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放學後,你該把孩子交給誰?杭州將全面實行免費晚托班
2018-08-09 15:28:0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8月9日電 題:放學後,你該把孩子交給誰?杭州將全面實行免費晚托班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

  “新學期,孩子放學後到底交給誰管?”暑期已過大半,不少家長又開始為開學後接娃放學的問題犯愁。

  為了解決家長們的後顧之憂,杭州市教育局近日出臺了《關于推行小學生放學後托管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試行)》,從今年9月起,杭州的小學將全面實行免費晚托班,邁出了政府兜底構建托管機制的重要一步。

  晚托班良莠不齊,家長呼吁學校開辦

  在政府沒有把“學後托管”這副擔子挑起來之前,孩子的放學時間一直都是“雙職工”家庭家長的心病,由于家長的下班時間與孩子的放學時間無法匹配,校外托管行業順應市場需求迅猛發展。

  放學時,在杭州某小學附近,常常有幾名穿著不同顏色馬甲的年輕女子引導孩子進入自己的隊列,不同顏色的馬甲代表不同的托管機構。

  業內人士介紹説,現在學生托管行業競爭相當激烈,一個小學周邊聚集的托管班少則十幾家,多則數十家。這些晚托班按用時長短,教輔多少,是否用餐,每月收費850至1500元,盡管收費不菲,但家長普遍都願拿出這筆錢。

  “平時我們夫妻工作都很忙,有時常常加班到晚上,如果不參加校外晚托班,我實在不放心讓小孩一個人回家,尤其是路上的安全問題。”家住濱江的胡女士説。

  晚托班的一位陳老師告訴記者,他們托管機構每天4點就到附近幾家學校門口接學生,然後一路護送孩子到晚托班課堂,緊接著安排孩子們遊戲、吃晚餐、做作業,最後在課堂裏進行一對一功課輔導,晚上7點半以後,家長們才陸續趕來接孩子。

  但是,校外晚托班在給家長帶來方便的同時,卻也存在著良莠不齊的問題。記者曾對部分校外托管機構進行調查走訪發現,一些社會托管機構藏身于居民小區和寫字樓內,“家庭作坊式”托管涉嫌無證經營,且存在消防、食品安全、治安等風險。

  不少家長呼吁,晚托班能否由學校開辦,最好能推出公益性的晚托班。在張洪偉看來,此次杭州全面實行“校內晚托班”,將分流現有托管班的生源,對托管行業也是一次重新洗牌的契機。

  政府監管兜底 構建行之有效的學後托管機制

  根據新規,9月起,杭州將為那些放學後家長無法及時接送,非寄宿制學校的小學生提供學後托管服務。“屆時,家長可自願提出書面申請,學生經學校審核後參加‘晚托班’,1-3年級優先實施。”杭州市教育局基教處副處長袁立斌介紹説。

  據了解,學後托管的工作人員主要為本校在職教職工,為保證服務管理水準,明確可以對相關工作人員適當發放勞務補助,其標準由各區、縣(市)統籌確定,在職教職工參與托管工作取得的勞務補助,不計入績效工資范圍。

  “不上基礎性文化課、不按行政班集中輔導、不加重學生課業負擔”,這是杭州此次推廣“校內晚托班”的最大特色。杭州市教育局將對各校開展的課後服務工作進行常態化監管,確保托管班運作的有序規范。

  “未來,學生放學之後要經歷一次‘分流’,正常離校的學生由老師帶領離校,報名參與課後服務的學生在老師組織下,先進行約20分鐘的體育運動,再進行約30分鐘的家庭作業環節,會有老師輔導,然後再進行自主興趣活動。”杭州丹楓實驗小學副校長沈志榮説。

  長期關注學後托管領域的教育界人士張洪偉認為,政府兜底,校方提供托管服務,這本質上是適應社會需求變化的一項改革命題,也是改善民生關切的“關鍵小事”。

  除杭州之外,近年來,我國其他地區也在積極探索相關的服務政策。

  目前93%以上的上海公辦小學都為確有需求的學生開設了晚托服務,包括“快樂30分”拓展活動和校內看護兩項內容。隨著晚托服務功能表不斷升級,越來越多的孩子放學後從培訓班“回流”到學校。

  福建的部分地區則以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鼓勵有資質的社會機構提供普惠性、有保障的學生課後服務。一些有規模、較規范的托管機構也可以參與到中小學課後服務體係建設中去。

  讓晚托班邁向合法、合規的軌道

  “各地的實踐探索為晚托班的機制化提供了有益的思考。”浙江社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楊建華表示,學後托管應成為一項“頂層設計”,既有政府兜底,又有立法保障,逐步形成學校、社會共同參與,協調發展的中小學生課後服務體係。

  楊建華認為,政府部門拍板,把接送困難家庭的免費晚托班辦起來,看似是一件民生小事,實際是社會管理人性化的進一步延伸。

  相關業內人士分析,政府部門介入托管行業,也能更好地促進行業的良性競爭。同時,這也意味著有規模、較規范的托管機構將做大做強,而那些違法的個體托管網點將被淘汰出局。

  “民生領域無小事。”張洪偉表示,開辦晚托班只是一個開始,各地應盡快將學後托管納入合法、合規的制度軌道中。“各地應加快針對托管行業的立法工作,明確各單位的監管責任。對于參與學後托管機構管理的工作人員,應由行業或政府相關部門組織培訓並授予資質,確保其能夠勝任應對各類突發情況。”

  另外,廈門市思明區人大代表高輔翔建議,各地要建立激勵機制,鼓勵學校教職工、離退休教師,以及社會熱心人士、志願者、家長參與課後服務工作,統籌解決學校人員不足問題。

  “此外,學校也應建立健全課後服務安全管理制度,強化學生活動場所、食品衛生、應急救護、消防設施安全檢查,切實保障學生人身安全。”高輔翔説。(採寫記者唐弢 吳劍鋒 王辰陽 顏之宏)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新疆:遠方的路
新疆:遠方的路
武漢青山長江大橋主跨首節鋼梁架設成功
武漢青山長江大橋主跨首節鋼梁架設成功
穿行峽谷間 漂流健身樂
穿行峽谷間 漂流健身樂
暑期公益課堂 感受科技魅力
暑期公益課堂 感受科技魅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246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