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彩鋼板“肇事”,高鐵沿線莫存安全盲區
2018-08-14 07:37: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鐵路部門與高鐵沿線地方政府建立起有效的溝通機制,共同把高鐵沿線的安全帶管起來。尤其是“凈空區”鄰近地帶不能成為安全盲區,應從制度上進行優化,加強日常監管,厘清各方責任和義務。

  昨日(13日)上午,京滬高鐵北京南至廊坊間因前日夜間的一塊“飛來”彩鋼板導致設備故障。這塊來自于沿線附近一處臨建民房,長52米、寬7米的彩鋼板,致使事故區間的接觸網共七處被砸壞脫落,接觸網彎臂也受到嚴重損毀;高架橋上的30多米線路護欄、一處變壓器箱被砸壞。經鐵路部門搶修後昨日上午故障復發,進而導致46次高鐵列車停運,不少高鐵車次晚點。

  這次事故沒有造成人員傷亡,這是不幸中的萬幸。在高鐵不斷提速的情況下,這次彩鋼板事故雖然屬于偶發事件,但也令人驚出一身冷汗。同時,由于高鐵線路運作特點,一旦出現事故,影響的可能不只是一趟列車。就這次影響范圍來説,也可以説是近年來較大的一起安全事故。

  在鐵路部門採取搶修、退票等一係列補救措施之後,也需要重視一塊彩鋼板暴露的高鐵安全盲區,即高鐵“凈空區”鄰近地帶的潛存危險物,鐵路部門該怎麼處置,地方政府又需要承擔什麼責任。

  從區域劃分角度來説,鐵路部門負責的區域相對明確。《鐵路安全管理條例》第27條規定,鐵路沿線兩側應當設立鐵路沿線安全保護區。鐵路線路安全保護區的范圍,從鐵路線路堤坡路、路塹坡頂或者鐵路橋梁(含鐵路、道路兩用橋)外側起向外的距離——因不同區域而劃分為10-20米(指高鐵)。這個保護區也稱為高鐵的“凈空區”,由鐵路部門負責管理。

  但給高鐵制造麻煩甚至災難的往往不是來自于“凈空區”,因為鐵路部門每天的例行檢查能夠有效排除這些安全隱患。這也是高鐵為什麼下半夜不運作的重要原因之一。

  問題是,“凈空區”的鄰近地帶存在大量監管“真空區”。鐵路部門與沿線地方政府誰是“主要責任人”,仍然劃定不清晰。這也是導致高鐵列車頻繁遭遇“飛來橫禍”的重要原因。2015年3月27日,京滬高鐵桐鄉至嘉興南區間,因異物侵入,導致供電線路跳閘,部分列車晚點超2小時;2015年7月24日,京廣高鐵邯鄲至安陽東區間,因彩鋼瓦被大風吹到接觸網上,影響列車晚點2小時23分;2017年4月21日,京滬高鐵廊坊至天津南區間,受大風影響接觸網挂異物,致京滬高鐵上下行部分列車晚點超1小時。

  從權力劃分角度來説,高鐵“凈空區”鄰近地帶的潛在危險,鐵路部門也無權干涉。盡管《條例》第88條對“凈空區”構成威脅的行為有督促改正職責,也有處罰的權力,但對于“凈空區”鄰近地帶的危險,鐵路部門是否有權管理並無明確界定。尤其是當事故未發生時,誰去發現、清除這些潛在的危險?比如導致此次事故的臨建民房,是不是潛存危險,如何界定等問題均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因素。

  但有關方面不妨以此為契機,對全國高鐵沿線“凈空區”及鄰近地帶的潛在危險進行一次徹底摸排,並與沿線地方政府建立起有效的溝通機制,共同把高鐵沿線的安全帶管起來。尤其是“凈空區”鄰近地帶不能成為安全盲區,需要從制度上進行優化,加強日常監管,厘清各方責任和義務。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雲南西雙版納舉辦世界大象日活動
雲南西雙版納舉辦世界大象日活動
颱風來襲 船只歸港
颱風來襲 船只歸港
雲霧繚繞狼牙山
雲霧繚繞狼牙山
廣州長隆大熊貓家族再添新成員
廣州長隆大熊貓家族再添新成員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264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