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上游洪水來襲下遊魚蟹死亡,泄洪為何變泄污?
2018-09-17 18:37:0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視點·圖文互動)(2)上游洪水來襲下遊魚蟹死亡,泄洪為何變泄污?

  在安徽宿州市埇橋區的夏橋閘,流經的方河水渾濁發黑,水面上漂浮著雜物,散發著刺鼻的臭味(9月1日手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沈汝發攝

  新華社南京9月17日電 題:上游洪水來襲下遊魚蟹死亡,泄洪為何變泄污?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沈汝發、秦華江、夏鵬

  “今年水調和,螃蟹長勢喜人,本來準備大賺一筆。”江蘇省泗洪縣漁民朱德俊説,“現在投入這麼多錢全部打了水漂。”

  中秋將至,中國第四大淡水湖——洪澤湖的漁民本來滿懷喜悅,準備迎接螃蟹豐收。但8月26日,大量突如其來的上游污水涌入洪澤湖,魚蟹在很短時間死亡,打碎了漁民們的期待。

  洪澤湖污染事件發生後,環保部門立即對污水來源進行調查。監測結果顯示,洪澤湖主要入湖河流中,新濉河、新汴河入境水質均為劣V類。江蘇和安徽兩地的環保部門經會商一致認定,初步原因是由于上游泄洪夾帶污水造成。

(圖表·漫畫)[新華視點]吞噬

  螃蟹魚蝦短時間死亡,對洪澤湖生態係統危害較大

  “8月25日,少量污水流入洪澤湖。26日淩晨,大量污水涌來,整個河道都是黑的。”江蘇省泗洪縣臨淮鎮黨委書記王志明説,“污水又快又猛,漁民毫無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螃蟹、魚蝦在很短時間死亡。”

  朱德俊是臨淮鎮勝利村人。勝利村全村基本都是漁民,以養殖螃蟹和鱖魚為生。往年這個時候,大家都忙著準備螃蟹上市,但如今,看著船上、地上堆著的大量死螃蟹和死魚蝦,漁民們欲哭無淚。

  漁民孫有折算了一筆賬:140多畝塘大概能收3000公斤螃蟹,一公斤100元,就是30萬元,純利潤20萬元,加上鱖魚,一年30萬元不成問題。泗洪縣委書記王曉東説,截至目前,已造成2.5萬多人受災,水産受災面積9.25萬畝,直接經濟損失2.34億元。

  勝利村黨支部書記劉兵告訴記者,這幾年螃蟹養殖市場好,大家將之前賺的錢又投進去擴大再生産,許多漁民還向銀行貸了款,現在不僅多年的積蓄泡了湯,有的還欠了債。

  此次污染導致湖中4個國控斷面監測點水質全部超標。泗洪洪澤湖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副主任鄢化雨説,這次污水從新濉河、新汴河進入洪澤湖,正好經過保護區的西核心區,對濕地生態係統影響較大。

(新華視點·圖文互動)(4)上游洪水來襲下遊魚蟹死亡,泄洪為何變泄污?

  在馬家河邊上的河南開封市精細化工産業集聚區,不斷有黑色的污水排入馬家河(視頻截圖,9月2日攝)。  新華社記者夏鵬攝

  追溯污水源頭:上游河水污染嚴重

  為了弄清污水的來源,記者分兩路與環保、水利、公安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沿河而上,在安徽、河南兩省看到,部分河流污染嚴重。

  在安徽宿州市埇橋區的夏橋閘,流經的方河水渾濁發黑,水面上漂浮著雜物,散發著刺鼻的臭味。附近村民説:“以前可以舀水做飯吃,發洪水後黑得像醬油一樣。”在方河上游,一位漁民養殖的黑魚、鱖魚、草魚等因污染全部死亡。

(圖表·漫畫)[新華視點]“禍從天降”

  在安徽淮北市烈山區陳路口閘,流經的雷河同樣污染嚴重。記者沿著這條河溝看到,附近是烈山經濟開發區劉莊工業園,一些工廠埋在地下的管道通向河溝。當地村民指著附近的一條河溝説,這裏的污水排放到雷河裏,裏面連泥鰍都養不活。

  在安徽濉溪縣,位于縣城中心的蕭濉新河河水黃中發黑,水面上漂著死魚,臭味令人作嘔。

  在河南境內,記者看到惠濟河的一條支流馬家河污染嚴重,乳白色、黃色、綠色及黑色的物質交替出現。馬家河邊上就是開封市精細化工産業集聚區,沿線不僅有各種生活污水管,還有畜禽養殖場及集聚區的排管,不斷有黑色的污水排入馬家河。

  開封市鼓樓區一家企業位于馬家河邊。記者在現場看到,不斷有乳白色液體從這家企業方向向河內排入,與周邊的水體呈鮮明對比。

(新華視點·圖文互動)(3)上游洪水來襲下遊魚蟹死亡,泄洪為何變泄污?

  在安徽淮北市烈山經濟開發區劉莊工業園,一些工廠埋在地下的管道通向河溝(9月1日手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沈汝發攝

  “洪水走廊”淪為“污水走廊”,環境保護合作協議成一紙空文

  “我們是典型的‘洪水走廊’,開挖了很多河道,讓上游洪水下泄。”泗洪縣水利局局長劉曉永説,下遊費心費力治理變成綠水,上游污水一下泄,下遊就變成污水了。

  記者調查了解到,雖然上游對污水水質早有了解,泄洪時卻未通知下遊。江蘇宿遷、安徽宿州等8個地級市2012年簽訂的《關于環境保護合作協議》成了一紙空文。

  根據協議約定,上游城市提閘放水應提前24小時向下遊城市通報,內容包括水質、水量、水文等情況,汛期應急提閘放水應提前6小時向下遊通報。上游城市提閘放水應提前採取污染防治措施,綜合考慮上下游水質情況,並對下游水質影響進行評估,嚴禁以泄污為目的進行提閘放水。

  “這次污水導致大量魚蟹死亡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溶解氧太低。上游境內的國控自動監測點監測數據顯示,8月18日19時以後,水體中溶解氧從正常值降到了零點幾,一直持續到28日中午。”江蘇省漁業技術推廣中心總工程師張永江説,在這一關鍵期,下遊沒有收到任何資訊。

  漁民們説,螃蟹已經養了6個多月,如果上游提前通知,他們可以將螃蟹、魚蝦撈一部分、賣一部分、轉移一部分,不至于全部死亡。

  在與江蘇會商時,安徽環保部門和宿州、泗縣等政府負責人坦承,緊急泄洪時未通知下遊;將對下遊受災群眾開展救助,並將加強協商,給予資金補償。

  淮安和宿遷兩市2016年制定的《洪澤湖生態環境保護規劃文本》提到,由于上游河南、安徽以及徐州地區的污水團不定期下泄,使得入湖河流污染嚴重,洪澤湖每年都要發生數次污染事故。

  “洪水走廊”為何淪為“污水走廊”?泗洪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敏説,上游食品、制藥、化工等企業較多,有些污水處置不到位,積攢起來,一旦颱風時大水漫灌,雨水、污水全部流入河中,借著洪水滾滾而下。

  “此次洪澤湖污染事件,再次敲響了跨界污染的警鐘。”生態環境部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李維新説,目前流域內各地的監管係統自成體係,各管一段,構建跨界污染預警和應急聯動機制迫在眉睫。江蘇省生態文明研究與促進會副理事長胡和林認為,應厘清政府責任,建立省際之間生態補償機制,既形成剛性約束,又給予治污動力。

(新華視點·圖文互動)(1)上游洪水來襲下遊魚蟹死亡,泄洪為何變泄污?

  在江蘇省泗洪縣洪澤湖畔,漁民用船清運死亡的螃蟹(8月30日手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沈汝發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上游洪水來襲下遊魚蟹死亡,泄洪為何變泄污?-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29955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