健全小孩開始,他們就覺得,我應當屬于一個健全人的社會。

  轉變在于後來我學了手語之後,他們整個企業的很多聾啞人職工,在平時生活中遇到問題需要溝通時,都找我去翻譯。慢慢地,他們就接受了我和聾啞人之間來往。

  問:學習手語難不難?

  答:很多人説學習手語很難,但我自己學覺得還好。我覺得這可能是上天賦予我的一份禮物吧!小學四、五年級的時候,父母的同學到家裏邊來做客,在交流的過程中,我發現他們的手語跟我們的實際上有一定的區別。從那時起,我才發現,其實我們國家的手語一樣分了各地的方言,而且方言之間是不同的。

  為了學習各個地方的那些方言手語,我就只有跑到解放碑、朝天門。趁著假期,在那兒守株待兔,去碰那些外地來的聾啞人遊客,然後上前跟他們進行手語交流。一開始,那些人還以為我是走失的聾啞人小孩呢!但後來,知道我的來意之後,他們也很熱情地教我。

  最後,他們看我學手語快,有些聾啞人就直接説給我錢:“我們是來旅遊的,幹脆你給我們當導遊算了,你又會手語。”所以那個時候,我還掙了不少零花錢。

  問:為什麼要做手語律師?

  答:從法理過渡的角度上來講,律師是防止冤假錯案的最後一道防線。當我看見聾啞人面對這些情況時,發現聾啞人不能跟健全人一樣平等地參與法律生活,甚至在這個過程中,不能行使法定的一些訴訟權利,必然導致有些案件出現讓他們面臨不公正的裁決和結果。這樣會激化聾啞人和社會之間的矛盾,甚至會激化聾啞人對司法機關的不理解和仇視。

  問:我們能為聾啞人的法治現狀做些什麼?

  答:對于這個群體,我個人覺得最需要的是這幾個方面:

  第一,在聾啞人參與法律生活這個問題上,能夠建立第三方機構,對聾啞人參與訴訟的過程進行監督和鑒定。

  第二,聾啞人的法律意識是很淡薄的。淡薄到什麼程度呢?平常全國各地聾啞人,通過線上也好,線下也好,對我們發起的一些的法律咨詢,通通都是一些很低級的問題。問出來以後,都讓我們這些法律職業者汗顏。比如人家問:“唐律師,法官、檢察官和律師,到底有什麼區別,都是幹嘛的?”也有聾啞人問:“唐律師,我離婚應該到哪去離?”

  大家可以想一想,這些問題對我們常人來講,都是屬于生活常識的問題。但在聾啞人那裏,卻是一個觸手不可及的、專業性極強的、概念極其抽象的法律專業知識。為什麼聾啞人的犯罪率很高?就是因為他們的法律意識很弱。

  我們社會更應該在這個地方,關注一點聾啞人,幫助一下聾啞人。在普法上下下功夫、想想辦法,用一些有效的方法有針對性地對其進行普法,提高聾啞人的法律意識。

  問:聾啞人群體目前的生存現狀如何?

  答:前段時間,我的一些新聞在播出去之後,有些人在評論裏説:“我們國家有近3000萬聾啞人,為什麼在我身邊,我一個也沒看到過?在大街上,我從來沒遇到過?”我想説的是,你沒看到、沒遇到,不代表沒有。

  聾啞人就是因為自己身體的殘疾,産生了自卑,由于和社會無法正常進行溝通和交流,久而久之産生自閉,最後導致他們不能完全融入到我們正常的社會生活當中。這是因為什麼?是因為我們社會給予的關注和關心不夠,才會導致大家都覺得這類群體離我們很遠。所以,我想通過你們告訴全社會,多多關心這個群體,關注這個群體。其實,他們離我們很近很近。

  問:為什麼不願意當“中國第一手語律師”?

  答:我的目標是讓這個所謂的全國“第一”或是“唯一”的手語律師不再成為“第一”和“唯一”。我就是想讓聾啞人跟社會一般人士一樣,能夠平等地參與到社會生活。比如,聾啞人在法律生活上,在維權上,出現什麼問題的時候,有需求的時候,手語律師就在他的身邊,這就是我的理想和願望。

  問:你覺得什麼是“新青年”?

  答:對我個人來講,作為一名手語律師,平時就生活在各種矛盾糾紛當中,看了很多人世間的大喜大悲。我覺得很刺激,也很充實。對我們整個“新青年”這個群體來講,我覺得很簡單,應當就保持我們的這種朝氣,敢想敢幹,就OK。

我國有近3000萬名聾啞人,

但他們似乎長期“與世隔絕”。

為什麼呢?

停止獵奇,伸出雙手,

營造溫暖的生活空間,

讓他們融入日常生活,

讓邊緣群體不再邊緣。

你的善意對他們更加珍貴。

律師交棒,

該我們了!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亞娟
新青年·唐帥|在無聲的世界裏,為你發聲!-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59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