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最高法:互聯網法院審案應全程線上 審理網購等11類案件
2018-09-08 07:09:2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高法:互聯網法院審案應全程線上

  明確管轄網購、小額借款糾紛等11類案件,並要求設訴訟平臺;北京、廣州互聯網法院本月挂牌

  2017年8月18日,杭州互聯網法院審理一件涉及侵害作品資訊網絡傳播權的糾紛案件。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平臺首頁。官網截圖

  記者昨天從最高法獲悉,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印發,文件規定了三家互聯網法院的案件管轄范圍,並確立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應全程線上完成的基本原則。

  按照中央深改委第三次會議審議通過的《關于增設北京互聯網法院、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繼去年8月在浙江省杭州市設立首家互聯網法院後,我國將在北京市、廣東省廣州市增設兩家互聯網法院,並于本月挂牌收案。

  為確保三家互聯網法院公正高效審理案件,最高人民法院經深入調研、廣泛徵求意見,研究起草了《規定》。

  《規定》共23條,規定了互聯網法院的管轄范圍、上訴機制和訴訟平臺建設要求,明確了身份認證、立案、應訴、舉證、庭審、送達、簽名、歸檔等線上訴訟規則,以實現“網上糾紛網上審理”。文件自9月7日起施行。

  【管轄】

  審理網購糾紛等11類案件

  《規定》的一項重要內容即明確北京、廣州、杭州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11類案件。

  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所在市的轄區內應當由基層法院受理的特定類型互聯網案件,概括起來包括:互聯網購物、服務合同糾紛;互聯網金融借款、小額借款合同糾紛;互聯網著作權權屬和侵權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互聯網侵權責任糾紛;互聯網購物産品責任糾紛;檢察機關提起的涉互聯網公益訴訟案件;因對互聯網進行行政管理引發的行政糾紛;上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的其他互聯網民事、行政案件。

  最高法司改辦負責人説,上述案件互聯網特性突出,證據主要産生和儲存于互聯網,適宜線上審理,既方便訴訟,又有助于通過審判創制依法治網規則。

  之所以明確互聯網法院的審理范圍,是因為“在北京、廣州增設互聯網法院後,我國將有三家互聯網法院,為確保管轄統一、運作規范,需要以司法解釋形式明確收案類型,防止各行其是”。

  在案件上訴管轄方面,當事人對北京互聯網法院作出的判決、裁定提起上訴的案件,由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但互聯網著作權權屬糾紛和侵權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的上訴案件,由北京智慧財産權法院審理。

  當事人對廣州互聯網法院作出的判決、裁定提起上訴的案件,由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但互聯網著作權權屬糾紛和侵權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的上訴案件,由廣州智慧財産權法院審理。

  當事人對杭州互聯網法院作出的判決、裁定提起上訴的案件,由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

  【程式】

  訴訟各環節應在網上完成

  文件總結杭州互聯網法院線上審理經驗,要求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應當以全程線上為基本原則,即案件的受理、送達、調解、證據交換、庭前準備、庭審、宣判等訴訟環節一般應當在互聯網上完成。

  《規定》第十二條為:互聯網法院採取線上視頻方式開庭。存在確需當庭查明身份、核對原件、查驗實物等特殊情形的,互聯網法院可以決定線上下開庭,但其他訴訟環節仍應當線上完成。

  最高法司改辦負責人説,這一規定有助于推動審判方式、訴訟規則與互聯網技術深度融合,最大限度為當事人提供訴訟便利、提升司法效率,適應互聯網時代人民群眾對司法的新需求新期待。

  在一些人看來,案件從法庭移到網上辦理,似乎可以更隨意一些。但其實不然,根據線上庭審的特點,互聯網法院同樣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法庭規則》的有關規定。

  除經查明確屬網絡故障、設備損壞、電力中斷或者不可抗力等原因外,當事人不按時參加線上庭審的,視為“拒不到庭”,庭審中擅自退出的,視為“中途退庭”,分別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處理。

  此外,《規定》明確要求,互聯網法院建設訴訟平臺,作為法院辦理案件和當事人及其他訴訟參與人實施訴訟行為專用平臺。

  依托該平臺,互聯網法院開放數據介面,接入相關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網絡服務提供商、相關國家機關的涉案數據,在保障係統安全、技術中立的基礎上,實現身份線上核實、證據線上提取、資訊線上流轉,推動形成網絡化、立體化、智能化的互聯網審判模式。

  ■ 追問

  如何保障訴訟平臺安全中立?

  由法院或中立第三方完成搭建維護、數據流轉、風險防控等

  互聯網法院成立後,互聯網法院訴訟平臺將是當事人開展線上訴訟活動和法官線上辦理案件的專用平臺,平臺包含起訴、受理、送達、調解、舉證、質證、庭審、上訴等多重功能模組,同時接入電商平臺運營者、網絡服務提供商、相關國家機關等佔有的涉案數據。

  平臺的功能和囊括的內容如此廣泛,不少人疑問,如何保障司法數據的安全、保護當事人資訊?

  最高法司改辦負責人就此問題回應稱,《規定》明確要求,訴訟平臺接入數據應當有序接入、安全管理,對涉案數據的存儲和使用,應當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等法律法規的規定。

  此外,訴訟平臺的搭建維護、數據流轉、風險防控等事務,應當由法院或中立第三方企業完成。互聯網法院應當規范引導多方技術力量共同參與平臺的開發建設,“嚴守技術中立底線,防止個別互聯網企業成為訴訟平臺實際控制人,確保係統、數據安全,切實維護平臺公信力。”

  ■ 案例

  線上庭審平均用28分

  2017年8月18日,全國首家互聯網法院在浙江省杭州市挂牌成立。

  據最高法司改辦負責人介紹,截至今年8月底,杭州互聯網法院共受理互聯網案件12103件,審結10646件,線上庭審平均用時28分鐘,平均審理期限41天,比傳統審理模式分別節約時間3/5、1/2,一審服判息訴率98.59%。

  今年7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審議通過《關于增設北京互聯網法院、廣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決定設立北京、廣州互聯網法院。

  方案同時要求,由最高法制定發布互聯網法院相關司法解釋,明確管轄范圍,健全完善適應互聯網審判特點的訴訟規則。

  記者了解到,根據《增設方案》,最高法採取“撤一設一”的方式設立互聯網法院,即撤銷北京鐵路運輸法院和廣州鐵路運輸第二法院,另行設立北京互聯網法院、廣州互聯網法院。(記者 王夢遙)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小豬運動會“萌”趣橫生
小豬運動會“萌”趣橫生
河北遵化:核桃收獲忙
河北遵化:核桃收獲忙
貴州黔西:白露將至秋管忙
貴州黔西:白露將至秋管忙
張掖丹霞地貌 七彩繽紛世界
張掖丹霞地貌 七彩繽紛世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61123397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