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貨幣利率跌到“地板價” 實體融資困局仍未緩解
2018-08-08 07:36:00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8%、1.6%……進入8月,貨幣市場隔夜利率繼續“斷崖式”下跌。繼月初跌破2%後,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隔夜資金價格昨日大幅下調20.6個基點,報1.613%,創下自2015年8月12日以來的歷史新低。

  但市場並不感到振奮。與以往貨幣寬鬆、股市大漲、基建火熱的情形對比,今年的市場顯然偏離了這一規律。銀行表內外信用擴張仍受限,社融規模增長乏力。

  貨幣市場資金跌到“地板價”,大量流動性囤積在哪裏?貨幣傳導機制又在哪一環出了錯?

  錢去哪兒了?

  每天的交易市場上,資金融入需求都迅速被滿足,資金供給遠超需求。目前,人民銀行逆回購池子已“見底”,流動性收無可收。常規的金融機構繳準、企業繳稅、地方政府發債繳稅等因素的影響,也基本被銀行間體係流動性吸收。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實體端融資眼下還只能“望洋興嘆”。盡管今年7月,一年期Shibor與一年期貸款基礎利率(LPR)結束了長達一年的倒挂,銀行間的“便宜錢”卻很難傳導到信貸投放端。尤其是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融資壓力依然存在。

  錢究竟去哪兒了?“今年市場利率中樞下行,但實體端的融資利率仍偏高。銀行的錢堆積在利率債和貨幣市場上,沒有流入實體經濟。”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告訴記者。

  大量資金仍在涌入利率債市場。尤其7月以來,一級市場上,利率債中標利率不斷下行;二級市場上,利率債收益率也步步走低。市場深知,下半年的收益率下行空間已然有限。但金融機構仍不減配置熱情,從政策性金融債招投標火熱局勢上便能窺見一二。8月7日,國開行10年期增發債中標收益率3.978%,較年初最高點下降逾90個基點;全場認購倍數達3.39,需求旺盛。

  受堵的通道

  從流動性投向來看,“今年資金都是定向投放,房地産受到嚴控,資金不會流到樓市。那一部分會流到基建,但是今年地方融資平臺負債擴張渠道堵上後,很多資金就在銀行體係內部打轉。”一位券商宏觀分析師對記者表示。

  那麼,指向小微企業的2000億元定向降準資金,是否會直接導入實體經濟呢?“銀行放貸有很多審核標準,需要滿足各類監管、監測指標,針對小微的貸款可能會被指標‘卡’住。如果對信貸總額上也有限制的話,最終還是放不出去。”某國有行的中小企業融資業務負責人表示。

  更讓機構感到為難的是,“現在政策上要求壓降利率,但小微企業本身風險較高。”上述銀行業人士表示。

  目前,銀行表內信貸仍面對資本金不足、負債受限、資産較差等諸多壓力。在聯訊證券董事總經理、首席宏觀研究員李奇霖看來,當前不良壓力在嚴監管與外部融資環境惡化背景下加大,銀行資本金耗損較大但又缺乏足夠的補充渠道。

  他同時表示,小微企業自身資産品質較差,批量授信放貸對銀行係統與科技要求較高,如逐個調查授信,成本又過高,因此如今監管鼓勵銀行定向支援小微企業很難獲得較好成效。

  信用回升信心不足

  資金的用腳投票,透露了市場對信用擴張的預期還差點信心。

  “思來想去,還是覺得買利率債更放心。”一家大型保險機構的交易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民企債還是不敢買,風險並沒有發生實質性的變化。

  對于信用債的大幅回暖預期,目前機構的實際行動並不“買賬”。從一級市場來看,“還是高等級信用債的銷路好,低評級信用債乏人問津。”一家券商債務融資部人士説。

  從發行規模來看,中信建投統計的非金融信用債發行狀況顯示,主體評級為AA的債券發行規模佔比從1月上半月的18%下滑到7月下半月的7%;民企發債規模佔比從1月上半月的14%下滑至7月下半月的5%。

  二級市場上,高等級信用債利差明顯壓縮,但低等級債仍然利差較大。“現在高等級信用債和利率債的利差已經很窄,有的5年期信用債利率也就4%多,和5年期國開債3.8%、3.9%差不多了。”上述險資人士表示,即便下半年是寬信用的政策預期,也是結構性的寬鬆,而非全面放松。(記者 金嘉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新疆:遠方的路
新疆:遠方的路
武漢青山長江大橋主跨首節鋼梁架設成功
武漢青山長江大橋主跨首節鋼梁架設成功
穿行峽谷間 漂流健身樂
穿行峽谷間 漂流健身樂
暑期公益課堂 感受科技魅力
暑期公益課堂 感受科技魅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237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