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病致城鄉居民極端求助事例時有發生專家建議 醫保醫療醫藥聯動改革亟需加速
2018-09-14 07:55:35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目前,我國已經建立覆蓋城鄉居民的醫療保險制度,再輔以醫療救助制度、補充醫療保險、慈善制度,從制度上完全可以避免人民群眾因病致貧、因病返貧。

  在總的發展理念上,必須從以治病為中心轉向以健康為中心,這是根本。為此,醫保和醫療、醫藥之間“三醫聯動”改革必須加速

  1623人次,36481元捐款。

  這是截至9月9日河南省偃師市農民曲少英為女兒籌款的實時狀態。他的女兒可可今年17歲,被查出患生殖細胞瘤,住進了河南省一家醫院的重症監護室。

  為了救女兒,家庭比較困難的曲少英決定在一家籌款平臺進行籌款。籌款之前,他必須上傳身份資料、照片等信息進行驗證。

  相比曲少英,近年來,有的遭遇大病的城鄉居民在無奈之下,甚至意圖通過賣兒賣女、賣器官等方式向社會求助。

  對此,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這些極端求助案例雖然偶爾出現,但對社會公眾的衝擊卻不小,其背後則是醫保、醫療、醫藥“三醫聯動”改革不足,醫療服務和藥品的報銷水平不高,導致群眾看病負擔很重。

  看病負擔重源于醫療費太高

  今年8月4日,可可突然出現視力模糊、頭疼等症狀。她被送到當地醫院檢查,但治療幾天後,病情卻日漸加重。

  無奈之下,可可被送到河南省一家醫院,醫生檢查後確診為生殖細胞瘤。接著,可可被安排住進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

  曲少英平時家裏就比較困難,每年沒有多少收入,面對著每天一兩萬元的費用,曲家很快捉襟見肘。

  無奈之下,曲少英經人指點聯係一家籌款平臺進行籌款,根據要求,他上傳了可可接受治療的照片,同時上傳了相關身份信息。

  通過審核後,曲少英開始接受捐款。9月9日,《法制日報》記者登錄籌款平臺看到,截至當天中午,總計有1623人次捐款,數額達到36481元。

  一位在同學群轉發這次籌款消息的人士説,這些籌款“能給他們家庭減輕不小的壓力”。

  相比曲少英,有的遭遇大病的城鄉居民的做法則有些極端。

  今年8月,一張父親舉著“轉讓女兒救兒子”廣告牌的圖片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廣告牌中寫道:4歲兒子城城,今年7月被確診患有白血病,治療已經花費了5萬元,後續治療還需要五六十萬元,目前家中負債累累,無法撫養同樣年幼的龍鳳胎女兒。“如果有哪位好心人能出錢幫助兒子治病,就把女兒送給他”。

  經媒體核實,這張照片拍攝于四川省成都市華西壩地鐵口附近。父親梁某是四川省峨眉山市人。

  梁某透露,“轉讓女兒救兒子”這個主意是和某籌款平臺的工作人員一起想的,“只是希望更多人關注,沒想到引來這麼大動靜”。孩子的母親説,此舉只是希望能籌到更多的錢,並非真要“轉讓”女兒。

  《法制日報》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類似事件時有發生。

  2012年7月,時年6歲的河南省南陽籍男童魏某因患上白血病,一年多的治療花光了家裏的積蓄,為了給兒子看病,男童父母稱願意把身體器官賣掉。

  2014年12月,一位姓孟的女士在山東省青島市一個步行街天橋上高舉一塊紙殼,上面寫著“賣兒子”3個字。原來,孟女士的女兒患上白血病,但家庭困難,無法支付高額的醫療費。幸運的是,此事經媒體披露後,她收到了來自各界的捐款幾十萬元。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社會保障研究室主任陳秋霖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隨著我國基本醫療制度和大病醫療保險制度的逐步完善,城鄉居民遭遇大病後賣兒賣女這些現象已經很少發生,偶爾有極端案例,一般也是由于各種原因沒有參加醫保或是對醫保政策不了解。

  在陳秋霖看來,值得注意的是,我國醫保人群基本實現全覆蓋之後,群眾看病負擔還是很重。其原因在于,一是目前的醫保全覆蓋是低水平覆蓋;二是醫療費用上升比較快,包括技術進步、通貨膨脹這些客觀因素以及醫保覆蓋之後的過度醫療問題。

  陳秋霖解釋説,醫保全覆蓋包含三層含義:一是人群全覆蓋,所有人都有醫保;二是報銷內容全覆蓋,所有醫療服務和藥品都在報銷目錄內;三是報銷水平全覆蓋,個人基本不用自付。目前我國在後兩者上覆蓋水平還不高,特別是報銷內容全覆蓋上。

  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中國社會保障學會秘書長魯全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説,這種情況的出現,與醫療費用過高密切相關,應該對醫藥費用進行適度控制。

  魯全認為,群眾看病負擔很重,正是在于醫療機構缺失了公益性,動輒幾十萬元、上百萬元的醫療價格太高。

  醫療機構不能以營利為目的

  城鄉居民遭遇大病問題,在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的同時,也成為國家層面亟需解決的制度問題。

  根據2013年“中國城鄉困難家庭社會政策支持係統建設”調查數據分析顯示,“過重的家庭成員疾病負擔”是農村貧困家庭面臨的兩大致貧原因之一。

  在調查樣本中,63.45%的農村貧困家庭認為農村醫療衛生保健服務是需求程度最高的服務項目,79.62%的農村貧困家庭認為“就醫費用高、看病貴”是就醫的首要困難。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2012年8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財政部、人社部等6部委發布《關于開展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針對城鎮居民醫保、新農合參保(合)人大病負擔重的情況,建立大病保險制度,減輕城鄉居民的大病負擔。

  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是基本醫療保障制度的拓展和延伸,是對大病患者發生的高額醫療費用給予進一步保障的一項新的制度性安排。

  2015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全面實施城鄉居民大病保險的意見》對外公布,要求在2015年年底前,大病保險覆蓋所有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參保人群。到2017年,建立起比較完善的大病保險制度。

  2016年1月,國務院印發《關于整合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意見》,就整合城鄉居民醫保制度政策提出要求。

  接受採訪的專家都認為,目前,我國已經建立覆蓋城鄉居民的醫療保險制度,再輔以醫療救助制度、補充醫療保險、慈善制度,從制度上完全可以避免人民群眾因病致貧、因病返貧。

  從覆蓋面上看,根據2017年2月22日國新辦舉辦的新聞發布會公布的數據,當時我國的大病醫療保險已經覆蓋了城鄉居民10.5億人。此外,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參加職工基本醫療保險人數30323萬人。

  值得注意的是,因病致貧、因病返貧仍尚未徹底解決。2017年8月,國家衛計委經過逐戶、逐人、逐病地進行調查核實,確認至2016年年底,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家庭553萬戶,涉及734萬人。

  魯全對《法制日報》記者説,徹底解決這一問題,基本的方向還是建立多層次的醫療保障體係,確保將特困人員、低保對象等困難人員納入城鄉居民醫保和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實現應保盡保。

  在陳秋霖看來,隨著國家醫療保障局的運轉,可以提高基本醫療保險、大病醫療保險的整合程度,整合分散的項目,擴大資金“池子”應對風險。同時,亟需改革醫保支付方式,有效合理控制醫療費用。

  “醫療服務體係的改革是關鍵。要讓醫院成為不以營利為目的的機構。特別是要改革醫生人事薪酬制度,讓醫生沒有過度醫療的激勵。”陳秋霖説。

  魯全認為,作為“三醫聯動”中醫保和醫藥之間的連接點,醫療機構是核心,最核心的改革也是醫療機構的改革,醫療機構到底是一個公益機構還是一個營利機構,必須要界定清楚。

  陳秋霖認為,在總的發展理念上,必須從以治病為中心轉向以健康為中心,這是根本。為此,醫保和醫療、醫藥之間“三醫聯動”改革必須加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蓑羽鶴飛舞巴裏坤草原
蓑羽鶴飛舞巴裏坤草原
收獲海鹽
收獲海鹽
懸崖絕壁攀岩熱
懸崖絕壁攀岩熱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427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