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戰場“精算師”——記南部戰區某部隊部隊長廖新華
2018-09-18 15:13:5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廣州9月18日電 題:戰場“精算師”——記南部戰區某部隊部隊長廖新華

  梅常偉、彭利華、姜博西

  初秋,花城廣州,白雲山下。

  一陣急雨襲來,砸在幾間毫不起眼的房子上。房間內,數十塊顯示屏擠擠挨挨,讓本就局促的空間更顯逼仄。幽藍的燈光明暗交錯,身著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等各色迷彩服的軍人運指如飛,敲擊出一場不見硝煙卻扣人心弦的艱難鏖戰。

  戰罷,復盤。紅藍雙方兵力運用是否得當、作戰意圖能否達成、攻防體係弱點何在……組組數據,一目了然。

  這是全軍第一家戰區聯合作戰實驗室,首次向媒體展露真容。

  實驗室的創建者之一,是南部戰區某部隊部隊長廖新華,人稱戰場“精算師”。

  算得失:最鐘情的崗位是“戰位”

  廖新華出生于軍人家庭,從小就對軍事表現出超乎尋常的熱愛。小學一年級時,他字都還沒認全,卻讓家人給自己訂了一份專業的軍事雜志,一有空就抱著翻看;高一時,他從緊緊巴巴的夥食費中擠出錢,買了一本1500多頁的《中外海戰大全》,一字不落“嚼了個遍”。

  1997年,廖新華高中畢業,他想都沒想便報考軍校,成為空軍一員。走出校門,不管是在空軍應急機動作戰部隊,還是在空軍機關,他的崗位始終沒有離開作戰訓練一線。

  廖新華並非沒有機會換個相對輕松的崗位,因為喜歡,吃多少苦他都不願意離開。這一點,廖新華的妻子再了解不過了。

  那段時間,新成立的南部戰區從空軍機關選調幹部,廖新華動了心,醞釀許久,終于鼓起勇氣開口,卻不知妻子已有準備。

  “戰區剛成立,正缺人手……”

  “你沒時間陪孩子。”

  “搞聯合作戰,我專業對口,工作經歷也符合……”

  “你沒時間陪孩子。”

  “廣州……”

  “你沒時間陪孩子。”

  廖新華一時語塞。他聽懂了,妻子之所以沒提他已被單位列入擬提拔後備幹部名單,也沒提全家人的生活基礎都在北京,卻獨獨提起孩子,是因為知道年幼的孩子是最讓人割舍不下的牽挂。

  一邊是家庭、家人,一邊是戰區、戰場,廖新華曾嘗試著説服自己留在北京,但都失敗了。時代給了他歷史性的機遇,走上離戰場更近的“戰位”,廖新華不甘心就此錯過。

  2016年初夏,廖新華背起行囊出發了。

  算虛實:“盲區”不除何談制勝

  廖新華的同事來自五湖四海,都是從各軍兵種精挑細選的拔尖人才。

  2017年4月,參謀李文哲調入戰區後不久,廖新華找到他,提出研究某戰艦補給的想法。彼時,我國該型戰艦尚未下水,新型綜合補給艦也未入列。

  如此具有前瞻性的課題,李文哲當然知道分量幾何。但他婉言拒絕了,理由是“海軍某作戰部隊應該做過,沒必要再做重復的工作”。

  “什麼叫人家應該做過?有數據嗎?見過方案嗎?”向來堅持靠數據説話的廖新華,最聽不得的就是“大概也許可能是”。

  吃了“下馬威”的李文哲,做研究時處處謹慎,生怕再出岔子。

  可偏偏不巧,關于某型補給艦的載油數據,廖新華還是提出了疑問。李文哲嘴上答應著核實,心裏卻很不服氣,畢竟自己曾在同型號的兩艘艦上工作過,數據早就爛熟于心,怎麼可能出錯。

  事實證明,廖新華是對的,李文哲的經驗數據比真實數據少了近200噸。

  “戰區是主戰的,我們的方案如果不實不準不合理,軍兵種的兄弟們就要付出血的代價。”廖新華説,只有靠精算細算消除戰場“盲區”,才能打贏未來高科技戰爭。

  那次,助理工程師趙金山提交的一份長達33頁的研究報告,廖新華大刀闊斧地刪成了6頁,12項與實戰聯繫不緊的內容全部剔除。

  還有一次,戰區組織實兵演練方案會審,廖新華反覆測算,提出優化建議,將主戰兵力裝備型號、數量規模均減少到原來的三分之一,經實踐證明作戰效能相差無幾。

  “不算不張口,不算不行文,不算不籌劃,現在成了大家的習慣。”趙金山説。

  算勝負:透視體係的致命“七寸”

  廖新華喜歡畫畫,尤愛航空題材。

  辦公樓內,一組取材于一江山島戰役的油畫,就是由廖新華設計構圖的。1955年,那場永載中國人民解放軍史冊的作戰,開創了我軍陸、海、空三軍協同作戰的先河。

  畫的是過去,看的卻是當下與未來。埋首于浩繁的文獻資料,廖新華一次次復盤推演,一次次抽絲剝繭,試圖探明支撐體係的關鍵節點,破譯聯合作戰的制勝密碼。

  令人振奮的是,隨著戰區聯合作戰實驗室建成投用,廖新華和他的團隊找到了打開勝戰之門的新鑰匙。

  “形象地説,就是利用倣真係統給作戰體係拍X光片,進而輕松找到弱點所在。”工程師吳朝波説,這項工作填補了我軍作戰體係研究領域的一項空白。

  充滿浪漫色彩的思路,並非天馬行空的想像。

  一次重大演練中,藍方毫無預兆地派出多批艦艇、飛機,在某海域不厭其煩地遊弋、繞飛,遊弋、繞飛……疑兵,還是奇兵?情況不明,紅方指揮所一籌莫展。

  廖新華決定讓數據説話。打開倣真係統,輸入相關資訊,反覆模擬推演,藍方真實企圖在環環相扣的數據面前露出馬腳。紅方見招拆招,最終鎖定勝局。

  是役,聯合作戰實驗室聲名大噪。廖新華和團隊成為許多人眼中神機妙算的代言人。

  但廖新華卻深知,這只是牛刀小試。今後,聯合作戰實驗室不僅能對作戰方案、兵力行動進行倣真驗證,更能成為加速作戰樣式變革、引領武器裝備建設的重要平臺。

  近兩年間,廖新華和團隊先後篩選、開發13套專業係統軟件,完成南部戰區16類任務70多個動作的倣真推演。這些數字,仍在繼續增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深圳開展搶險救災工作
深圳開展搶險救災工作
古梯田上的豐收打谷節
古梯田上的豐收打谷節
草原天眼測蒼穹
草原天眼測蒼穹
中國地質大學教授朱弟成:扎根世界屋脊的岩石學家
中國地質大學教授朱弟成:扎根世界屋脊的岩石學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448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