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風險權重仍有下調空間 債轉股落地料提速
2018-08-17 10:57:43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多項利好政策正為市場化債轉股“清障”。業內人士認為,商業銀行債轉股股權風險權重仍有下調空間,市場化退出渠道有望拓寬。在一係列政策護航下,債轉股落地將提速。

  政策發酵 多家銀行動作頻頻

  本輪市場化債轉股自啟動以來,資金募集不易一直是參與機構面臨的難題。多位業內專家認為,在政策鋪路之下,銀行參與債轉股積極性將進一步提升,未來或有更多股份制銀行參與到債轉股中,債轉股項目落地將提速。

  監管層出臺的多重利好政策逐步發酵。6月央行通過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5000億元,用于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項目;銀保監會印發的《金融資産投資公司管理辦法(試行)》則引導金融資産投資公司市場化籌集資金,提出包括允許金融資産投資公司設立附屬機構申請成為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管理人等;8月發改委等五部委印發的《2018年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要點》要求,拓寬實施機構融資渠道。

  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金融司司長陳洪宛16日表示,截至7月31日,市場化債轉股簽約金額達到17325億元,資金到位3516億元,資金到位率20.29%,涉及資産負債率較高的115家優質企業。

  國有大行開始搶先布局私募基金領域,為解決資金來源問題作出新嘗試。工行債轉股實施機構——工銀金融資産投資有限公司于近日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完成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農銀金融資産投資有限公司也于近日注冊成立了私募基金子公司——農銀資本管理有限公司,這是首家銀行係債轉股實施機構設立的私募基金子公司。

  畢馬威中國重組咨詢服務主管合夥人彭富強表示:“如果可以通過債券回購、同業拆借、同業借款等方式融入資金,減輕資本金和成本壓力,同時打開募集資金的渠道方式等,對進一步推動市場化債轉股項目是一個方法和手段。”

  另外,在實施機構方面,從股份行看,中信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肖斐斐表示,短期內依托大行子公司開展交叉“債轉股”並提供資金支持,出于定價、風控、盈利等方面考量,其自身也有較強動力單獨申設金融資産投資公司,該類銀行有望成為下階段擴容主力。

  在業內人士看來,股份行發起設立債轉股實施機構需監管進一步明確。浦發銀行金融市場部總經理薛宏立表示,“目前股份制銀行還沒有債轉股實施公司,所以即便風險權重降低,對股份制銀行來説,仍然很難推進操作。目前看,對于股份行設立債轉股子公司的監管辦法有待進一步明確。當前對于資管子公司的管理辦法還未出臺,由于二者都是資管類子公司,未來若把資管子公司和債轉股子公司合二為一,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途徑。”

  風險權重仍有下調空間

  除資金來源以外,資本約束是銀行開展市場化債轉股面臨的一大難點。銀保監會發布的《關于市場化債轉股股權風險權重的通知》,明確商業銀行因市場化債轉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的風險權重為250%,持有非上市公司股權的風險權重為400%。

  多位專家認為,調降市場化債轉股風險權重將對降低債轉股資本佔用問題作用明顯。

  根據此前《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規定,銀行被動持有的對工商企業股權投資在法律規定處分期限內,即兩年內的風險權重為400%,兩年以後的資産權重將升至1250%。

  業內人士認為,這意味著子公司規模越大,持有的股權越多,對母銀行的資本損耗越嚴重。

  “降低風險權重可被視為鼓勵銀行積極參與債轉股,同時確保對不同類別或背景的企業有不同的風險控制。”彭富強表示,針對某些相對優質的債轉股目標企業,比如上市公司,降低銀行風險權重的壓力是一種雙向積極的鼓勵。一方面,為企業帶來更靈活的流動性支持和優化股權結構的機會;另一方面,創造一個讓投資者和金融資産投資公司更容易實現退出的方向。

  與此同時,風險權重仍有下調空間。在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看來,“債轉股並不是銀行憑空轉化出來的股權,而是在已經形成的貸款基礎之上,通過和企業協商來重新安排融資結構,一方面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改善企業融資結構,另一方面有效化解銀行信用風險。但債轉股風險權重從貸款的100%變為轉股後的400%,會帶來銀行資本佔用的上升,從而影響銀行積極性。”

  興業研究宏觀分析師郭于瑋認為,盡管日前銀保監會調低市場化債轉股股權風險權重,但仍顯著高于企業貸款100%的風險權重。而且目前商業銀行難以通過股市增發,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債轉股將使銀行資本充足率進一步承壓。

  豐富市場化退出方式

  事實上,在市場化債轉股推進過程中,一直呈現出簽約多、落地難問題。多位專家認為,退出機制不健全也是掣肘之一。

  發改委等五部委聯合發布的《2018年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要點》中要求,完善轉股資産交易機制,研究依托多層次資本市場集中開展轉股資産交易,提高轉股資産流動性,拓寬退出渠道。完成時間是2018年底前。

  “正是退出這一難題,使得投資者或參與方會自然地偏向選擇已經上市的企業為債轉股對象。”彭富強表示,但對于上市企業來説,無論是債權轉股權的定價或未來新投資者的參與程度,都存在更多利益上的博弈,這也增加了落實債轉股的難度。

  從另一個角度説,彭富強認為,如果債轉股的方案裏有明確和可行的重組方案,引入新的現代化管理制度去增加債轉股對象企業的市場競爭和盈利能力,同時在債權轉股權的定價中有合理和科學的依據支持,無論公司未來是否上市,企業和股東股權的價值都會得到提升。

  多位專家建議,可以針對不同類債轉股企業豐富市場化退出方式。中原證券研究所所長王博認為,銀行的退出機制不健全,尤其是非上市債轉股股權的退出問題給銀行帶來了一定困擾,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銀行參與債轉股的積極性,完善轉股資産交易機制是改善這一困難的本質途徑。在此過程中,可考慮建立專門的債轉股股權交易市場,與其他交易獨立開來,為股權退出問題提供更簡潔直接的方法。同時,除了機制的完善,針對非上市債轉股股權的退出問題,可以通過證券交易所上市或股東回購的渠道解決問題。

  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表示,對于不具備上市能力,但具有充實現金流的債轉股企業,可以考慮將債權轉“優先股”,延緩企業債務清償壓力,事後通過股權回購等方式實現退出。對已上市債轉股企業,通過參與企業股份制改造,完善債轉股估值定價體係,充分考慮債轉股企業的時間價值,在企業實現扭虧為盈時能夠回購股權,即使無法回購的也可以通過多層次資本市場變現,降低參與者的機會成本。(記者 歐陽劍環 彭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船兒歸來魚滿艙
船兒歸來魚滿艙
曬秋
曬秋
超震撼實彈發射瞬間
超震撼實彈發射瞬間
青少年“扎堆”世界機器人大會
青少年“扎堆”世界機器人大會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28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