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手記:尋訪獅子國“海絲”印記
2018-08-22 18:51:5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科倫坡8月22日電 記者手記:尋訪獅子國“海絲”印記

  新華社記者楊定都

  在斯裏蘭卡首都科倫坡的名剎古寺剛噶拉馬寺,記者竟意外地“遇見”一尊巍然聳立關公像。雕像表面有歲月斑駁的痕跡,但依然面相莊嚴,魁梧雄壯。

  印度洋島國斯裏蘭卡,古稱獅子國,又名師子國、僧伽羅、錫蘭等。這個在中國古籍中反覆出現的國家,位于亞歐航線的中點,是海上絲綢之路的“東西方十字路口”。記者日前來到這裏,尋訪千年“海絲”留下的文明印記。

  玉佛輪回

  1600多年前,斯裏蘭卡國王得悉東晉孝武帝崇奉佛教,特派遣使者渡海送來一尊四尺二寸高玉佛像。這尊原供奉在南京瓦官寺的佛像,本是中國與斯裏蘭卡友好交往的見證,可惜已經失傳。

  如今,一尊來自中國的白色玉佛卻跨越重洋,出現在剛噶拉馬寺庭院裏。恍惚間,從瓦官寺裏失傳的玉佛,似乎在剛噶拉馬寺重現,這或許是千年海絲情緣的輪回。

  玉佛旁的文字介紹説,這尊大玉佛,連同佛龕重48噸,由福建泉州商人于2015年底捐贈給寺廟,出自福建工藝美術大師孫文宏之手。

  生長在泉州灣邊的孫文宏,用藝術接續綿延千年的海絲記憶。他曾説,要重走海絲路,把雕刻藝術作品帶到海絲沿線國家,就像古代泉州的船只把瓷器、茶葉帶到斯裏蘭卡,又從那裏帶回當地的物産。

  元朝至明朝,見證了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輝煌。著名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和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圖泰都記錄了泉州港的繁華,認為它是當時最大的港口之一。與泉州的輝煌遙相呼應,斯裏蘭卡作為商船往來于東亞與南亞、中東和歐洲的必經之地,也繁盛一時。馬可·波羅曾路過這裏,稱讚它是世上最完美的島嶼,還提醒路過的商人不要忘記看看這裏出産的寶石。

  今天,隨著“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興起,海上經貿往來和文化交流更加密切,給斯裏蘭卡等沿線國家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

  鄭和遺碑

  斯裏蘭卡國家博物館4號展廳裏,來自中國的遊客在一塊字跡模糊的石碑前嘖嘖稱奇。人們熟知鄭和下西洋的事跡,但很少有人知道,鄭和船隊曾多次停靠斯裏蘭卡,還在這裏留下了一塊石碑。

  西元1405年至1433年,鄭和率領龐大的艦隊七次下西洋,先後出訪了東南亞、南亞、西亞及東非的30多個國家和地區,促進海上絲綢之路沿途各國之間的和平交往和經濟文化交流,創造了世界航海史上的奇跡。

  斯裏蘭卡考古專家查迪瑪説,七下西洋的28年間,鄭和在海外多地立碑,但被發現並保存至今的獨此一塊。它是鄭和下西洋這一壯舉的最真實的歷史見證。

  石碑不到一人高,頂部有二龍戲珠的浮雕和花紋,右側漢字依稀可辨,端正的楷體寫著“大明皇帝遣太監鄭和王貴通等昭告于佛世尊……”左上橫書的泰米爾文、左下橫書的波斯文損毀較為嚴重。

  據介紹,這塊石碑是1911年,英國炮艦工程師托瑪林在斯裏蘭卡南部的加勒城偶然發現的,當時被用做下水道的蓋子。

  據悉,這塊“布施錫蘭山佛寺碑”是西元1409年鄭和下西洋前,在南京刻好,然後隨船帶到斯裏蘭卡的,分別用三種語言表示對佛教、印度教和伊斯蘭教的頌揚和敬獻。

  查迪瑪説:“石碑表達了對三種宗教的禮敬與尊重,體現了當時中國所具有的寬廣胸懷和世界眼光,這也是為什麼鄭和七下西洋能夠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今,一支來自上海博物館的考古隊,正在斯裏蘭卡北部港口城市賈夫納發掘古代遺址,尋找、研究斯裏蘭卡的“海絲”史跡。這支考古隊的領隊、上海博物館考古研究部主任陳傑説,除了鄭和碑,斯裏蘭卡還有很多中國文物,尤其是很多中國瓷器的面紗還沒有被真正揭開。

  法顯足跡

  東晉僧人法顯抵達斯裏蘭卡,比鄭和還要早一千年。西元399年,他以65歲的高齡,從長安出發,歷經艱險西行至天竺(古代印度)取經。十年後,他從印度南部乘船抵達斯裏蘭卡。

  篤信佛教的斯裏蘭卡人崇敬法顯不畏艱險,一心求法的精神,把法顯棲身過的岩洞叫做“法顯石洞”,以香火供奉。法顯石洞位于科倫坡以南50公里的一座山的腰間,寬、高約50米,徑深8米,是斯裏蘭卡最大的岩洞。

  石洞所在的法顯山腳下,就是斯中友誼村。上世紀80年代,為紀念法顯,中國政府在此援建數百套民居,後來便形成了這座村莊。村口豎著一塊紀念碑,用僧伽羅文、中文和英文三種文字記錄兩國的友誼。

  法顯在斯裏蘭卡家喻戶曉,還因為他寫的《佛國記》(又名《法顯傳》)記錄了1600年前當地風土人情,成為見證斯裏蘭卡歷史的重要史料。據他記載,各國商人往來居住在斯裏蘭卡,使這裏成為樂土,吸引更多人前來定居,于是發展成為大國。可見,斯裏蘭卡的命運,從古至今都與海上貿易緊密相連。

  法顯生活的時代,交通極為不便。走陸路要過雪山,穿沙漠,還要躲避強盜和猛獸。國學大師季羨林曾説:“法顯之所以高出眾人之上者,因為他是有確鑿可靠證據的真正抵達天竺的第一人。”

  近八旬的法顯啟程回國時,再難在如此艱險的道路上跋涉。于是他選擇乘坐商船,乘著印度洋的季風洋流東行,幾經風浪波折後,終于西元412年在今天的山東嶗山附近登陸。

  法顯65歲啟程,回國已78歲,其間他由陸上絲綢之路西行取經,遊歷沿途眾多國家,又取道海上絲綢之路歸國,成為有據可查的走通陸上、海上絲綢之路第一人。

  法顯走通海陸兩條絲綢之路,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辛。如今的絲綢之路,正在變成一條光明坦途。越來越多國家響應、參與“一帶一路”,沿線交通更加暢通便利,經濟聯繫更加緊密,文化旅遊和民間交往日益頻繁,絲綢之路正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復興氣象。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江西靖安:色彩斑斕豐收圖
江西靖安:色彩斑斕豐收圖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四川:則曲河谷美
四川:則曲河谷美
熊貓姐妹花“落戶”吉林長春
熊貓姐妹花“落戶”吉林長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3310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