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股權流拍 銀江股份業績補償僵局難解
2018-08-22 07:52:30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截至8月21日上午10時,盡管有3995人次圍觀,銀江股份股權最終無人問津,拍賣事項宣告流拍。

  8月20日,阿裏拍賣平臺“上架”了一項2781.384萬股銀江股份A股股權的資産,評估價和起拍價分別為2.96億元、2.77億元,報名門檻為保證金5000萬元。

  流拍在預料之中。以起拍價2.77億元計算,本次股權拍賣的價格接近10元/股,但銀江股份8月21日收盤價為8.47元/股,倒挂嚴重。市場分析人士指出,“價格偏高只是一方面,另一個主要原因是,這部分股權牽涉到司法糾紛,後續可能還會有其他變數。”

  資産並購“踩雷”

  追根溯源,此次司法拍賣與4年多前一宗不成功的收購案有關。

  2014年,銀江股份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購買了李欣及其他12人所持有的亞太安訊100%股份,交易總對價為6億元。按照業績承諾,亞太安訊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分別不得低于5000萬元、5750萬元和6613萬元。如亞太安訊未完成業績承諾,李欣應以股份或現金方式進行補償。

  此外,李欣自本次交易中取得的股份在12個月內不得轉讓,自法定限售期屆滿後5年方可全部解禁。李欣承諾,上述股份在限售期內未經銀江股份同意不得用于質押。

  盤根錯節的劇情,在此時埋下伏筆。經審計,亞太安訊2014年度扣非後凈利僅為4262.8萬元,未能“達標”。2015年,實現凈利為-412.37萬元,距該年6613萬元的承諾盈利相去甚遠。

  銀江股份旋即啟動了業績補償方案:擬以1元的總價回購李欣所持2524.02萬股股份並予以注銷,如其所持股份不足以補償的,李欣應以現金方式補足或購買相應數額股份由銀江股份回購。

  然而,上述股權卻處于“鎖定”狀態。銀江股份2016年6月3日披露,李欣持有的2783.58萬股股份已全部處于質押狀態,質權人為浙商證券的全資子公司浙商資管。另外,杭州市中院經浙商資管的申請,已于當年5月對李欣持有的上述股份進行了司法凍結。

  銀江股份轉而向浙江省高院提起對李欣的民事訴訟,並申請法院對李欣名下股份及其他資産進行財産保全。1個月後,公司公告,上述股份已被法院輪候凍結。

  股權歸屬爭議

  2017年8月,銀江股份收到浙江省高院的《民事判決書》,法院判決李欣向公司交付2524.02萬股股份,如不能足額交付,則應將不足部分折算為補償金進行支付。隨後,李欣不服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但終審依然維持原判。

  隨後,銀江股份就該事項向李欣、浙商資管提起了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然而法院一審與二審均判決銀江股份敗訴。

  銀江股份稱,浙商資管是浙商證券的全資子公司,同時浙商證券又是銀江股份與亞太安訊重大資産重組的保薦機構,因此李欣與浙商資管的股票質押具有主觀惡意,存在幫助李欣躲避證券合規監管、逃避巨額債務的嫌疑,給公司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應屬于違法違規行為”。據此,公司再向杭州市中院提起訴訟,並于今年6月22日獲法院受理。

  盡管銀江股份表示將繼續依法追究浙商證券、浙商資管及李欣的相關責任,並要求賠償損失,但隨著李欣所持2781.38萬股股份進入司法拍賣程式,公司對李欣的應回購股份的金融資産已不存在。根據浙江省高院與最高法院的判決結果,公司股份回購權利轉變為公司對李欣形成2.43億元債權。對此,公司坦言,“追回的補償款數額尚存在不確定性”。

  在7月20日的公告中,公司提醒本次拍賣的股票尚為限售股,且暫不符合解除限售條件,並提示了相應的競拍風險。

  隨著此次股權流拍,這場由資産收購“埋雷”,對賭失敗“發酵”,股權質押“引爆”的糾葛,仍然“未完待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MSCI納入A股權重翻倍 海外長線資金持續流入可期
    MSCI宣布,將實施納入A股的第二步,把現有A股的納入因子從2.5%提高至5%,另外,還有10只A股將以5%的納入因子新加入,使得納入MSCI的A股增加至236只,合計佔MSCI新興市場指數權重的0.75%。
    2018-08-15 07:32:47
  • 重慶:5家科技型企業獲股權融資逾4億元
    記者從重慶市金融辦獲悉,重慶相關金融機構和行業協會日前共同舉辦科技型企業專場投融資對接會,幫助重慶科技型企業向股權投資機構尋求融資機會,5家科技型企業通過對接會融資4億余元。
    2018-08-13 16:17:43
  • “黑天鵝”頻現擾動業績 券商積極紓解股權質押風險
    近期A股市場上市公司“黑天鵝”頻現,多只個股股價跌破股權質押的預警線或平倉線,使得股權質押風險再度受到市場關注。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到,作為股權質押的質權人,一些券商也因此陷入被動,股權質押給券商帶來的業績壓力浮現。不過,無論是上市公司股東,還是券商等質權人,都在積極尋找方法化解風險。市場人士認為,股權質押業務風險整體可控,但需防范個股風險。
    2018-08-11 07:52:55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四川:則曲河谷美
四川:則曲河谷美
熊貓姐妹花“落戶”吉林長春
熊貓姐妹花“落戶”吉林長春
內蒙古綠色明珠蘇木山
內蒙古綠色明珠蘇木山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306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