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上海金融法院管理上海市轄區
2018-08-08 07:30:4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高人民法院7日公布了關于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轄的規定,該規定將自2018年8月10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副主任林文學在此前曾透露,“今年8月底前完成上海金融法院的具體組建和正式挂牌工作。”

  重點

  普通的民間借貸案件不納入管轄范圍

  為上海金融法院提供制度保障

  2018年4月27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次會議作出《關于設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決定》,明確上海金融法院專門管轄上海金融法院設立之前由上海市的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的金融民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管轄案件的具體范圍由最高人民法院確定。

  “《規定》共七個條款,其中,最大的亮點,是第一條明確了金融民商事案件范圍”,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負責人説。

  規定第一條明確,上海金融法院管轄上海市轄區內應由中級人民法院受理的下列第一審金融民商事案件,包括:證券、期貨交易、信托、保險、票據、信用證、金融借款合同、銀行卡、融資租賃合同、委託理財合同、典當等糾紛;獨立保函、保理、私募基金、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網絡借貸、互聯網股權眾籌等新型金融民商事糾紛;以金融機構為債務人的破産糾紛;金融民商事糾紛的仲裁司法審查案件;申請承認和執行外國法院金融民商事糾紛的判決、裁定案件。

  該《規定》的出臺,為即將挂牌的上海金融法院準確適用法律提供了制度保障。

  11類糾紛爭議主體一般是金融機構

  上述負責人解釋説,上述條文中第一項規定的包括證券、期貨交易、信托在內的11類糾紛,爭議一方的主體一般都是金融機構。“這裏講的金融機構,是指經國家金融監管機構批準設立的從事金融相關交易的機構。”上述負責人説。

  但具體指的是哪些?據悉,主要包括銀行、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黃金交易所、證券登記結算公司、證券公司、期貨公司、信托公司、保險公司、基金公司等。

  “這些機構,往往持有特定金融牌照,需要經過專門的審批或者備案登記,以便于確認。而像普通的民間借貸案件,則不納入上海金融法院的管轄范圍。”該負責人説。

  規定明確,上海金融法院管轄的金融民商事案件,還包括獨立保函、保理、私募基金、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網絡借貸、互聯網股權眾籌等新型金融民商事糾紛。

  “區別于第一項的糾紛類型,我們使用了新型金融民商事糾紛的表述。”上述負責人説。

  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保理糾紛的相關司法解釋正在制定過程中。私募基金糾紛,包括私募股權、私募證券基金,涵蓋了私募基金內外部糾紛。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糾紛,俗稱“第三方支付”糾紛。

  “如當事人雙方都是公民的,目前我們考慮不列入金融民商事案件范圍,屬于普通民事案件。”上述負責人告訴北青報記者。

  那什麼是互聯網股權眾籌糾紛?互聯網股權眾籌糾紛,是指投資者通過互聯網渠道出資獲取融資公司一定比例股份引發的糾紛。實踐中,互聯網眾籌還涉及到慈善捐款、買賣産品等類型,因此類眾籌不涉及到投資營利這一金融屬性,不屬于金融民商事案件。

  上述負責人説,《規定》施行後,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可以從實際出發,在《規定》的框架內出臺具體的實施細則。

  “上海金融法院是上海市的專門法院”

  “以金融機構為債務人的破産糾紛”也被列入上海金融法院管轄的金融民商事案件范圍。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這主要考慮是以金融機構為債務人的破産糾紛,涉及特殊的程式設計與法律安排,與普通商事主體的破産程式有較大的不同,而且涉及的利益主體眾多,稍有不慎可能引發更大的風險。上海金融法院對此類案件進行專門管轄,可以統一裁判標準,防范金融風險。

  “涉及到申請認可和執行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及臺灣地區法院金融民商事糾紛的判決,也應參照《規定》執行。”上述負責人説。

  有一個細節需要強調。“上海金融法院是上海市的專門法院,審級上對應的是中級法院,管轄上述五項案件的前提是應當由上海市轄區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案件,不能跨上海市行政轄區管轄金融民商事案件。”

  他補充説,為充分發揮上海金融法院專業審判職能,服務保障金融創新需要,對于實踐中出現的上海市轄區外確實存在著適用法律、認定事實重大爭議情形的案件,根據訴訟法的相關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可以另行指定上海金融法院進行管轄,但《規定》不涉及這方面的內容。

  解讀

  哪些案件要提交上海金融法院?

  行政案件以金融監管機構為被告

  林文學曾表示,上海金融法院不受理刑事案件,只受理金融民事和行政案件。

  本次方案明確,上海金融法院專門管轄上海市轄區中級人民法院受理的以金融監管機構為被告的一審、二審和再審申請涉金融行政案件。

  據悉,目前,上海地區的金融監管機構主要分為兩類:

  一是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中國銀監會上海監管局、中國證監會上海監管局、中國保監會上海監管局(目前,根據中央機構改革要求,原銀監會、保監會已經合並成為銀保監會,但是在上海的銀監局、保監局尚未合並),二是上海市金融服務辦公室。

  除上海市金融服務辦公室在上海市黃浦區外,上述其他金融監管機構均位于上海市浦東新區。

  “以這些金融監管機構為被告提起的一審行政訴訟案件,管轄法院一般是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和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管轄。”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負責人説。

  上海金融法院成立前,當事人不服上海市黃浦區、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涉金融一審行政案件判決、裁定提起的上訴,由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審理。

  上海金融法院成立後,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不再審理涉金融二審行政案件,此類二審案件均由上海金融法院審理。

  上述負責人補充説,對于上海市轄區內出現的新型、疑難、復雜的涉金融行政案件,以及法律及司法解釋規定的特定情形的案件,上海金融法院作為審級上的中級法院,可以對應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的涉金融行政案件進行管轄,故《規定》也進行了明確。

  以上交所為被告相關案件移交金融法院

  金融市場基礎設施是經濟金融運作的基礎。安全、高效的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對于暢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加速社會資金周轉、優化社會資源配置、維護金融穩定並促進經濟增長具有重要意義。

  規定第三條明確,“以住所地在上海市的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為被告或者第三人與其履行職責相關的第一審金融民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由上海金融法院管轄。”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在上海金融法院設立之前,最高法先後出臺多個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指定以上海證券交易所、上海期貨交易所、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等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為被告或者第三人與其履行職能引發的一審民事、行政案件,由上海市轄區中院管轄。

  “由于上述金融市場基礎設施住所地位于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轄區,目前相關案件均由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管轄。”上述負責人説,上海金融法院成立之後,此類案件應移交由上海金融法院管轄。

  是否屬于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由央行等認定

  該負責人説,集中管轄有利于防范係統性金融風險。

  “對于被告或者第三人是否屬于金融市場基礎設施,應以中國人民銀行等主管部門認定為準。”上述負責人説。他説,基于司法解釋制定嚴謹、開放、周延的考慮,《規定》沒有直接列舉這些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名稱,比如説,現在是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的主體,今後出現更名、合並、退出等情形,我們就沒有必要再行修改司法解釋。

  同樣,今後如出現住所地在上海市的新的主體,屬于中國人民銀行等主管部門認定的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則顯然適用本《規定》,對此我們也沒有必要再行出臺新的司法解釋。(記者 孟亞旭)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奧運回響——北京奧運十年間
奧運回響——北京奧運十年間
雄渾北盤江 景色美如畫
雄渾北盤江 景色美如畫
江西峽江:烈日下的巡渠工
江西峽江:烈日下的巡渠工
到“宇宙”裏過個太空暑假
到“宇宙”裏過個太空暑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3237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