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絡媒體國防行:四代守海島 同心固長城——一座海島上的血脈傳承
2018-09-23 10:19:35 來源: 光明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膠東半島的千裏海防線上,有一種“精神”穿越時空、歷久彌新,這就是“海島為家、艱苦為榮、祖國為重、奉獻為本”的“老海島精神”。

  無論是年逾花甲的老首長,還是生龍活虎的年輕戰士,都深深地熱愛著這片海島。他們自豪地把自己譽為“海島人”,並將畢生的理想、事業、家庭融入到這片凝聚著自己心血和汗水的軍營熱土。駐守膠東半島的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的年輕幹部許桓銘,一家四代同守海島,用血脈傳承將“老海島精神”代代相傳。

四代守海島 同心固長城——一座海島上的血脈傳承

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的年輕幹部許桓銘(劉希堯/攝)

  90後的軍人夢

  “説句心裏話,我也不傻,我懂得從軍的路上風吹雨打。。。。。。”軍人這個光榮身份背後的艱辛與不易,歌裏唱過,電視上演過,我們身邊也傳頌過。但,即便如此,對于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的年輕幹部許桓銘來説,從小仍心向往之。用他的話説,“我從沒想過,不做一名軍人我會選擇幹什麼。”

  今年25歲的許桓銘,2011年高考畢業後,懷揣著對綠色軍營的向往,報考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交通學院(原解放軍汽車管理學院)分隊指揮專業。2014年軍校畢業後,主動申請上島工作。

  很多人總問他,年紀輕輕為什麼選擇扎根軍營?守島後悔過?動搖過嗎?每每許桓銘總是斬釘截鐵的告訴大家,成為一名軍人是他從小唯一的夢想。軍營的學習生活,在外人看來艱苦、枯燥,而他心底對部隊的情感卻是愈久彌堅。“我身邊不少同學畢業後留在了北京、上海,我從不羨慕。海島是我的根也是我的家,守島更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四代守海島 同心固長城——一座海島上的血脈傳承

許桓銘和姥姥、媽媽(劉希堯/攝)

  四代同守海島情

  許桓銘的姥姥邢艷雲説,外孫從小就在海島的部隊大院長大,他的軍人情結可能源于自己的父親,孩子的太姥爺。許桓銘的太姥爺邢桂增原是某守備區政治部副主任,早在上世紀40年代,就投身到建島守島的工作中。老人家在島上工作了一輩子,對海島有著深刻的感情。

  那時姥姥邢艷雲軍校畢業,本有機會留校工作。父親邢桂增告訴她:“島上的軍人需要醫生,你來吧。”正是父親的這句號召,讓邢艷雲在艱苦的小島,一幹就是30多年。而她不僅把自己的青春獻給海島,還動員丈夫和女兒任紅也投入到守島建島事業中。

  于是就這樣,從邢桂增到邢艷雲到任紅再到如今的許桓銘,守島的接力棒已經傳到了第四代。留下了“四代守海島,同心固長城”的美談,續寫了“一家四代守島人”的傳奇感人故事。

  “老海島精神”代代傳

  惡劣的環境磨礪堅忍不拔的頑強意志,艱苦的生活錘煉甘于奉獻的崇高品格。從當初島上一片荒涼,沒有碼頭,沒有道路,沒有營房甚至無耕地、無淡水、無航班,到如今海防官兵靠自己的雙手將荒島建成了生活設施完備的地方。正是憑著一顆紅心、一柄大錘、一副鋼釬,戰天鬥地,艱苦創業,以苦為榮,舍小家顧大家的精神鑄造。

  許桓銘説,作為一名在海島上長大出生的年輕人,他有責任和義務把“老海島精神”繼續傳承下去。“與老一輩相比,我們年輕人的生活環境沒有那麼苦,但是“老海島精神”吃苦不言苦,苦中有作為的新時代精神風貌永遠不會變。”(記者劉希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浙江平湖舉辦精品瓜燈展
浙江平湖舉辦精品瓜燈展
杭州:西溪火柿映秋波
杭州:西溪火柿映秋波
重慶民眾舉行大閘蟹“賽跑”遊戲迎“中國農民豐收節”
重慶民眾舉行大閘蟹“賽跑”遊戲迎“中國農民豐收節”
內蒙古敖漢旗:金秋收獲忙
內蒙古敖漢旗:金秋收獲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472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