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管就僵,一放就亂?鄉村“自治力”虛弱之痛
2018-09-11 14:33:29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農村蓋個房,需要17個部門審批;村民蓋個章,要跑鄉裏好幾次;環保督查要求清零禽類養殖場,到頭來變成了建設“無雞村”“無雞鎮”……一些農村幹部感到工作氛圍過緊、變僵,紛紛呼吁為基層“松綁”。

  另一方面,在上級部門對村級管理較為松散的地區,村幹部胡作非為的亂局,基層發生的微腐敗案件,大部分也與上級部門監管失職有關。

  鄉村治理該“管”還是“放”?專家表示,破題的關鍵在于以村級組織為中心管放結合,提升村級治理能力,謀求組織振興。

  “管”也不是,“放”也不是

  “到了鄉鎮政府不知該上哪個辦公室,不知該找哪個人。” 有群眾反映,一些村莊離鄉鎮政府較遠,為蓋一個村章,要往返幾十公里。有時遇上鄉鎮管公章的人員不在辦公室,還要多跑幾次。

  除了“村章鄉管”“村財鄉管”等“強代管”,上級的其他種種“強管理”都讓村幹部和村民無所適從。西北地區某村的村民吐槽:“本來是不讓搞禽類養殖場,但上級政府抓得緊,一只雞都不讓養,現在我們村都聽不到雞叫聲。”

  同時,上面對村裏的一些制度規定讓村民很無奈。有網友表示,一事一議制度,百姓很想執行,但流程很煩瑣:“這材料那材料,一個小工程都要設計、招投標、做決算,費用基本都花在前期和後期上,村集體根本負擔不起。”“路該修的沒修,公廁該建的沒建……一事一議基本成了口號。”

  一管就僵的問題,能否靠放權迎刃而解呢?一些地方的村民告訴半月談記者,由于缺乏對村級垃圾處理的管理辦法和細則,村裏的垃圾往往是河邊撂、路邊扔、坡上堆,然後等著一場大雨過後,河水上漲,把垃圾衝走。

  對此,當地村幹部也有不得已的苦衷:“鎮上不牽頭,不考核,沒有充足資金支援,我們村集體經濟又很薄弱,只能對這種亂倒垃圾的現象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鄉村自治,卡在哪兒?

  半月談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兩種針鋒相對的觀點:一些基層幹部認為,上級部門管束過多,容易給大家幹事創業的積極性“潑冷水”,造成“一管就僵”。另一部分人則認為,對村級組織應當加強管理,建章立制,“放”則不利于村級組織有序運作。

  長期從事三農研究的全國人大代表謝德體認為,村級出現“一管就僵,一放就亂”的不正常現象,根本在于我國鄉村自治能力仍然匱乏,具體體現在簡單粗暴的管理思維上。謝德體説,加強監管原本是為了讓村級組織運作更加規范,放權“松綁”的出發點則是給農村增加更多活力,但實際操作中,工作做得不實,造成效果有限,老百姓的獲得感缺失。

  一些村幹部反映,基層工作的“泛行政化”傾向對村裏自治力提升有很大影響。大量工作在基層落實,各種事務、考核讓他們疲于應付,工作趨于簡單粗暴。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村幹部對于如何提升鄉村自治能力存在本領恐慌。一名任職已有10年的村支書坦言,許多村幹部還沒有完全跟上新時代的節奏,導致村務治理能力明顯滯後,一定程度上存在對上級部門的過度依賴。

  組織振興關鍵靠做強支部

  當前我國村級治理水準與實現鄉村振興的目標仍不相適應,亟待進一步提升。

  專家表示,現在村民委員會決策有“四議兩公開一監督”,程式比較健全,鄉鎮政府應該進一步加強監督和規范引導,做大做強村級組織提升自治能力和民主程度,而不是把公章、村財政等作為農村治理的“牛鼻子”。

  謝德體認為,實現鄉村振興、提升村級治理能力首先要靠組織振興作保障,只有村黨支部領導班子的能力強了,提升村級治理水準才不是一句空話。謝德體建議加大引入本土人才的力度,創造機會讓更多能人擁有施展抱負的空間。

  提升鄉村自治力,還需要建立容錯糾錯機制,給真正能幹事、願幹事的幹部營造更加寬鬆的工作環境。黨的十九大代表、重慶市開州區長沙鎮齊聖村黨委書記熊尚兵説:“現在有些幹部上級給項目也不敢接,怕做錯事受處分。我們倡導擔當精神,不能讓真正願意幹事的好幹部蒙冤受屈。”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強農村基層基礎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係。專家建議,村民自治要有法律法規、村規民約等規章制度作保障,在村級組織去“行政化”方面發力,讓基層自治組織回歸群眾性和自治性。(半月談記者 周聞韜 李浩)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杭州古村夜晚璀璨奪目
杭州古村夜晚璀璨奪目
海邊絢麗晚霞“扮靚”連雲港
海邊絢麗晚霞“扮靚”連雲港
秋日稻香
秋日稻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412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