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紹興市追回潛逃22年要犯:任你"天涯海角" 難逃"天網恢恢"
2018-08-19 08:54:12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浙江省紹興市追回潛逃22年要犯:任你"天涯海角" 難逃"天網恢恢"

  “韓漢均被抓住啦!”

  “是不是22年前逃到國外去的那個物資局長?”

  “聽説是從海南抓回來的,也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了!”

  ……

  2017年12月7日,浙江省紹興市紀委監委微信公眾號發布一則題為“畏罪潛逃22年 終于被逮住了”的消息,點擊閱讀量瞬間破萬,重新喚起了“老紹興”們對紹興市原物資局黨委書記、局長韓漢均畏罪潛逃的記憶。近日,韓漢均因犯玩忽職守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神秘失蹤,一個匿名電話使行蹤更顯撲朔迷離

  1995年,韓漢均40歲,任紹興市物資局局長、市物資(集團)總公司總經理。1995年9月8日,這位別人眼中前途一片光明的韓局長讓單位駕駛員將他送到杭州後,説了一句“你先回紹興吧,我自己回去”,從此消失在了茫茫人海、音訊全無。

  同年9月28日,紹興市人民檢察院以玩忽職守罪對韓漢均立案偵查。10月6日,浙江省公安廳對其發出通緝令。

  鑒于該案案情重大、社會關注度極高,紹興市紀委、市公安局、市檢察院專門抽調人員成立了“9.8”專案組辦理此案。

  1996年8月13日,專案組接到了一個匿名舉報電話,舉報人稱聽一個樓姓溫商講,韓漢均已逃往美國;9月5日,又獲悉有人在香港看到過韓漢均,説他途經香港去了泰國;10月,專案組人員通過相關人員了解到,韓漢均曾説起過要逃往南非……

  “1995、1996年,關于韓漢均去向的消息滿天飛。”一位曾經參與追捕韓漢均的老同志告訴我們,專案組對這些消息進行了分析研判,並尋找相關人員進行了核實,但核實的結果,要麼是“煙幕彈”,要麼就是相關人員主觀臆測。“我們還圍繞韓漢均的關係網開展了大量的布控和調查,但都沒有發現韓漢均去向的線索。”

  此後的20年,歲月流轉、人事更替,對韓漢均的追捕雖從未中止,但辦案人員輾轉各地,都是無功而返。

  眾裏尋他,一次改革為多年搜尋帶來轉機

  2016年11月,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拉開序幕,中共中央決定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設立各級監察委員會。2017年4月,紹興市監委成立,追逃追贓工作力度進一步加強,對該市所有在逃案件全面實行“專案專辦”,一批失蹤多年的在逃人員短時間內迅速歸案,韓漢均的去向也逐漸顯露。

  2017年10月的一天,紹興市委反腐敗協調小組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收到一份來自公安機關的研判報告,發現韓漢均疑似化名“馬某”,“漂白”後在海南省海口市生活,且已再婚並育有一女。

  紹興市紀委監委立即召集追逃追贓辦有關成員單位分析研判,並當場確定由一名監委領導擔任追逃小組組長,統籌協調對韓漢均的蹤跡進行跟蹤核實。隨後兩個月,追逃小組對相關線索、信息進行了更為深入細致的核查,初步確認“馬某”就是韓漢均,並第一時間通過公安機關對其進行了布控。

  長途奔襲,一場抓捕行動緊鑼密鼓直指目標

  2017年12月4日,由紹興市紀委監委和市公安局一行5人組成的追逃小組踏上飛往海口的航班,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抓捕韓漢均。

  “根據事先擬定的抓捕計劃,我們馬上與海口市公安局取得聯係,並于當晚前往他可能出入的部分地點踏勘。”追逃小組成員説,考慮到他女兒年紀尚小,當面抓捕可能對她成長不利,我們決定在其住處附近對其實施抓捕,同時盡量做到不當著其女兒的面進行。

  12月6日14時許,正是當地小學生下午上課時間,追逃小組的辦案人員發現一名頭發花白、戴著墨鏡、年逾六十的老人拎著書包,帶著一個小女孩走下樓梯。“對,就是他,跟上去,注意抓捕時機。”辦案人員立即行動,兵分三路緊隨其後。10分鐘後,其女兒走進了校門,辦案人員隨後上前抓住了“馬某”的胳膊。

  “韓漢均,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

  “知道,抓我的人。”一陣沉默後,韓漢均説,“這幾年,我經常在關注國家反腐形勢,在這樣的大勢下,我被抓是早晚的事,這對我也是個解脫。”

  追悔莫及,一個瘋狂賭徒的末路逃亡

  韓漢均為什麼要玩“失蹤”,這些年他又過得怎麼樣?困惑“老紹興”們20多年的答案隨著其歸案一一揭曉。

  被抓後,追逃小組工作人員隨即對韓漢均進行了訊問,得知的真相讓人震驚:1994年年初至1995年8月間,韓漢均多次違反規定,擅自調用巨額資金投入期貨交易,造成物資總公司經濟損失近6000萬元。

  “我們知道老韓炒期貨虧了錢,但沒想到虧了這麼多,這在當時可是天文數字啊!”他原單位的一些同事又驚又氣,“好好的一個物資總公司就因為這事敗落了。”

  “1994、1995年,我用公司賬戶做期貨虧了很多錢,但當時就像個賭徒一樣,結果卻是越虧越多。”韓漢均説。帶著畏懼和愧疚,他先逃到了廣州,又來到了海口。剛到海口的那段時間,因為怕被發現,韓漢均不敢外出工作,只能在出租屋裏通過炒股維持生計。“2006年,我認識了現在的妻子,2010年我們結了婚……我對不起現在的妻子,欺騙了她,更對不起年幼的女兒……”

  據悉,監察體制改革以來,紹興市委把追逃追贓防逃工作納入全市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總體部署。2017年7月至今,該市已成功追回外逃國家工作人員5名,形成了震懾與聲勢,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和社會效果。(周偉林)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伊姆蘭·汗宣誓就任巴基斯坦政府總理
伊姆蘭·汗宣誓就任巴基斯坦政府總理
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去世
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去世
西安:在博物館與文物修復“零距離”
西安:在博物館與文物修復“零距離”
援外中醫在馬耳他
援外中醫在馬耳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291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