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銀行間市場“錢多煩惱” 破題尚待政策合力
2018-08-14 07:55:43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越來越多的銀行間市場人士,正在為“錢多”而煩惱。

  今年尤其是7月以來,貨幣政策轉向寬松所釋放的流動性大量淤積在銀行間市場,“碾壓”了利率債和高評級信用債的收益,並讓回購利率和同業存單利率也雙雙大幅下行。8月8日,存款類機構7天期回購利率更是創下近30個月以來新低。為此,一些市場人士開始擔憂“無資産可投”。一些淤積在銀行間的資金轉而投向收益稍高的貨幣基金,卻受到基金公司“冷眼相迎”——基金經理也在為缺乏可投資産而發愁。

  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中,幾乎每一個身處其中的金融人士都認為,只有讓淤積的資金有效流向實體經濟才能真正解困。但是,由于對信用風險,尤其是民企信用風險的擔心,金融機構基于“個體理性”,投向實體的資金依舊有限。業內人士指出,破解這一難題,需要係統政策支持。

  所幸,這一問題已被監管層關注。8月10日,央行指出,央行在將流動性注入銀行體係後,能否有效運用和傳導出去,還取決于資金供求雙方的意願和能力。8月11日,銀保監會發文指出,進一步調動基層信貸投放積極性。

  銀行間擁擠的交易

  進入八月,阿榮(化名)有種鹹魚翻身的感覺。

  作為上海一家保險資管公司的資金交易員,阿榮需每天在銀行間市場籌措資金平掉頭寸——用阿榮的話説,是“跪求”銀行出錢。但近來情形發生變化。阿榮説:“以往是求著銀行出錢,而且還得在加權價格基礎上再上浮10-50bp;最近,非但不用加價,銀行還主動找上門來給借錢,真是幸福感爆棚。”

  其實,阿榮的這種“幸福”,是“合理充裕”的流動性淤積在銀行間市場的結果。

  今年,尤其是7月以來,在央行兩次降準、投放5020億1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等操作後,商業銀行流動性大幅提高。但這些流動性並未通過信貸等途徑有效流向實體經濟,而是淤積在銀行間市場,尤其是淤積在短久期利率債和高等級信用債上,極大壓低了這兩類資産的收益率。Wind數據顯示,截至8月10日,1年期國債收益率由年初的3.68%下降到2.73%,1年期AAA級中短期票據到期收益率由年初的5.06%下降到3.56%。

  這意味著,對活躍在銀行間市場的各類金融機構而言,尤其是面臨增配壓力的銀行,利率債和高等級信用債的配置價值大打折扣。某合資銀行金融同業部負責人説,對中小銀行而言,其負債端成本大多在4%以上,但目前AAA級信用債收益率無法覆蓋負債端成本。

  近期,一些淤積在銀行間的資金只好將目光更多轉向質押式回購和同業存單。在資金“碾壓”之下,回購利率和同業存單利率也雙雙大幅下行。Wind數據顯示,8月8日,存款類機構隔夜回購利率DR001為1.45%;7天期回購利率DR007為2.25%,創下近30個月以來新低。

  所以,當阿榮用質押式回購“借錢”幸福感爆棚時,一些固定收益投資經理們感受到的,卻是擁擠的交易及隱約可見的“資産荒”。對于固收人士而言,上一次感受到“擁擠的交易”是在2016年,彼時正值“資産荒”。對此,前述合資銀行金融同業部總經理指出,2016年時,銀行投放資産都比較正常,當時也沒有大規模爆發過違約事件,銀行的資産擴張還在進行,陷入資産荒的原因在于利率水平太低。但現在是資金流向實體經濟的途徑有所收窄,銀行間市場和實體經濟脫節。

  貨幣基金的苦惱

  淤積在銀行間的資金在繼續尋找出路,這讓曾經渴求機構資金的貨幣基金經理老王(化名)有些苦惱。

  “最近,來申購貨基的機構資金多的有些誇張,其中主要是銀行資金。”老王説,相比非銀機構,銀行在資金運用上反應較慢,錯過了之前利率債和高等級信用債的配置時機;再加上銀行有不斷到期的資金需要投放,配置壓力較大。于是涌向了貨幣基金。

  涌向貨幣基金的,不只是銀行。一家頭部券商的資金交易人士透露:“最近我們公司的一部分錢也買貨基了,實在沒地方可去。”某基金公司銷售總監表示,從7月份開始就明顯感到機構在加大申購貨基。貨基如此受機構青睞,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貨幣基金流動性比同業存單高,可滿足機構對流動性的需求;二是貨基前期配置資産收益率相對較高,在目前市場環境下對機構新增資金有一定吸引力。

  但是,面對涌入的機構資金,老王和不少貨幣基金經理感受到的,卻是“無米下鍋”的尷尬和收益率下行的壓力。老王坦言:“現在申購的錢多不知道該投啥。在今年5、6月份的時候,3個月期國有股份制銀行同業存單的利率還能達到4.5%,現在只有2%左右,而隔夜資金價格在1.4%附近,期限利差太小了。”

  與此同時,市場利率下行壓力已傳導到貨幣基金。較有代表性的天弘余額寶8月13日七日年化收益為3.33%,在7月31日其收益為3.44%,6月30日為3.74%。

  “如大量增量資金進來,會進一步攤薄收益。”前述基金公司銷售總監表示,基金公司也要在規模和收益間做一個平衡,所以有的公司已針對機構資金限購貨幣基金了。

  老王坦言:“現在銀行把錢投我這裏,我也只能是‘滾回購’、買同業存單。整個資金還是在銀行間市場空轉”。

  政策合力破解難題

  顯然,淤積的資金讓銀行間市場的日子並不好過。在採訪中,幾乎每一個身處其中的金融人士都認為,只有讓淤積的資金有效流向實體經濟才能真正解困。

  但這是個難題。投資信用債是銀行間資金流向實體經濟的一大途徑,不過,一家大型城商行同業投資負責人坦言:“在近期監管一係列支持銀行投資低評級信用債(AA級)的政策下,我們在信用債投資上也計劃信用下沉,但最多也就是下沉到AA+,投AA必須是表內的授信客戶。在信用下沉方面,大行如果帶頭,小行才會跟上。”

  老王認為,貨幣政策轉向寬松是為了寬信用,但是金融機構對信用風險,尤其是民企的信用風險比較擔心。他説:“一季度的債市違約潮引發了機構的擔憂,不少銀行不想給民營企業放貸款,做投資的機構也不想買民企債,低評級信用債收益即使達到8%以上也少有機構敢買。”

  “近期交流下來,還是能感受到銀行對中小民企信貸投放、資金支持的謹慎。”某外資銀行前高管認為,基于“個體理性”,單個金融機構很難“單兵突進”,最終可能會形成類似“囚徒困境”的局面。因此,引導資金從銀行間流向實體經濟,需要係統政策的支持。

  這一問題已經引起監管層關注。央行在8月10日發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指出,從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角度看,央行在將流動性注入銀行體係後,能否有效運用和傳導出去,還取決于資金供求雙方的意願和能力。

  8月11日,銀保監會發文指出,指導銀行健全內部激勵機制,加強對不良貸款形成原因的甄別,落實盡職免責要求,進一步調動基層信貸投放積極性。記者 劉夏村 郭夢迪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雲南西雙版納舉辦世界大象日活動
雲南西雙版納舉辦世界大象日活動
臺風來襲 船只歸港
臺風來襲 船只歸港
雲霧繚繞狼牙山
雲霧繚繞狼牙山
廣州長隆大熊貓家族再添新成員
廣州長隆大熊貓家族再添新成員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264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