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做市商退出“反噬”新三板流動性
2018-08-22 08:13:03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去年下半年以來,新三板流動性不佳導致大批做市商退出相關業務,同時也在反噬新三板流動性。業內人士指出,做市交易制度仍需完善,未來仍然新三板提供流動性的“主力軍”。

  8月25日是做市制度實行四周年之際,股轉公司指出,做市制度作為新三板市場建設的一項探索,在促進價格發現、改善市場流動性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截至今年6月底,做市股票佔全市場股票的15%,但其成交金額和成交筆數分別佔全市場的45%和87%。

  做市商退出

  今年以來,做市商退出挂牌企業做市服務頻頻出現。不少券商壓縮做市公司數量以及做市業務規模。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8月21日,今年以來做市商累計退出挂牌企業做市次數達1202次,是去年同期的3.63倍;而去年同期僅為331次。

  申萬宏源新三板首席分析師劉靖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券商壓縮做市業務規模主要由于做市部門虧損嚴重。

  東北證券研究總監、新三板首席研究員付立春指出,做市商承擔給做事股票提供流動性,但同時追求收益。在市場比較平穩的情況下,做市業務的收入相對穩定。如果做市股票連續下行,則對做市商庫存股的市值造成較大影響。做市商無法獲得足夠收益,在業績壓力下,不少券商對做市業務比較消極甚至直接退出。

  “做市商賺錢有兩種模式,一種是股票買賣價差,低位買入高位做市賣出;另一種是賺買賣雙方報價的價差。這種模式下盈利多少取決于交易量規模。成交量大則做市商賺錢效應明顯,相反可能連成本都覆蓋不了。”北京新鼎榮盛資本管理公司董事長張馳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

  張馳認為,做市商大批退出,根本原因在于當前新三板流動性低迷,交易量較低。東財Choice數據顯示,8月21日,新三板做市轉讓成交總額為5608.03萬元,成交量為1741.29萬股;而做市券商為92家。“在這樣的市場情況下,做市券商很難盈利。”

  北京南山投資創始人周運南則認為,做市商退出次數增多與盤後協議轉讓擠佔做市交易空間有關。盤後協議轉讓可以實現大宗交易和雙方指定交易,已成為當前成交量的主要來源。“盤後協議轉讓對交易量貢獻力度最大,其次是做市轉讓,最後才是集合競價。”

  業內人士指出,市場交易低迷的情況下,一些出于並購等特殊目的投資者,逐漸把注意力放在盤後交易上,使得盤後交易規模不斷擴大,甚至全面超過交易時段的做市交易和集合競價交易。

  7月20日,全國股轉公司首次就新三板做市商頻繁退出的問題做出回應。該新聞發言人表示,做市制度作為新三板市場建設的一項探索,實施以來,在促進價格發現、改善市場流動性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做市股票價格基本形成連續價格曲線,成交價格波動更加平滑。同時,做市制度對活躍股票交易作用明顯。據股轉公司的數據,截至今年6月底,做市股票佔全市場股票的15%,但其成交金額和成交筆數分別佔全市場的45%和87%。

  變更轉讓方式

  流動性不佳導致大批做市商退出相關業務,而做市商的退出則導致部分挂牌企業做市商不足兩家而被強制變更股票轉讓方式。業內人士指出,做市商退出可能“反噬”新三板市場流動性,形成消極循環。據中國證券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8月21日,今年以來已有71家做市公司因做市商不足2家被強制變更轉讓方式,

  8月20日,宏力能源公告稱,因提供做市報價服務的做市商不足2家,自2018年7月10日起,公司暫停轉讓。截至公告發布日,暫停期滿30個轉讓日。鑒于暫停期間為公司股票提供做市報價服務的做市商未恢復至2家以上,且公司未提出股票轉讓方式變更申請。自2018年8月21日起,公司股票被強制由做市轉讓變更為集合競價轉讓方式並恢復轉讓。

  事實上,被強制變更股票轉讓方式的公司均提到,提供做市報價服務的做市商未恢復為2家以上,且公司未提出股票轉讓方式變更申請。根據《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係統業務規則(試行)》、《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係統股票轉讓細則》、《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係統股票轉讓方式確定及變更指引》等相關規定,公司股票強制變更為集合競價轉讓方式並恢復轉讓。

  除了由于做市商不足2家被強制變更轉讓方式的公司,部分挂牌公司主動放棄做市交易。8月8日,威達環保公告稱,公司變更股票轉讓方式為集合競價轉讓方式的申請,已經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係統有限責任公司同意。公司股票變更為集合競價轉讓方式。

  劉靖指出,挂牌公司轉為競價,主要認為做市交易可能對公司帶來一些不利影響。首先,做市交易容易引入更多不確定性的股東,如“三類股東”,可能給公司未來的IPO帶來麻煩。“如果企業打算IPO,股票流動性過于活躍,可能涉及到‘三類股東’等問題,造成一些技術性障礙。”付立春説。

  股票價格變動幅度及公允性也是重要因素。張馳表示,市場低迷時,做市交易股票價格容易跟隨大市出現較大下滑,而競價交易由于是點對點交易,價格相近才能撮合成功。不少企業放棄做市交易,希望公司股票價格能穩定在合理區間。

  劉靖表示,市場交易流動性不足,公允性有所缺失,投資人和公司均不認可,有時候甚至會給挂牌公司的定增帶來障礙。

  付立春指出,從做市企業的角度看,企業選擇做市交易一般是看中其帶來的流動性以及定價功能。但從現在的行情看,做市商的定價可能與企業的預期差距較大,降低企業選擇做市交易的積極性。“無論是做市商撤退,還是企業主動放棄做市交易,都是企業及做市商在當前市場環境下適應市場的選擇。”

  完善做市制度

  周運南表示,與其他交易方式相比,做市交易對新三板流動性的作用尤為關鍵。相對集合競價,做市轉讓在交易連續性和市場流動性方面更具活力,更容易買進或賣出。

  “做市制度給新三板提供流動性方面的作用毋庸置疑。做市商流失與大環境密切相關,但做市制度也不成熟。”付立春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

  劉靖表示,新三板公司公眾股過少,集中度高,同時投資者不夠,因此做市交易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做市制度的完善需要從發行和交易門檻兩方面入手。

  周運南指出,做市制度推出最初目的是提供報價、撮合交易、抑制巨幅震蕩。但從目前情況看,做市交易卻帶來助漲助跌,當前主要表現為大幅助跌。“希望加快推進做市制度優化改革,試探推出做市商評價與激勵機制,促進做市商功能充分發揮,試點擴大做市商隊伍,豐富做市商類型,大膽探索混合做市。”周運南表示,“所謂混合做市就是普通投資者可以開展做市交易,有利于提高撮合成功率。”

  對于如何完善做市制度的問題,付立春認為,可以從幾方面著手:第一,借鑒海外經驗;對于做市商而言,如果收益和成本不匹配,做市商會選擇退出。在市場平穩的情況下,新三板做市也不一定能做到收支平衡,可以借鑒海外一些交易所對做市商提供補助的方式。第二,引入更多做市商。比如,引入私募及公募或其他金融機構。第三,對于有上市計劃的企業,限制“三類股東”買賣公司股票,特別是限制買入。“這相當于一種特定服務,做市制度給企業提供交易服務,而企業的需求多樣化、差異化,應該本著服務的態度滿足企業需求。”

  全國股轉公司新聞發言人此前表示,全國股轉公司將繼續堅持並鼓勵做市轉讓。一方面,以深化分層為抓手,持續推動市場發行、交易、投資者適當性改革,進一步促進新三板市場良性運作。另一方面,加快推進做市制度優化改革,推出做市商評價與激勵機制,促進做市商功能充分發揮,擴大做市商隊伍,豐富做市商類型,進一步促進做市制度健康發展。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高鐵工匠”賽技藝
“高鐵工匠”賽技藝
廣西茶鄉採秋茶
廣西茶鄉採秋茶
江西靖安:色彩斑斕豐收圖
江西靖安:色彩斑斕豐收圖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306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