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商業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後亂象頻出 該如何整治?
2018-09-15 07:36:41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車險市場惡性價格競爭亟須重拳整治

  商業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後亂象頻出

  “車險要到期的快去續保,保費馬上要漲價啦!”近期,蔡先生和很多市民都收到了這樣一條信息。

  蔡先生找出了自己2017年的保險單,發現他的保險期限至2018年9月18日24時止,其中商業車輛保險保費9947.31元、交強險保費717.05元、代收車船稅2900元等合計13564.36元。經詢問保險公司,蔡先生得知今年的保費總額為13544.1元,和去年的基本持平,“只是投保之後的獎勵優惠少了很多”。

  相關資料顯示,我國目前有1.5億私家車主,每年有6000億元保費。面對這一巨大蛋糕,各路資本可以説是競相追逐。

  2015年3月20日,原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公布《深化商業車險條款費率管理制度改革試點工作方案》。這一方案試點後,保險公司擁有了一定的自主定價權,消費者也得到了更多實惠。然而,個別財險公司沒有將車險賠付率下降帶來的紅利用于提高服務質量,而是大部分投向了前端的産品競爭,導致因拒賠引發的投訴居高不下,違規亂象也被頻頻曝光。

  據《法制日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7年保監係統共披露911張罰單,對230余家保險業機構和近660人進行處罰,處罰金額約1.18億元,針對機構罰款共計9000多萬元,針對個人罰款共計2700多萬元。

  順應市場的商業車險改革

  傳統商業車險的費率模式,一直備受詬病。

  北京司機陳陽説,以前統一固定的保險費率確實不太合理。剛拿駕駛證的新手與有10多年駕齡的老司機交的保費沒有區別;在市區內上下班的私家車,和長年在外地遊動車的保費沒有區別;每年出險一次,和每年出險50次的保費沒有區別;每年裏程4000公裏,和每年裏程40000公裏的保費沒有區別。

  2015年6月1日開始,商業車險條款費率管理制度改革試點工作在黑龍江等18個地區實施,隨後將試點推廣到全國。

  車險費改的最大亮點,就是提出財産保險公司選擇使用商業車險示范條款的,可分別在-15%至+15%范圍內自主制定“核保係數”和“渠道係數”費率調整方案。

  也就是説,與以前相比,保險公司擁有了一定的自主定價權。

  新規還規定,出險次數和車險保費係數將直接挂鉤。而這一舉措,卻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對于重慶車主牟軍來説,他自認為是車險費改的受益者。2017年7月初投保車損險、三者險100萬元、車上人員責任險各1萬元及各項不計免賠。因連續3年未出險,今年整單享受4.3折優惠,保費總計5000余元。“和上一年同期7500余元的保費相比,差不多下降36%”。

  不僅如此,牟軍還拿著新保單告訴記者:“保費降了不少,保的范圍卻比往年多了。如冰雹、臺風、暴雪、沙塵暴等自然災害、駕駛證審驗不合格、未上牌照新車、被保險機動車所載貨物、車上人員意外撞擊所導致的損失等情形,都納入了保險范圍。”

  受新規影響,不少車主索賠習慣也開始發生改變。車主廖長年有一輛花18萬元左右購置的家用車,他算了一筆賬:他的標準商業保險費大致是6000元。如果他已經3年未出現賠款,那麼今年的保費是2601元;如果出一次險,保費則為4335元。今年的保費上浮了1734元,後面兩年如果都不出險,費用則分別上浮了1059元和399元,那麼3年一共上浮了3192元。

  廖長年説:“現在買保險,應該是用來防止出大事的。一般幾百元到一千多元的事故,也就不會報保險公司了。保險賠付的金額還沒有此後上浮的保費多,到頭來得不償失。”

  網銷和中介成違規重災區

  在“互聯網+”概念興起的大背景下,多家主打車險比價功能的第三方平臺,紛紛加大投入吸引客戶。然而很多車主並不知道,目前網上的各比價平臺,除了由保險公司提供實時價格數據外,還有一類平臺是利用自身技術,嫁接保險公司官網電商平臺自動抓取報價。

  早在2012年,原中國保監會曾印發《關于提示互聯網保險業務風險的公告》,明確了可開展互聯網保險比價或推薦相關産品業務的機構,提示消費者通過互聯網站購買保險産品前應仔細甄別。

  平臺從業人員李年喜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依據保監會的公告,從事互聯網比價是有門檻的,必須是具備牌照的適格主體才可運營。“目前,有條件開展互聯網保險業務的,只有保險公司、保險中介機構兩類保險機構。如果第三方網絡平臺要開展保險銷售、承保、理賠等業務,應取得保險業務經營資格,且需要進行備案”。

  李年喜認為,此舉意味著第三方網絡平臺在互聯網車險市場失去了生存空間。

  2017年7月,原中國保監會下發了《中國保監會關于整治機動車輛保險市場亂象的通知》,明確要求各財險公司應加強對第三方網絡平臺合作車險業務的合規性管控。財險公司可以委托第三方網絡平臺提供網頁鏈接服務,但不得委托或允許不具備保險中介合法資格的第三方網絡平臺在其網頁上開展保費試算、報價比價、業務推介、資金支付等保險銷售活動。

  李年喜説,第三方網絡平臺要想繼續從事報價比價、業務推介甚至是保單查驗、理賠輔助等業務,只有積極拿牌。由于保險公司牌照審核非常嚴格,2018年以來保險公司牌照“零放行”,這也使得各路資本均盯上保險中介,試圖通過這一曲線獲得保險牌照。

  資料顯示,保險中介是指介于保險經營機構之間或保險經營機構與投保人之間,專門從事保險業務咨詢與招攬、風險管理與安排、價值衡量與評估、損失鑒定與理算等中介服務活動,並從中依法獲取傭金或手續費的單位。

  業內人士説,保險中介雖然不是保險公司,但牌照也不是那麼好拿。按照原中國保監會規定,第三方網絡平臺申請保險中介牌照需具備5000萬元資本金,這一高門檻將很多小平臺直接拒之門外。有人想到了採取收購方式,但保險中介牌照早已是稀缺資源,處于有價無市的狀態。此前有媒體報道稱,收一家全國范圍的中介牌照費用成本,大概在500萬至1000萬元。曾經有一家互聯網公司出價3000萬元,也未能如願。

  據預測,第三方網絡平臺隨著監管趨嚴,對保險中介牌照的需求還會上升,中介牌照的費用也水漲船高。2018年以來,中介牌照競爭異常激烈,不少互聯網平臺都在積極謀求收購,未來中介牌照市場也將持續火熱。

  有統計顯示,截至2018年7月中旬,全國才有18家保險中介機構獲批,其中包括15家保險經紀公司和3家保險代理公司。而在2017年全年,原中國保監會一共批復了31家保險中介公司,其中保險公估公司1家、保險代理公司11家、保險經紀公司19家。

  更早的2016年,原中國保監會下發多達69張保險中介牌照。

  在全國有3000余家保險中介公司在營的情況下,保險中介公司的治理問題,也漸漸成為監管部門關注的焦點。

  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國保監係統針對保險中介公司開出的行政處罰單就達到了118張,其中保險代理公司84張、保險經紀公司14張、保險公估公司20張,合計罰款超過了1100萬元。

  廣東保監局一名負責人説,作為保險行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保險中介之亂象無疑影響著整個行業穩定健康發展。“保險中介機構業務及財務數據不真實的背後,大多是採取虛構第三方咨詢業務、虛開手續費發票等形式,協助保險公司套取資金,從而輸送不正當利益;保險中介機構給消費者合同以外的利益,也會加速保險市場的惡性競爭”。

  自主定價催生惡性價格競爭

  據業內人士介紹,商業車險改革擴大了保險公司的自主定價權,也讓消費者有了更多選擇權,得到了更多實惠。但讓監管部門始料未及的是,自主定價權的擴大,也讓保險公司的惡性價格競爭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北京市民曹先生説,“近期接到不少保險公司的電話,聲稱有保費優惠活動。如果車險續保,可以享受返點優惠,也可送洗車卡、加油卡,自己可以選擇”。

  記者採訪得知,商業車險改革啟動以來,保險公司的手續費率一路上漲,大多數中小險企都是採取“以補貼換市場”的做法。手續費明著是給中介和代理人,暗地裏卻變成了返現、油卡等優惠給了客戶,導致車險市場變成了一個比拼返點的時代,其中四大保險公司返點超過40%,小一點的保險公司返點則接近50%,更小的保險公司更多。

  江西一家財險公司的業務員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我們也知道,向投保人返還部分保費是被明令禁止的行為。但為了拓展業務,又不得不想盡各種辦法向投保人返還保費。因為有些客戶只認價格,不認服務。除了‘價格戰’外,實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辦法。”

  這名業務員還透露,有部分保險公司的車險産品到期續保,直接就給投保人按保費比例15%的現金返還。對于未到期續保,只要預交200元定金,投保人到期續保時,仍然享受正常折扣以外15%的保費優惠。有部分保險公司做得隱晦一些,採取的是向客戶贈送加油卡、行車記錄儀等禮品的方式。但將禮品折算成現金,也相當于保費的17%。

  據了解,監管部門已三令五申嚴禁保險公司和中介代理以任何形式返現給消費者,變相打“價格戰”。2017年7月,《中國保監會關于整治機動車輛保險市場亂象的通知》正式出臺,對車險行業的惡性競爭、虛列費用、數據造假、違規贈禮等問題作出了禁止性規定。

  7個月後即2018年2月23日,原中國保監會連開10張罰單,9張直指車險業務違規,大多數罰單披露的違規行為都是違規返點,其中集分寶成為整治重點。集分寶的操作是保險公司先預付資金向某集分寶公司購買集分寶,集分寶公司收到款項後將相應數量的集分寶發放至保險公司名下的集分寶賬戶。保險公司再使用上述集分寶,在客戶支付商業車險保費時直接抵扣部分保費。

  2018年4月8日,原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和原中國保監會合並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同年8月1日,中國銀保監會對車險産品、費率正式實施“報行合一”。

  所謂“報行合一”,是指險企報給銀保監會的手續費用需要與實際使用的費用保持一致。其中手續費是指為向保險中介機構和個人代理人(營銷員)支付的所有費用,包括手續費、服務費、推廣費、薪酬、績效、獎金、傭金等。此外,新車業務手續費的取值范圍和使用規則應單獨列示。

  有專家認為,擠壓費用空間,用意在于引導車險競爭從價格轉到服務。保險公司應該依靠産品競爭,把錢重點用在賠付上服務于客戶。而通過手續費招攬客戶,不利于行業的健康持久發展。如果嚴格按照“報行合一”執行,今後面對車險費用方面的各種數據造假,監管部門實施處罰無疑將更有依據,對于遏制險企之間的惡性費用競爭,推動行業良性發展或將起到一定作用。  記者 王陽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世界第二例人工飼養繁殖成活 武漢小江豚慶生100天
世界第二例人工飼養繁殖成活 武漢小江豚慶生100天
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梯田秋裳
梯田秋裳
蠶農陳東日:我的夢想是彩色的
蠶農陳東日:我的夢想是彩色的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3433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