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生態環境部約談案例梳理 這些地方緣何兩次被約談?
2018-08-09 14:44:37 來源: 中國環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從哈爾濱、呂梁、陽泉、邯鄲、石家莊趙縣到近期被約談的臨汾

  這些地方緣何兩次被約談?

  “保證不被第二次約談”是很多被約談地方負責同志的表態和決心,但梳理生態環境部近年來的約談案例發現,還是有一些地方先後兩次被約談,個別負責人任內兩次被約談。

  繼去年1月被約談之後,今年8月6日再次被約談,臨汾由此與哈爾濱、呂梁、陽泉、邯鄲、石家莊趙縣一起成為兩次被生態環境部約談的地方,引起廣泛關注。

  類似的還有一類,地級市被約談之後,下轄的縣(市、區)也曾被約談,包括保定、鄭州、長治、衡水、晉城等。

  哈爾濱、呂梁、陽泉、邯鄲、臨汾和石家莊趙縣均被兩次約談

  根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74個地方和部門(含重復)被生態環境部(原環境保護部)約談。其中,哈爾濱、呂梁、陽泉、邯鄲、臨汾和石家莊趙縣均兩次被約談。

  最早被約談兩次的是哈爾濱。

  2014年12月,原環境保護部環境監察局負責人約見哈爾濱市政府負責人,要求綜合整治被挂牌督辦企業。

  2017年11月,因持續出現重度及以上污染,AQI長時間“爆表”,哈爾濱再次被約談,成為首個被約談兩次的地市。

  最短時間內被約談兩次的是邯鄲。

  2017年8月,因轄區強化督查問題整改銷號率僅為64%,且未整改到位的問題企業數量最多,邯鄲市被約談。

  僅僅過了不到9個月,2018年5月,因沒有完成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任務等,邯鄲再次被約談。值得注意的是,邯鄲市永年區也曾被約談。

  唯一被約談兩次的縣是石家莊趙縣。

  2017年4月,針對PM10、PM2.5濃度均值同比分別上升55.6%和66.7%,石家莊趙縣被約談。

  2018年8月,針對兩輪強化督查共發現大氣環境問題53個,且第二輪督查問題數量增加31個,趙縣再次被約談。

  連續兩年被約談的還有呂梁和臨汾。

  2015年5月,因轄區部分重點企業和土煉油作坊污染問題突出等,呂梁市被約談。2016年12月,山西華興鋁業發生礦漿泄漏事故造成環境污染,呂梁市再次被約談。

  2017年1月,臨汾市因大氣環境品質持續惡化、二氧化硫濃度長時間“爆表”問題被約談。今年8月6日,由于環境監測數據造假,臨汾再次被約談。

  被約談兩次的還有陽泉。

  2016年11月,針對大氣和水環境污染問題嚴重、環保責任不落實等,陽泉市長被約談。2018年5月,因沒有完成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任務等問題,陽泉再次被約談。

  晉城、保定、鄭州、長治、衡水被約談之後,下轄縣(市、區)再次被約談

  一個地級市被約談之後,下轄的所有縣(市、區)理應全部加快整改,但梳理髮現,一些地級市被約談後下轄縣(市、區)再被約談的情形,也不止一例。

  山西晉城,2018年5月因沒有完成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任務等問題被約談之後僅3個月,下轄的晉城城區就因重點區域強化督查發現問題數量明顯反彈被約談。

  河北衡水,2017年7月因強化督查整改進展緩慢被約談,同年4月,下轄的深州市就因環境品質形勢十分嚴峻、重點環保措施落實不力被約談。

  河北保定,2015年4月因白洋淀污染問題被約談後,下轄的清苑區于2017年8月因強化督查整改不到位被約談,曲陽縣于2018年8月因強化督查發現問題最多被約談。

  河南鄭州,2015年7月因明顯存在大氣治理工作不力、揚塵污染問題突出等問題被約談後,下轄的滎陽市于2017年7月因強化督查整改進展慢被約談。

  山西長治,2016年4月因空氣品質明顯惡化、環保責任落實不力被約談之後,長治國家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于2017年7月因強化督查整改不力被約談。

  較為特殊的還有新鄉和邢臺。

  雖然新鄉市沒有被約談過,但下轄的牧野區2017年被約談,輝縣市2018年被約談。

  雖然邢臺市沒有被約談過,但下轄隆堯縣、任縣于2015年7月由原環境保護部責成河北省環保廳牽頭約談。

  這些下轄的縣(市、區)被約談,上級地市級政府不能説完全沒有責任,至少説明地級市約談整改不全面,壓力沒有傳導到位。

  兩次被約談的背後多是履職缺位

  根據《環境保護部約談暫行辦法》,存在完不成目標任務、環境品質明顯惡化、嚴重環境違法行為屢查屢犯、偽造監測數據問題突出等11種情形的,應該進行約談。

  與之對應,哈爾濱被第二次約談主要是因為環境品質明顯惡化,呂梁主要是因為發生了嚴重污染事件,邯鄲、陽泉主要是因為未完成相關目標任務,石家莊趙縣主要是因為相關問題屢查屢犯整改不力,臨汾主要是因為偽造監測數據。

  由此可見,盡管事由不盡相同,但相關地方黨委政府履職缺位或不到位幾乎是共性問題。生態環境部在約談時也直指背後的認識不足、監管不力、不嚴不實問題。

  哈爾濱被第二次約談時,被指重污染天氣應對流于形式、重污染天氣應急預案普遍不嚴不實、企業違法問題明顯。

  呂梁被第二次約談時,被指2015年約談整改不到位,第一次約談的很多要求沒有有效貫徹落實。

  臨汾被第二次約談時,被指履行職責不力,不敏感、不警醒,工作嚴重失察。

  邯鄲被第二次約談時,被指大氣環境污染問題較多,工作不夠到位。

  也就是説,相關城市被約談之後,整改工作沒有到位,有的是“按下葫蘆浮起瓢”,有的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有的是“治標不治本”,有的幹脆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從再次組織對相關城市的約談來看,對于這些城市存在的突出環境問題,生態環境部一定會重點關注、持續關注,不斷傳導壓力,督促地方真正夯實責任。

  如針對臨汾存在的問題,生態環境部相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不論是大氣污染治理強化督查還是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都會重點關注臨汾。

  吃一塹,理應長一智。對于曾經被約談的城市來説,決不能有闖關思想,唯有切實按照約談整改要求改到位、改徹底,才不會第二次、第三次被約談。(記者 岳躍國)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粵港澳籌建中華白海豚保護聯盟
粵港澳籌建中華白海豚保護聯盟
雲端俯瞰北盤江大橋
雲端俯瞰北盤江大橋
新疆:遠方的路
新疆:遠方的路
武漢青山長江大橋主跨首節鋼梁架設成功
武漢青山長江大橋主跨首節鋼梁架設成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401123246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