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學生暑期租房故事
2018-08-06 07:59:1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大連理工大學 傅瑞安/繪

  20歲的最後一天,在天津一所高校讀書的魏月踏上了前往北京的高鐵。這天,她花了7個小時看4處房子,但魏月的第一次北京租房之旅仍以失敗告終。

  暑假期間,大學生紛紛走出校園開始實習,第一次與社會“親密接觸”。近日,中國高校傳媒聯盟向全國137所高校255名有暑期租房經歷的大學生發起問卷調查,調查結果顯示,49.02%的受訪大學生暑期租房的租期在1個月以下,租期滿2個月的佔33.33%,10.98%的受訪大學生租期超過3個月。在房屋月租金方面,56.86%的受訪大學生租金在1000元及以下,1000~3000元之間的佔32.94%;30.59%的受訪大學生屬于異地實習租房。

  暑期實習“租房真難”

  6月上旬,魏月拿到了北京一家外資企業的實習offer,興奮之余,問題也隨之而來:既然要在北京實習,住房的問題該如何解決?她迅速加入朋友圈“徵房友”大軍,很快,她與本學院的一位同學約定成為北京合租室友。

  在身邊同學的推薦下,她先後在網站上的租房小組和同城租房群中查詢房源資訊,然而一些直租交流渠道早已被中介佔領,租房虛假資訊的傳聞也讓她一時間不知所措。最終她選擇在規模較大、房源充足的中介平臺租房。

  為了在實習開始前安頓好異地生活,魏月提前5天來到北京,她想實地看看自己在中介平臺上中意的幾套房子。然而實地走訪幾個地方後,她發現房子老舊或是小區環境臟亂,有的不支援短租,魏月只好把它們移出備選名單。

  一天的奔波後,身心俱疲的魏月給合租同學發了一條微信——“租房真難”。

  隨著實習入職時間一天天臨近,房子依然沒有著落,情急之下,魏月決定“賭一把”。她沒有再預約實地看房,僅根據中介平臺發布的資訊,線上搶拍了一個10.8平方米的單間。她和周圍的同學將這種方式稱之為“盲拍”,即中介平臺發布房源在地圖上的位置、建成年代、樓房樣式、小區環境圖等,有租房需求的實習大學生在資訊發布瞬間直接租下。

  像魏月這樣沒實地看房就簽訂租房協議的人不在少數。遼寧一所高校的學生蔡家奇和她的兩位室友在北京合租了一間臥室,“東二環,距離地鐵口近,12平方米,我們都很滿意。”其實,這不是蔡家奇和室友們的最初選擇,她們原本看上了另一套房,在開放可簽約之前,3人都設置好了鬧鐘打算“搶房”,但因為“網頁卡了一下,室友多看了眼合同”,她們沒能搶到看好的房子。

  由于租房中介平臺房源緊張,中介把網購的秒殺功能用到了租房上。一些實習生習慣盯著租房App,每隔一段時間刷新一次,遇到合適的就立刻“盲拍”。根據平臺的退訂、換租機制,短租客的訂金往往無法退還。對于沒有足夠經濟能力的大學生租客來説,“盲拍”選中的房源如果不滿意,也只能將就住下。

  為了省錢,還有一些異地實習生選擇了租賃高校宿舍床位。雖然高校規定不允許學生將床位對外轉租,但仍然有學生暗地裏建立了“寒暑假床位出租微信群”,用于床位出租資訊的交流。以北京一所高校為例,一個床位一個月租金在12001500元不等,這比同區域的合租房價格便宜了一半。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調查顯示,通過互聯網租房平臺租到房子的受訪大學生佔42.35%,27.45%的受訪大學生通過熟人推薦租住到房子。在影響租房因素方面,85.1%的受訪大學生租房時看重地理位置,看重價格因素的受訪大學生佔81.18%,看重安全性的受訪大學生佔69.02%,看重通勤時間的佔33.73%。

  租房背後有“陷阱”

  “暑假租房倣佛是為了體驗生活的不易。”在大三結束的暑假,浙江一所高校的陳柏然找到了南京一家媒體的實習機會。陳柏然聯繫的第一家租房中介,向他收取了300元中介費後,給了他3個電話號碼,讓他自己聯繫去看房。實地看完3處房後,陳柏然都不太滿意,但300元卻無法拿回。

  “收據資訊不清楚,沒有注明中介公司地址。對方著急讓我簽,我就簽了,拿回去仔細一看,才發現收據上寫著‘此費不退’。”他説。

  更換中介公司後,客服馬上給他推薦了一處房子,他乘坐地鐵十幾分鐘便能到達實習單位,同時房子看上去整潔舒適。想到第二天要上班,陳柏然以月租金1160元簽下合同。“當時我覺得和工作人員挺聊得來的,他會針對大學生實習找房問題的痛點和你聊天,不知不覺你就會産生一種信賴感。”他回憶。

  陳柏然本以為租房的“磨難”結束了,然而接下來的事情讓他猝不及防。由于看房時不細致,沒有注意細節,房子存在的問題在入住之後逐漸暴露。公共區域地板膨脹破損、地漏附近無人清理的陳年污垢、絕緣膠布繞一圈而脫落的墻面插座、空調線路錯誤而無法使用……與客服聯繫幾十次、報修14次的經歷讓陳柏然身心俱疲。

  報修中間環節被耽擱、保修保潔工單被任意更改和取消等,與租房App中標榜的“風雨無阻,只怕服務不到位”“太陽也曬不退服務熱情”並不相符,這也成了陳柏然詬病的一點。“6月末入住,門禁卡過了一個月才拿到,每個月的服務費、維修費、水燃氣費也無法查看,各項服務事項沒有細化。”陳柏然表示,自己7月初一大段的投訴內容下,投訴進度還停留著“受理階段”的字樣。

  與陳柏然一樣,找到落腳處不意味著就此“安定”。去年暑假,李雨芹來到北京實習,她與學姐在通州區合租了一套一室一廳的房子。租期本來是半年,但剛過兩個月,“意外”就發生了。2017年9月9日晚上,她們所在的小區突然停水停電,李雨芹這才知道她們住的樓早已被劃為違規建築。“在這之前就有所耳聞,但房東始終否認。”直到被斷水電當晚,大家才意識到尷尬的處境。後來,房東把剩余的租金退還給了租戶,但這不足以安慰那十幾棟樓裏住戶們無家可歸的心情。

  陳柏然租下房子沒多久,他發現自己簽約的同時,被捆綁了網絡貸款。這意味著他同時與第三方平臺簽訂了貸款合同,時間長短等同于租期,相當于租戶從平臺貸款,平臺一次性把全部租金給租房中介公司,租戶則以每月支付租金的方式向平臺還貸。

  據他回憶,中介讓他手持身份證照了照片,並讓他“隨便”寫一家“穩定”的工作單位,因為中介告訴他“填‘實習’租不了房子”。對方向陳柏然反覆保證個人資訊不會用于別處,他仍心有余悸:“誰知道呢?萬一資訊被泄露呢?”

  出租屋裏的“陌生人社交”

  與陌生人合租,對于已經習慣跟同學做室友的大學生來説,既有新奇也有尷尬。盡管住在同一屋檐下,他們卻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中國高校傳媒聯盟的調查顯示,與朋友合租的受訪大學生佔69.02%,21.57%的受訪大學生選擇整租房子自己住,9.41%的受訪大學生會與陌生人合住。

  魏月覺得“合租房只是一個可以睡覺的地方”,除了早晚洗漱需要與租友分享公共空間以外,早出晚歸的工作不會讓她有時間過多地與租友打交道,盡管有時她需要忍受陌生人奇怪的生活作息。她自認為自己有“社交恐懼”,在合租過程中會刻意避免與陌生租友碰面。因為擔心合租房的衛生間不幹凈,她寧願到公司去上廁所。

  結伴租房是一些實習生的選擇,在部分大學生看來,幾個熟識的同學共同租房既可以省下一筆錢,又在互相照應之中多了一分安全。今年暑假,在北京一家單位實習的1個男生和4個女生選擇合租。他們5個人之前便是熟識的好友,共同租下了北京大興區的一套閣樓公寓,男生住在一樓,女生住在2樓。與異性合租沒有讓女生們覺得不便,男生不僅承擔了逛街拎包的“任務”,更會在晚上有陌生人敲門時給足她們安全感。

  除了每天往返實習單位近4小時的通勤時間,他們覺得“租房生活幾乎可以用完美來形容”。公寓附近商場、影院、KTV、小吃街應有盡有,下班後男生還能經常去家旁邊的籃球場打打球,家裏家具一應俱全,有全自動窗簾、會“唱歌”的智能門鎖……閒暇時光,他們會一起吃零食、看電視,周末一起做大餐,他們常説“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

  在大學生眼中,提供住宿的實習“實在是不可多得”。西南民族大學的學生楊宏傑加入了一個大學生暑期實習計劃,和其他入選的224名大學生來到北京實習。他們一同住進位于大興區的一所學校內的集體宿舍,得以省去不少租房的麻煩,更多了一分集體生活的快樂。

  南開大學就業指導中心教師王建鵬表示,當前的實習主要分三種情況,一種是實踐教學,屬于教學內容,由各院係與企業聯絡給學生安排實習,會較為明確地安排住宿問題,且大部分安排在本地;另一種是學校與企業有實習協議的,學校要求企業規定學生住宿如何解決;還有一種是學生選擇自己和企業聯繫,實際上學校不主張學生去參加這樣的實習,因為學校無法與企業一一核實情況,從而保障實習的可靠與安全。王建鵬認為,不包住宿是企業行為,但企業應該給與實習生相應的建議,所涉及的安全問題都應該在實習協議中表明清楚,“現在一些大學生不是特別在意實習協議這件事,只覺得拿到一個實習offer就應該趕緊開始實習。這也是現在大學生對法制、安全性考慮不太周全的表現。”王建鵬建議,大學生自己找實習時,需要和企業明確責任關係,簽訂實習協議,了解企業是否能幫忙安排住宿或聯繫住宿場地等問題。

  針對大學生實習租房存在的問題,大連理工大學數學科學學院輔導員李文超表示,大學生在租房過程中要注意選擇,“第一是要與知根知底、品行端正的人合租;第二是務必通過正當途徑租房,挑選手續齊全、治安良好的小區或者公寓;第三是提高安全意識,盡量不要向鄰居透露出自己是一個人住的資訊。”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魏月、陳柏然、李雨芹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因租房糾紛 女子故意放火致一人死亡
    自稱因房子被騙,55歲的謝某和母親租住在西城區某號樓內。因無錢付房租被中介要求限期搬走,謝某想到在樓道內縱火嚇唬中介,並讓警察幫忙解決住房問題。火災持續約40分鐘,造成該樓一人死亡。
    2018-08-03 07:39:00
  • 連蒙帶騙加恐嚇,畢業租房要防“坑”
    時下正值租房市場傳統旺季。不少剛進入社會的大學畢業生因為缺乏租房經歷,很難識別和招架一些“黑中介”的“套路”——連蒙帶騙加恐嚇,落入租房消費陷阱只能自認“倒霉”。
    2018-08-01 10:32:39
  • 廣州:公積金租房 每月最高可提6574元
    記者從廣州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了解到,根據政策,已經成功提取過的或已經向廣州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提交了異地購房提取公積金申請的,按原政策執行,提取住房公積金不受影響,可以繼續每半年提取一次。
    2018-07-28 09:50:19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226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