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二手票務平臺野蠻生長損害消費者權益 演出票務迎最嚴監管
2018-08-09 07:22:1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些平臺隨意加價無視投訴一些平臺票源不明出售假票

  二手票務平臺野蠻生長損害消費者權益

  近日,有媒體曝光,微博上打著票務網站工作人員旗號的山寨賬號不在少數,大多通過發布有票資訊和主動接近求票網友的方式,售賣並不存在的演出門票騙取錢財。對此,一家票務平臺官方客服稱,該平臺收到超過100名用戶關于遇到山寨票務賬號的投訴,提醒消費者在購票時應認準官方平臺。

  隨著人們生活水準的提高,許多人在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的基礎上,也開始在一些文娛類活動上投入,比如觀看演唱會、話劇、音樂劇、展覽等。記者調查發現,在很多演出“一票難求”情況下,出現了一些非官方票務網站打著“票保真”的名頭,加價出售門票。

  加價沒有規律可循

  在搜索引擎中搜索“票務網站”顯示,除了大麥、永樂、國家大劇院這類官方的購票渠道,還出現了一些互聯網演出票務交易平臺,這些平臺一般稱自身對接各大票務平臺、主辦方、票務代理、場館、個人等優質供票方,通過他們豐富的票務資源給購票用戶提供演出價格、位置多項選擇,同時會制定參考價來保證市場價格合理性。

  不過,一些購買者卻發現,一些票務平臺並非按照官方定價售票。

  “我想買華晨宇‘火星’鳥巢演唱會的票,官方最低售價180元的票在這家票務平臺賣到586元,最高價位的內場1280元的票賣到2803元,看臺票的價格大約每張抬高300元左右,內場票的價格則每張抬高1500元左右。”在北京上大學的張川對記者説,他發現每個票檔的右上角都有一個“溢”字,“7月30日,我在這家票務平臺上看,上面説每個價位依舊可以購買至少6張票,並承諾3張(含)及以下可以保證是連坐。但查詢華晨宇的官方微博,上面明確説官方購票渠道只有大麥一家,官方售價有180元、380元、480元、580元、880元、1080元、1280元7個價位,且9月8日和9月9日兩場的門票已經在6月23日和7月28日以1分56秒和2分58秒的時間售罄”。

  那麼,這些票務平臺的票是怎麼來的?

  “我問是否從官方渠道拿票時,這家票務平臺回復‘那肯定的’。當我進一步詢問這種漲價賣票是否也是官方默認時,得到的回答是‘所有的票務公司都會根據市場需求調整價格的,有漲價也有折價’。”張川對記者説。

  在調查中,記者注意到,多數演出的票在這些票務平臺上的售價都存在加價問題。

  比如某演出看臺180元的票價在某票務平臺上加價到596元,而用455元的價格卻可以交易價值355元的門票。

  “加的價格完全沒有規律可循,感覺是想加多少就加多少。問客服為什麼455元買的是355元的票,客服就説‘拍下什麼就是什麼’,讓人很無語。”前不久在某票務平臺買了五月天演唱會門票的北京市民秦海樂對記者説,一些票務平臺客服基本上什麼問題都不解決,“我説找管理層投訴,後面就石沉大海了”。

  面對溢價問題,這些票務平臺則是這樣回應的:價格由第三方賣家提供,與平臺無關。記者詢問是否有加價的依據,多家相應平臺的工作人員均沒有回復。

  買票後存諸多風險

  除了加價標準,退票手續費也令用戶頭痛。買了票遲遲不發貨、買了票被臨時退票、退票卻要用戶承擔一筆費用,這些問題在一些票務平臺普遍存在。

  不少消費者説,在票務平臺購買的門票,有些是通過快遞郵寄,有些則是現場取票。通過快遞郵寄的票最晚在開演前一周就能收到,也能提前檢驗票的真偽;但若是選擇現場取票,而且還是在外地觀看演出,一旦買到假票則沒有時間彌補,整場演出可能就錯過了。

  今年4月,在上海工作的李小姐在某票務平臺購買了7月14日張韶涵演唱會門票,但直到演出開始前6天她都沒有收到門票,早已超過預定的發貨時間。

  “與客服聯繫後,對方稱如果不願意等待可以做退貨處理,如果願意繼續等待可以在出票時優先寄出,但也沒有給出一個具體的快遞配送時間。”最後,李小姐在7月12日拿到演出門票,距離購票已經過去將近3個月。

  這並非個別事件。

  “5月份買的五月天在成都7月21日演唱會的門票,7月19日才收到。”在貴州工作的劉小姐説,購買訂單顯示的是6月1日發貨,“客服對此的回應是係統錯誤”。

  根據劉小姐購票的這家票務平臺的《退換貨説明》,支付成功60分鐘內,客戶可無條件取消訂單(現場取票訂單除外);支付成功超出60分鐘,取消訂單要收取一定的手續費;距演出結束少于7天,則不支援退票。“但該説明沒有對商家發貨超時的責任作明確的説明。我在外地,要提前趕去成都,客服跟我説可能要18日發貨,這樣肯定來不及啊。如果我要退款,按照客服表達的意思就是,只要他們演出前發了貨,不管你有沒有拿到票,他們是發了貨的,就沒有責任退款。”劉小姐無奈地説。

  在成都工作的孟小姐則直接被某票務平臺取消了訂單。她向記者出示的短信截圖顯示,2017年8月14日,其在某票務平臺購買了9月22日張學友的演唱會門票,平臺卻在9月12日以平臺原因為由被單方面取消了訂單。

  “在接到相關人員的告知電話後,我將這一經歷發到微博上,卻被威脅説‘300元就能把你的微博刪了’,關鍵是後來真給我刪了。”孟小姐説,她向相關部門反映過,“但人微言輕,希望有關部門加強監管,徹查這些票務平臺的問題”。

  在調查中,記者發現,根據一些票務平臺的規定,退票採用階梯式退票,距離開場時間越近,需要支付的手續費越高。

  很多受訪的購票者向記者反映,票務平臺客服往往會以“再等等、我們再幫您催”等理由讓用戶再等待一段時間,臨近開場仍沒有拿到票的用戶則被要求現場取票。有的網友反映,如果現場也沒有票,最後就會退款。

  還有的平臺“神通廣大”到可以弄來工作人員證件,在某票務平臺買票的網友反映,自己到了現場居然被問“給你工作人員的證件行嗎”?

  是賣家還是票務中介

  在網絡中搜索與“二手票務平臺”相關的問題,能看到不少消費者都表達了對門票真假的擔憂。

  “實在是被假票騙過很多次,在二手票務平臺上交易必須要謹慎。”消費者崔女士説,各類二手交易平臺的加價幅度往往有很大的差異,如果貪圖便宜購買了加價數額較少、賣家信譽較低的票,就有可能面臨來自假票的困擾,“二手票交易市場可謂假票泛濫,越熱門的演出假票越多,消費者需要仔細甄別”。

  在調查中,某票務平臺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説,票務平臺是第三方銷售平臺,所有的票都是合作的第三方賣家提供,價格也是由合作的第三方賣家提供,“平臺本身不參與定價,但確保所有票均為真票,明碼標價,但不實施價格保護”。

  但是,既然票都在第三方賣家手裏,如何保證其真實性?上述工作人員稱會從賣家手裏回收再寄出。

  也有部分消費者向記者反映,接到平臺電話,被要求在演唱會當天自己去現場取票,到了現場以後才發現,自己對接的賣家原來是“黃牛”。現場取票怎麼保證票的真實性呢?面對這一質疑,上述工作人員也沒有給出具體的答復。

  對于票的來源以及賣家身份,一直是消費者質疑的焦點。

  “在某所謂的正規票務平臺上定了兩張周傑倫常州演唱會的門票,直到演唱會當天也沒有收到門票。聯繫客服退票,被要求將15%的手續費打給客服的私人賬戶,然後才給退錢。”江蘇網友劉先生通過微信告訴記者。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有的票務平臺會在用戶付款以後給出賣家的資訊,但有的僅僅只是一張照片,上面印著“某某傳媒公司”,並沒有具體的聯繫電話和地址。

  “我在買之前不知道票務平臺手裏沒有票啊,難道票不都是從他們公司發貨嗎?總覺得從平臺上買比現場找‘黃牛’買靠譜。”一名在某票務平臺上購買演出門票的網友通過微博對記者説,“演出前一天,客服説可以配送。配送不了就現場取票,現場沒票會賠錢給我。我自己上網查了負責的票務公司,打電話咨詢,這家公司説去找平臺,找他們沒用。加價賣票又不保證票源,真搞不清楚這些票務平臺的身份,難道是我和‘黃牛’之間的中介?”

  第三方商家究竟是不是“黃牛”?在與某平臺客服人員溝通過程中,其稱自己不是“黃牛”。但記者問到提供票品的具體商家資訊時,客服卻稱沒有許可權查看訂單中賣家所屬資訊,要下單用戶自己去訂單裏查看,但訂單中給出的資訊並沒有具體的聯繫人的地址和電話。

  演出票務迎最嚴監管

  近期,文化和旅遊部以社會關注度高、觀眾數量多的營業性演出為重點,嚴查嚴管演出內容和演出票務經營行為,查處了一批營業性演出市場重大案件。其中,針對越來越普及的網絡購票行為,文化和旅遊部部署開展違規票務網店專項整治,對2600多家網店進行專項清理,部署北京、上海等19個地區查處143家違規從事票務經營活動的網店。

  “這是演出票務市場所經歷的最嚴監管。”一米觀察創始人王毅説,此前對演出票務市場的監管往往是針對個別事件,或者是進行區域性的督辦,此次密集地清理違規從事票務經營活動網店,並對市場中多家具有知名度的票務平臺開出罰單,處罰規模和程度已經超越了此前的監管力度。

  據了解,下一步,文化和旅遊部將持續加強營業性演出市場監管,緊盯社會關注度高的重點營業性演出,嚴管演出內容和場地安全,嚴查演出票務經營,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規范營業性演出市場經營秩序。文化和旅遊部同時公布了營業性演出市場舉報電話12318和舉報平臺。

  對此,有行業人士認為,相較于一級票務市場,以分銷為主的二級票務市場更容易成為票務問題頻現的重災區。

  有票務商向記者透露,每當有熱門演出開票,至少會有2成至3成的票進入二級市場。通常而言,二級票務市場並不能比較規范地為這些票提供出路,例如一些讚助贈票等,讓這些票最終都流到了“黃牛”手中。為了獲取更多的利潤,一些二級票務代理、演出商會與“黃牛”形成一條利益共生鏈,“黃牛”有票源供給,炒高票價後,其他參與者也能分一杯羹,但是“黃牛”的行為難以獲得有效監管,導致詐騙現象時有發生。

  “二手票務交易本身是市場供需關係的體現,但目前的現狀則是,消費者在一級票務市場很難購買到熱門演出票,大量的票都流入二手票務平臺銷售,但因加價幅度不設限導致亂象頻出。”在演出行業分析人士黎新宇看來,票源混亂是導致二手票務平臺假票頻出的原因之一。目前的演出票務分一級票務市場和二級票務市場,一級票務市場主要是大麥網和永樂票務,票源來自演出主辦方,比較安全。二級票務市場則包含各類票務代理分銷商、二手票務平臺、票務代理商以及地域性的個人代理“黃牛”,票源非常復雜,而在票務的層層分銷、代理中,難免摻雜著假票,再加上二手票務平臺往往不參與票務交易過程,沒有官方驗票的質檢環節,導致一些假票難以被剔除,最終流入消費者手中。

  “針對二手票務平臺存在的任意加價、假票泛濫、詐騙難監管等現象,有關部門還需制定更為具體的實施細則。”北京社科院首都文化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沈望舒説,二手票務交易平臺是線上票務銷售市場中的重要一環,不僅體現了市場經濟的特性,也有利于靈活機動地調整演出票務的資源分配,但是二手票務交易平臺在整體的管理力度上仍有所欠缺,“只有將二手票務交易完全納入監管體係,消費者的權益才能得到更好的保障”。(記者 趙麗 制圖 高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卓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新疆:遠方的路
新疆:遠方的路
武漢青山長江大橋主跨首節鋼梁架設成功
武漢青山長江大橋主跨首節鋼梁架設成功
穿行峽谷間 漂流健身樂
穿行峽谷間 漂流健身樂
暑期公益課堂 感受科技魅力
暑期公益課堂 感受科技魅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0671123243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