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林子·豹子·日子
2018-08-31 16:06:0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安8月31日電  題:林子·豹子·日子

  新華社記者邵瑞、姜辰蓉

  夏末的子午嶺八面窯瞭望臺,像是一座佇立在綠色林海中的孤島。站在高高的瞭望臺中閉上眼,清風拂面,簌簌歌聲倣佛帶來了滿目蒼翠。

  這是位于陜西延安黃土高原腹地的景象。幾十年來,這裏一直被當地的林業人默默守護著。1974年出生的楊永崗是這些人中看得最遠的一個,作為一名瞭望員,他負責監測子午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數百平方公里的森林火情、盜伐盜獵等情況。

  父親就是老林業職工的楊永崗20多年前就進入林場工作,8年前又被安排成為瞭望員,需要常駐在無人區內道路不便、生活條件極為艱苦的八面窯瞭望臺。一年中有8個月都是沒有節假日的防火期,需要楊永崗堅守崗位。

  這裏的生活外人很難體會。平日吃飯,需要把馬鈴薯等蔬菜從幾十公里外的鎮上帶到瞭望臺,品種單一,卻可久放。棍棍面、油潑面、刀削面……楊永崗每天把麵條翻來覆去做著吃。飲用水無法及時帶上山,經常只能喝陳水。“我曾喝過一次放了半年的水,甕底下都長了綠毛毛,草腥味特大。”楊永崗説。

  精神生活匱乏,是守林人面對的普遍難題之一。保護區植被生態好,形成了獨立的小氣候,天氣變化快,降雨量也大。連續下雨時,靠幾塊太陽能板供電的瞭望臺會電力不足,只能優先保證攝像監控設備的運轉。

  常年有家難回,靠著瞭望臺時有時無的手機信號與家人聯繫,問問同學生活在外的故事,楊永崗就能感覺世界是同步的。“最長一次我40多天時間裏沒見過一個人,説過一句話,習慣了。”他説。

  通往瞭望臺的泥巴路,楊永崗一度以為,現在只有他和野豬走得最多,頂多再算上不時撞見的狍子、赤狐、豹貓等等。直到2012年,瞭望臺附近的攝像頭拍到華北豹的視頻,才徹底改變了他的認知。

  子午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從2011年開始在轄區獸類活動最頻繁的八面窯、石灰溝、樺樹溝等地段安裝錄影機,並于2012年春天在八面窯監測點首次捕捉到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華北豹活動的畫面。視頻中,一只成年華北豹在秦直道上悠然行走,之後鑽進了路旁的林子。

  根據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有關部門近期發布的長期監測結果,過去一年間,在延安子午嶺林區800平方公里監測區域內,共拍攝到華北豹個體數量至少28只,是目前我國境內發現的豹密度最高的區域。

  這表明,楊永崗經常走在一條堪稱國內豹子最多的路上,這讓他感到十分後怕。在林間摘些杜梨、野杏、野櫻桃,曾是楊永崗少有的“休閒時光”,但知道有豹子後他就不敢隨意亂跑了。走在路上,楊永崗都要大喊一嗓子給自己壯膽,或是騎車轉彎前多按幾聲鈴鐺。

  楊永崗説:“我沒有見到過豹子,但是豹子肯定能經常看到我。也許它知道我不會傷害它,甚至還會保護它,可以和諧共處。”

  在楊永崗和數十名一線林業職工的守護下,子午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自成立以來未發生過一起火情、盜伐盜獵事件,黃土高原上稀有的天然次生林生態係統及野生動植物資源得以持續恢復。

  每一個清晨和黃昏,在瞭望臺中,看林海之上,日出日落,雲卷雲舒,都是屬于楊永崗的快樂。望著這片林子隨季節變換,也是讓他感到最幸福的事。夏天似綠色絨毯,秋日裏五彩斑斕,冬季時蒼蒼莽莽,春來了便是滿山的山花爛漫。

  “也苦,也樂。這個地方沒人想來,我也還真不願意走。”楊永崗説。艱苦的生活條件、虧欠的感情生活、危險的野外環境都不曾讓他離開,父親楊建山給他起的名字倣佛預言了他的職業,要永遠站在這高高的山崗之上,守望那一片片望不到頭的山楊樹、白樺林……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領新書 迎開學
領新書 迎開學
初秋畫卷
初秋畫卷
水庫“飛瀑”
水庫“飛瀑”
大陸贈臺大熊貓“團團”“圓圓”歡度14歲生日
大陸贈臺大熊貓“團團”“圓圓”歡度14歲生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36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