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年內“九連雷” 中江信托多舉措追債忙
2018-08-22 08:05:31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因上海斐訊數據通信技術有限公司(簡稱“上海斐訊”)生産經營出現嚴重問題,中江信托與上海斐訊多次溝通並要求其按約償還款項無果後,中江信托7月31日發布公告稱,截至公告日,上海斐訊未按約定償還2018年7月19日、2018年7月29日到期的當期款項,中江國際·金鶴167號上海萬得凱資産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簡稱“金鶴167號”)出現逾期。據中國證券報記者不完全統計,這已經是中江信托今年以來發生的第九起兌付風險事件。目前,逾期産品都在積極處置中。

  某第三方理財公司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今年以來信用風險持續暴露。“我們基本上每天都要處理産品逾期問題,信托計劃、券商資管産品都有。”該人士稱。

  金鶴167號共違約3億元

  中江信托稱,金鶴167號出現逾期,主要因上海斐訊受到互金平臺聯璧金融事件波及,生産經營受到嚴重影響,導致金鶴167號一期、二期出現逾期。實際上,本應于今年8月16日到期的第三期也未能按計劃還本付息。

  今年8月7日,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成功抓獲“聯璧金融”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先後對顧某平、韓某等30余名犯罪嫌疑人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查凍涉案資産約3億元。

  業內人士稱,這個“顧某平”很可能就是上海斐訊的實際控制人顧國平,警方的上述通報或表明金鶴167號的兌付進程短期內難言順利。

  今年6月20日之前,投資者購買399元一個的上海斐訊K2路由器,每個路由器就有一個K碼,將K碼輸入聯璧金融禮包兌換口,就能激活K碼“退回”399元。如此一來,投資人不光沒花錢,還“0元購”一個路由器。由此,“高新技術企業”上海斐訊和“聯璧金融”有了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2018年6月20日,互金平臺聯壁金融無法提現,金鶴167號的兌付危機已然埋下了伏筆。

  金鶴167號的信托計劃書顯示,該信托計劃的融資方是“高新技術企業”上海斐訊,擔保方是實力雄厚的松江國投。信托計劃的資金用于向上海斐訊提供信托融資,並按上海斐訊指定將融資款支付給上海萬得凱實業有限公司(簡稱“上海萬得凱”)以清償貿易貨款,中江信托從上海萬得凱背書取得與融資款等額的以上海斐訊為付款方的商業匯票。信托期限內,由上海斐訊向中江信托清償商業匯票並支付資金佔用費等費用,從而實現信托收益。信托專戶內閒置資金由受托人用于銀行活期存款。

  根據中江信托公告,金鶴167號共募集資金3億元,分為三期,分別于2016年7月19日、2016年7月29日、2016年8月16日成立,規模分別為1.299億元、4080萬元、1.293億元。信托計劃期限為24個月。

  金鶴167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認購確認書顯示,該産品認購金額300萬元以下(不含300萬元)的投資者,預期年收益率為7.7%;認購金額300萬元以上(含300萬元)、600萬元以下(不含600萬元)的,預期年收益率為8.2%;認購金額600萬元以上(含600萬元)的,預期年收益率為8.5%。

  業內人士認為,從中江信托收取1.5%/年的信托報酬看,金鶴167號應該是中江信托主動管理的産品,而非通道業務。

  中江信托接連“踩雷”

  金鶴167號的盡調報告顯示,上海萬得凱注冊資金為1億元人民幣。于2011年被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政府評為2011年度松江區先進企業、並通過了ISO9000、ISO14000等認證。但上海萬得凱截至2016年3月的財務數據並不好看:其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4956.4萬元;投資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511.9萬元;只有籌資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21億元。

  盡調報告還顯示,上海斐訊法定代表人為顧國平。截至2015年9月30日,顧國平直接或間接持有上海斐訊39.04%的股份,是上海斐訊實際控制人。根據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出具2015年審計報告(編號:大華審字【2016】006061號),上海斐訊總資産為157.58億元,總負債為82.75億元,營業總收入12.17億元,凈利潤9.66億元。

  擔保方為上海松江國有資産投資經營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松江國投”)。松江國投注冊資本7億元,2014年公司凈資産收益率達8%,上繳國家稅費總額近2000萬元。松江國投是松江區國資委下最重要的投融資平臺,投資設立了十多家資産經營公司。

  這份出具日期為2016年6月的盡調報告顯示,金鶴167號信托計劃的還款來源包括,上海斐訊的經營業務收入;松江國投的營業收入;實際控制人全部收入。

  業內人士指出,2016年1月,斐訊路由器“0元購”正式上線。稍微留意市場變化的專業人士,都能夠很容易搜集到各方對“0元購”的質疑。而中江信托在一片質疑聲中把巨額資金貸給上海斐訊顯得出人意料。

  有消息人士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金鶴167號出現危機後,中江信托曾找擔保方松江國投要求對已經到期的1.3億進行兌付。但松江國投要求中江信托收到資金後不得再對松江國投追責,中江信托不接受該條款,導致松江國投取消了1.3億元的償付計劃,現在整個信托計劃出現延期,而且剛剛到期的第三期也無法兌付。

  不過,在記者的採訪中,上述説法沒有得到中江信托和松江國投的確認。

  分析人士指出,中江信托今年似乎流年不利,接連“踩中”多起信用風險:金馬276號浙江同城、金鶴140號億陽集團、金鶴189號大連機床、金鶴287號無錫五洲、金鶴204號凱迪生態、金鶴152號中技樁業、金海馬6號藍德集團、金鶴400號神霧節能。

  業內人士指出,上述“爆雷”的民企,通常是昔日地方政府重點扶持的“明星企業”或納稅大戶。在融資中,地方平臺公司往往挺身而出,為這些民企進行擔保,以便獲得融資。但企業經營改善惡化與否,地方平臺實難掌控,倒是出了問題後,一並受牽連。如果金融機構只是看中“政府擔保”而忽視了企業自身的經營風險,很容易被風險“擊中”。

  多舉措化解風險

  民銀智庫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信托業的風險項目個數為659個,規模為1491.32億元,比2017年末的1314.34億元增加176.98億元,增幅13.47%。2017年各季度的單季度風險項目金額變化分別為51.63億元、154.06億元、11.33億元和-78.07億元;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在全部風險項目中,集合類信托為798.29億元,佔比53.53%;單一信托為649.85億元,佔比43.58%;財産權信托為439.81億元,佔比2.90%。

  分析人士指出,遇到風險事件,信托公司的解決途徑是提起訴訟、尋求債務重組等,無疑要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例如,中江信托已將藍德集團起訴至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中江信托派專人趕赴浙江,積極配合浙江同城釋放抵押物,督查浙江同城融資後進行還款;大連機床破産重整,追索債務,中江信托申請信托保障基金的貸款。

  信托網分析師郭彥菊透露,截至目前,中江信托的逾期項目已經兌付的有三個:億陽集團、中技控股和大連機床。這幾個項目都由中江信托向信托保障基金申請貸款之後,最終兌付了。剩下的幾個項目,大部分都是信用借款,沒有任何抵押物的,中江信托也在和企業談債務重組。郭彥菊稱:“在我的印象中,信托公司主動管理的項目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不‘剛兌’的。”

  業內人士稱,盡管中江信托已兌付了部分逾期項目,但其收入和凈利潤的大幅下滑是不可避免的。

  銀行間市場披露的數據顯示,2018上半年,中江信托的凈利潤為1.33億元,同比2017年上半年的2.78億元下滑52.1%。中江信托2017年年報數據顯示,其營業收入及凈利潤均大幅縮水,凈利潤更是從前一年的19.25億暴跌九成至1.73億。

  不過,對于是否能夠繼續投資信托計劃的問題,一位信托界人士毫不諱言:“很多人問我信托産品是否安全,覺得動輒100萬元起的信托離自己很遠。事實上,銀行收益6%以上的大額産品基本上都是信托産品,即便是那些普通的5%的理財産品,其底層投資很多也是信托産品。所以説,‘信托,您一直都在投資’。同樣的産品類別,同樣的風險等級,只是直接與間接,8%與5%的區別而已。”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四川:則曲河谷美
四川:則曲河谷美
熊貓姐妹花“落戶”吉林長春
熊貓姐妹花“落戶”吉林長春
內蒙古綠色明珠蘇木山
內蒙古綠色明珠蘇木山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306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