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預期改善 人民幣趨穩漸成共識
2018-08-06 09:54:39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關鍵點位關鍵時刻,再度準確出手。央行8月3日宣布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當日,在、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盤中雙雙反彈逾600點,市場預期明顯改善。

  央行為何選在這一時刻出手?市場人士認為,一方面,人民幣兌美元跌至6.90附近,或有進一步貶值壓力。另一方面,6月下旬以來,CFETS(中國外匯交易中心,China Foreign Exchange Trade System)人民幣匯率指數加速下跌至92.41,跌出了94-95的“合意區間”。

  機構人士稱,6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及兌一籃子貨幣出現“雙貶值”,尤其作為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的“錨”——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大幅下跌5.56%,表明近期這一輪貶值已“超調”。此次央行上調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將增加做空人民幣成本,疊加不排除後續進行逆周期調節可能,對人民幣貶值預期起到較強抑制作用。目前,市場對下半年人民幣匯率趨穩預期已基本達成共識。

  做空成本增加

  8月3日晚,央行在官網公告稱,決定自2018年8月6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

  外匯風險準備金是匯率波動管理三大工具之一,也是宏觀審慎框架的組成部分。2015年“8·11”匯改後,為應對人民幣波動加劇,央行首次要求對開展代客遠期售匯業務的金融機構收取外匯風險準備金,準備金率定為20%。2017年9月,在市場預期趨于理性的背景下,央行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調整為0。

  此次央行再次啟動外匯風險準備金工具的原因很清楚,央行在公告中明確指出,此次操作主要是“為防范宏觀金融風險,促進金融機構穩健經營,加強宏觀審慎管理。”

  這一舉措的影響也很直接: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上調將增加遠期購匯成本,增加做空人民幣成本,遠期購匯規模減小有助于套利交易減少和匯率預期穩定。

  CFETS指數超調

  在人民幣連續貶值逾3個月後,央行為何選擇在此刻出手?市場人士認為,隨著在、離岸人民幣兌美元雙雙來到6.90附近,應防止順周期行為演變成“羊群效應”。

  機構人士認為,不僅人民幣兌美元的這個單一匯率“價格”值得關注,與貿易結構相符合的“加權價格”——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更值得關注。

  “2016年年中開始運作的匯率機制的核心是維持一籃子指數合理穩定運作。目前,CFETS指數跌至92左右,已明顯跌出維持兩年多的94-95的‘合意區間’,表明6月以來的這一輪貶值,已有所超調,影響CFETS指數穩定性。”華創證券研究所宏觀經濟研究主管張瑜表示。

  4月下旬至6月中旬,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出現一定程度的背離,受美元強勢格局影響,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下跌約1.7%,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從96.99一路上行至97.85,反而升值0.88%。

  從6月中旬開始,人民幣兌美元及兌一籃子貨幣出現加速“雙貶值”。截至7月31日,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已回落至92.41,較6月中旬大幅下跌5.56%。同一時期,人民幣兌美元出現更明顯貶值。統計顯示,6月15日至8月3日,人民幣中間價累計下行6.81%;市場匯率調整幅度更大,截至8月3日觸及6.90附近,在、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較6月中旬已分別下行7.88%、8.17%。

  市場人士説,在全球經濟發展不平衡背景下,參考一籃子貨幣而不是單一盯住美元,有利于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基本穩定。作為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的“錨”——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近期大幅下跌,若人民幣匯率貶值預期進一步惡化,對中國經濟不利影響可能逐步顯現。

  匯率預期趨穩成共識

  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及兌CFETS貨幣籃子出現雙貶值現象,是2016年初引入CFETS貨幣籃子之後首次出現的情況。

  對于這一現象出現的原因,平安證券宏觀固收組陳驍團隊認為主要有四點:一是中美經濟增長表現分化;二是中美貨幣政策取向分化;三是外貿前景不確定性加大,外貿順差或承壓,而中國股市波動加劇,不利于境外資金流入;四是這輪貶值中,沒有明顯看到外匯幹預的跡象,匯價走勢對市場供求及情緒等因素反映比較充分。

  分析人士認為,考慮到本輪匯率波動與中美經濟相對增速、中美貨幣政策周期及全球貿易形勢等因素有關,人民幣可能仍有一定貶值壓力,但政策信號顯然有利于匯率波動收窄。

  “年內中間價破7概率進一步降低,人民幣企穩近在眼前。”在央行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後,有機構點稱。

  市場人士認為,央行啟動外匯風險準備金工具所表達的態度比工具本身可能更重要,尤其央行在公告中表示,根據形勢發展需要採取有效措施進行逆周期調節,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作,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央行有足夠的政策工具維持國內外匯市場供求平衡和穩定市場預期。”招商證券宏觀謝亞軒團隊稱。(記者 王姣)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227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