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家庭雇菲傭有何風險 雇外籍保姆當心被罰
2018-08-19 08:43:1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宣傳菲傭的家政公司經營范圍均無外籍保姆中介服務 菲傭在內地就業屬違法行為

  家庭雇菲傭有何風險

  不少家政公司在網上推廣“菲傭服務”,宣傳噱頭不約而同:“英語好、脾氣好、特勤快、很忠誠……”然而,雇用這些看上去“很完美”的菲傭其實存在家政公司簡介與本人實際情況有出入、沒有試用期、體檢結果不明等諸多風險。當然,最大風險就是一旦被警方發現,菲傭將被遣返回國,雇主還將面臨罰款等處罰。

  一個悶熱的上午,北京大興區舊宮一個居民小區的兩居室裏,菲律賓女子雪莉和另外三位同胞姐妹正在學做中國菜——尖椒馬鈴薯絲。不一會兒將有中國雇主到府面試。此前,她們做飯、唱英文歌的視頻被家政公司挂到網上推廣菲傭服務,“英語導師、貼心保姆”是菲傭家政服務最大賣點。然而即將登門的雇主並不知道其中暗藏風險:這些看上去“完美”的菲傭持旅遊簽證在中國打工屬于違法行為。

  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了解到,盡管雇菲傭違法,但仍有一些家政公司瞄準這一市場,將外籍勞務人員以旅遊者身份帶入內地,線上推廣外籍保姆服務。據了解,目前北京家政市場上菲傭薪金為每月7000元至1萬元。此外,家政公司每年還向雇主收取2萬元的服務費。法律人士提醒,菲傭不僅有非法務工問題,有的還存在簽證過期問題,屬于非法滯留。警方一旦發現,菲傭將被遣返回國,雇主則落得人財兩空。

  現象

  家政公司網上大肆宣傳菲傭服務

  北京市民姜女士最近在微博上看到一則家政公司廣告:“專業菲傭,英文水準高,能力強,擅長照顧小孩,對工作一絲不茍……”這令姜女士立刻動了心:“如果保姆能天天跟兒子用英語溝通,那相當于請個保姆加英語教師,挺劃算啊。”

  北青報記者在互聯網上發現,打著“菲傭服務”廣告的家政公司還真不少。有菲傭家政網、菲傭保姆公司、嘉爵菲傭網、深圳銘月家政、和睦家政、中諾金管家等,宣傳噱頭不約而同:“英語好、脾氣好、特勤快、很忠誠……”讓人感覺是花了一份工錢請了兩個人打工。

  在其中一家菲傭網站上,展示著十幾張菲傭、印傭的半身像照片,照片下面還配有不同編號,比如“女傭AM-3806”“女傭LF-837”,顯得十分神秘。北青報記者以顧客的身份進行咨詢,一位昵稱“安娜”的線上客服人員立即要求加微信溝通具體事宜。在微信聊天中,安娜稱,他們的家政公司在河北燕郊,但是服務面向全國,目前有三四個菲傭正在待崗。“月薪8000元,英文熟練,會簡單中文,沒有任何資格證書。”安娜介紹説。

  但是當北青報記者提出想去公司親眼看看待選菲傭的時候,卻被安娜一口回絕:“我們都是在網上發資料、發視頻給您,您確定好雇用哪位之後,就和我們公司在網上簽合同,然後付2萬元中介費,我們直接送阿姨去您家裏。”關于菲傭試用期的問題,安娜説,菲傭沒有試用期,“如果您覺得不合適,我們包換,直到您滿意為止。”隨後,安娜發了三段視頻過來,每段視頻都有一名東南亞女子用英語或用中文進行自我介紹,內容包括姓名、特長、從業經歷等等。

  在新浪微博上,中諾金管家也正在推銷菲傭服務,廣告語是“家有菲傭,生活輕松”“英文水準高,擅長照顧小孩,接受過各種家政培訓,對工作一絲不茍”,還上傳了 菲傭做家務、唱英文歌、跳舞的幾段視頻。北青報記者觀察發現,這些菲傭雖然英文説得很流利,但是發音非常不準,帶有濃重的東南亞國家口音,且語法粗糙,毛病很多。如果家長想以找保姆的方式給孩子找個英文老師,讓孩子從小學一口純正的菲式英語,恐怕是個錯誤的選擇。

  暗訪

  菲傭家政公司藏身偏僻小區

  北青報記者隨後找到了一家允許到府“選菲傭”的家政公司進行暗訪。

  從城鐵亦莊線舊宮站B口出來,向南走大約2.5公里來到一處安靜的居民小區。這裏位置偏僻,不通公交車。黑車司機説:“這裏是商住房。”但是走在小區裏看不到任何公司標牌。這時候北青報記者才發現,此前家政公司聯繫人小陳微信發來的位置共用是該小區花園,如果沒有熟人指引,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這裏面還藏著個菲傭家政公司。

  “你們公司在哪個樓幾號房間呢?”站在小區樓宇之間的小路上,北青報記者再次打電話向小陳確認公司具體位置。“8號樓904。”小陳説。但即使是進了8號樓的一層大廳,也沒有找到公司的標識資訊。

  走出9層電梯,才發現此時樓道裏漆黑一片,沒有一盞照明燈。隨著身後電梯門“哐”地一關,四周立即伸手不見五指。在黑暗之中記者趕緊摸出手機,借著手電筒的光亮摸索了半天,總算找到了904房間。在房門被打開的那一剎那,光線從房間裏傾瀉而出,讓人的眼睛很不適應。開門的正是小陳。

  這是一間普通兩居室,總面積目測大約在80至90平方米,中間客廳被布置成了辦公區,四名年輕男女員工正面對電腦忙碌。狹窄的廚房裏擠著好幾個人,仔細一看,原來是四名東南亞模樣的年輕女子正跟著一名中國男子學做飯。菜板上有切好的韭菜、馬鈴薯絲,爐灶上的炒鍋正冒著熱氣。那兩天北京天氣非常悶熱,該公司空間小、人員多,空調又不給力,十幾名工作人員被熱得夠嗆,個個臉上都在冒汗,工作環境看上去比較艱苦。

  小陳引導北青報記者來到另一個房間,這裏是公司王總的辦公室,相對涼快一點。“我們本來還有四個菲傭待崗,昨天讓雇主帶走一個。”王總説。她是一位胖胖的、戴眼鏡女士。不一會兒,小陳拿來了三名菲傭資料逐一介紹:“雪莉會做麵條、會包餃子,英文歌唱得不錯,既有照顧老人的經驗,也有帶寶寶的經驗,特別善于幼兒英語啟蒙。珊迪學歷很高,碩士畢業,在大學學的是電腦專業……”小陳還特別強調:“她們都特別勤快的,擦地板都是跪在地上擦呢。”

  在詳細詢問了北青報記者家的住宅面積、家屬情況之後,王總給出菲傭每月薪酬7000元至1萬元的報價。“菲傭情況不同價位不同,”王總説,“一般來講菲傭英語水準越好、家政技能越好,工資就越高。”但是在進一步採訪中,北青報記者發現,菲傭們看上去很不錯,但是這種頗有神秘感的菲傭市場有很多疑點令人不解,暗藏種種風險。

  調查

  家政公司均未注冊外籍保姆服務項目

  隨後,北青報記者在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係統、北京市企業信用資訊係統上,對上述提供菲傭服務的家政公司進行查詢發現,這些公司的經營范圍內均沒有列出涉外籍用人服務項目。

  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係統顯示,嘉爵菲傭網的運營方——廣州嘉爵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日期為2016年9月,經營范圍是職業中介服務、家庭服務、洗衣服務、生活清洗、消毒服務等。

  深圳銘月家政網主頁上介紹,深圳市銘月貿易有限公司旗下品牌銘月家政服務,是一家專業的高端涉外傭來華工作,為社會各界人士提供優質家政服務人員和母嬰健康咨詢與服務的服務公司。然而北青報記者在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係統上查詢,該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25日,注冊經營范圍是通訊配件、電子元器件、電子産品、家用電器等。

  中諾金管家的運營方為北京中諾新科科技有限公司,工商注冊經營范圍是技術開發、軟件開發、會展活動、家政服務、教育咨詢等,也沒有外籍保姆中介服務項目。

  值得一提的是,公開資訊顯示,廣州和深圳的兩家企業均已被列入工商部門經營異常名錄。

  提示

  雇外籍保姆當心被罰

  在互聯網家政市場上,北青報記者還看到,除了菲傭,一些家政公司還能提供各種國籍的保姆,比如印尼籍、泰籍、緬籍等等。

  對于上述問題,有法律人士提醒雇主家庭,外籍保姆在內地就業屬違法行為。據了解,目前我國保護國內低端勞動力市場,不允許境外低端勞動力到國內打工。像菲傭這樣純粹的勞務輸入則無法取得工作簽證,持有旅遊簽證打工屬于違法,情節嚴重的將受到拘留並罰款的處罰,且非法雇用的雇主也要受到罰款等處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八十條:外國人非法就業的,處以五千元以上二萬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以五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並處以罰款。介紹外國人非法就業的,對個人處每非法介紹一個五千元,總額不超過五萬元的罰款;對單位處總額不超過十萬元的罰款。

  此外,法律專家還提醒,由于雇主和中介及菲傭三方是在違法的前提下簽訂的雇用合同,因此對于雇主來説,這也是無效合同。

  觀察

  “菲傭熱”的病根在于好保姆難找

  去年8月初,“北京、上海、廈門等5個大城市即將開放雇用菲傭,月薪高達1.3萬元”的消息迅速引發熱議,但很快就被官方辟謠。該傳聞之所以能夠一石激起千層浪,是因為它確實擊中了目前社會需求的一個痛點:稱心的保姆實在是太難找了。在採訪中,有市民吐糟家裏的保姆欺負老人:煮五個雞蛋,自己一口氣吃仨,給老人一人吃一個,惹老人心裏不痛快;還有小偷小摸行為:保姆被辭退一段時間之後,老人才發現櫃子裏的床上四件套禮品盒只剩下空殼,裏面的床單、被罩、枕套早被保姆悉數偷走。

  説起找保姆,幾乎家家都有一部辛酸史。如何規范家政行業,如何提高保姆的職業素質和服務水準,成為社會各界的普遍關注。然而,規范家政行業、提高保姆職業素質和服務水準説易行難。在國內,家政服務雖然長期以來都被定位為低端勞務,但在一線城市保姆收入已接近普通辦公室職員,不過其提供的服務卻常常被雇主家庭抱怨。因此,保姆行業如何吸引高素質人才,如何實現行業的規范化、成熟化,如何實現行業內部的自我教育、自我培訓和自我提高,已成為亟待破解的難題。(記者 趙新培)

  關注

  雇菲傭有哪些隱患

  隱患一:家政公司簡介與菲傭自述不符

  28歲的雪莉長著一對漂亮的大眼睛,瘦瘦小小,皮膚黝黑。她説話時語速很快,英文中帶有明顯的菲律賓腔,很是考驗對方聽力。中文水準很差,只會説“太太好”。面試當天,雪莉正在跟著家政公司的培訓老師學做中國菜,一共四個菜品:韭菜炒雞蛋、雪菜肉末炒香芹、尖椒馬鈴薯絲、鹵水蛋。據雪莉説,她有兩個孩子,一個4歲,一個8歲,目前跟著姥姥一起在菲律賓生活,“丈夫跟另外一個女人跑了”。

  再看家政公司所提供的文字資料,就會發現雙方所述事實有很大出入。雪莉的中文簡介上顯示,她已婚並有一子。而事實上雪莉離異,有兩個孩子。此外,雪莉教育背景也有自相矛盾之處,比如,雪莉學歷是大學,但是資料又顯示她21歲就已經工作了,工作內容是照顧一名老人。雖然都不是什麼關鍵性的資訊,但是令人感覺很不舒服,對家政公司的信任度大打折扣。

  隱患二:菲傭沒有試用期

  在工資方面,王總表示,菲傭的工資由雇主直接支付給公司,“微信、支付寶都行,但是雇主不能直接把工資付給菲傭。”如果雇主看好了菲傭,就與公司簽訂合同,“我們目前有兩種合同,一種是一年雇用期合同,中介費2萬元;另一種是兩年雇用期合同,中介費是3萬元。”據稱,這些費用所涵蓋的服務內容包括,前期人員運作和培訓、後期調解雇主與菲傭之間的矛盾等。雇主可以有兩次免費調換菲傭的權利,調換人員次數超過兩次的,之後每次調換將收取1000元至2000元不等的費用。

  當北青報記者提出有沒有試用期的時候,王總稱:“我們的雇主一般都是現場看看,感覺不錯的就直接帶走了,如果您非想試工的話,只能試一到兩天,但前提是先交中介費。”實際上,這與北青報記者咨詢的上一家菲傭家政公司一樣,根本沒有試用期。

  隱患三:簽證由家政公司“統一管理”

  關于菲傭的護照問題,據了解,該家政公司的菲傭護照由公司統一管理,如果雇主需要,“比如雇主出去旅遊探親需要菲傭陪同,我們可以將護照郵寄到您家裏,您用完之後再給我們寄回來。”王總説。

  不過對于雇主來講,最重要的是菲傭的簽證類別和簽證期限。在採訪中,王總稱,菲傭所持簽證均為旅遊簽證。按照我國法律,旅遊簽證不得打工。而且旅遊簽證最多只能在中國持續停留3個月。那麼,3個月後簽證到期了該怎麼辦呢?對于這個問題,王總沒有正面回應:“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們公司會全權負責。”然而,北青報記者查詢發現,按照我國出入境管理規定,旅遊簽證到期者必須離境。如果簽證過期,每天罰款人民幣500元。所以很多菲傭簽證過期,交不起高額罰款,幹脆就成了非法滯留人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人入境出境管理法》第二十九條規定,對于非法入境、出境的,在中國境內非法居留或者停留的,未持有效旅行證件前往不對外國人開放的地區旅行的,偽造、涂改、冒用、轉讓入境、出境證件的,縣級以上公安機關可以處以警告、罰款或者十日以下拘留處罰;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事情的最後結果就是菲傭被遣返回國,中國雇主落得人財兩空。

  隱患四:菲傭都沒上臨時戶口

  面試中,菲傭雪莉稱自己是上周到達中國的,北青報記者隨即詢問雪莉是否有臨時戶口,王總回答,雪莉還沒有報臨時戶口,“我們已經有20多個菲傭陸續上戶,您可是第一個提出臨時戶口這個問題的。”旁邊的小陳也隨聲附和:“我們菲傭業務也運作很長時間了,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問題。”

  當北青報記者表示擔心家裏添了一名外籍人士,會被鄰居舉報,會被社區民警詢問,王總立即安慰北青報記者:“可以跟民警解釋,菲傭是統一由家政公司管理,可以讓民警直接找我們,我們可以配合民警所有工作。”很顯然,這位家政公司老板對北京的戶籍管理制度完全不了解。根據中國法律規定,境外人員在旅館以外的其他住所居住的,應當在入住後24小時內由本人或留宿人,向居住地的公安機關辦理登記,未按規定辦理登記的,公安機關給予警告,並處以2000元以下罰款。

  隱患五:只提供“看不懂”的英文體檢證明

  當北青報記者表示還比較關注菲傭身體健康問題時,王總立即拿出手機調出一張照片給北青報記者觀看,據她稱這張照片拍的是雪莉的英文體檢證明。“我們在菲律賓就給她們都做了健康體檢,”她説,“你就放心吧,身體不好的我們也不會把她們帶過來的。”

  然而,當北青報記者希望王總能將這份體檢報告逐一進行解讀時,王總卻支支吾吾起來,顯然她也搞不清楚上面寫的是什麼。最後她説:“如果你實在不放心的話,就帶她再去做一次體檢,體檢費用由你自己承擔。”就在北青報記者表示猶豫不決,還需要跟家裏人商量一下的時候,王總則催促北青報記者:“最好今天能把5000元定金交了,我們的菲傭很搶手的,這個雪莉,已經有人交過5000元定金了。”這令北青報記者頗感意外,家政公司竟然利用一名菲傭收取兩份定金。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 菲傭入境的隱秘江湖:中介做菲傭"生意"年賺千萬
    近年來,隨著市民生活水準提高、工作節奏加快以及消費觀念轉變,家政服務市場需求越來越大,高端家政人員更“千金難求”,雇外傭有了更大市場,進而催生“外傭”黑中介服務。
    2017-09-04 11:09:02
  • “菲傭來了”引熱議 將給家政市場帶來怎樣影響?
    日前,有媒體援引《菲律賓星報》報道稱,北京、上海、廈門等5大城市將放開菲傭雇傭市場。該消息一出,盡管被指真實性仍有待進一步證實,但在網絡上還是引發社會各界持續熱議。
    2017-08-23 09:06:55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伊姆蘭·汗宣誓就任巴基斯坦政府總理
伊姆蘭·汗宣誓就任巴基斯坦政府總理
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去世
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去世
西安:在博物館與文物修復“零距離”
西安:在博物館與文物修復“零距離”
援外中醫在馬爾他
援外中醫在馬爾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291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