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層層攔蓄截斷 遼河只剩“半條命”
2018-08-06 07:55:24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地表水質逐年惡化 地下水超採導致沉降

  層層攔蓄截斷 遼河只剩“半條命”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河北、內蒙古、吉林等遼河中上游地區採訪發現,近年來由于氣候幹旱、人為攔蓄、缺少上中下遊整體管理理念等原因,遼河中上游出現斷流現象,特別是中遊段的西遼河已斷流20年。河水斷流導致地下水開採透支,在部分地區形成了地下水“漏鬥”沉降區,並造成草甸濕地荒漠化、草地面積減少、水質惡化等生態危機。面對當前遼河中上游斷流、流域水生態危機之患,沿河各地正積極尋求治理“良方”,做好“節水”“造水”“補水”文章,業內人士建議,治理遼河應正本清源,加強對全河統一管理,嚴格控制遼河流域攔蓄工程建設。

  中遊斷流長達20年

  河道堆滿黃沙

  遼河作為我國第七大江河之一,地跨河北、內蒙古、吉林、遼寧四省,全長1345公里。在河北省平泉市、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和通遼市,當地人親切地稱遼河為“母親河”。然而,近年來,“母親河”失去了當年“水量豐沛、景色優美”的風採,河流水量逐年減少,多處出現斷流現象。

  在河北省平泉市柳溪鎮光頭山,一塊刻有“遼河之源”四個字的大石頭格外顯眼。《經濟參考報》記者曾分別在今年2月和5月到訪遼河源頭,四周林木茂密,環境優美,但在水源處始終沒有發現流水。平泉市水利局副局長王國強介紹説:“這段時間遼河處于枯水期,等到雨水豐沛的季節,遼河源頭就有水了。不過近年來,遼河水量在逐漸減少。”

  遼河在內蒙古境內主要經流赤峰市與通遼市,全長829公里,在這段流域,遼河水流量更是少得可憐。在赤峰市境內,遼河上游老哈河除蒙冀入境處和元寶山區有少許水流外,其余地區河道不見一滴水。赤峰市水利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李俊介紹説:“遼河在寧城縣甸子鎮入境,大部分河道自2007年以來出現斷流,平均每年斷流311天。”在位于通遼市的遼河中遊西遼河,更出現了長達20年的斷流現象,河道裏堆滿了黃沙。通遼市水務局副局長管長山説:“西遼河自1998年起,斷流至今。”

  記者又來到遼河中下遊分界線遼寧鐵嶺市昌圖縣福德店,遼河中遊的西遼河與東遼河在此交匯後進入下遊遼寧省境內。記者看到,東遼河內有一定流量的河水,西遼河河道也有一些水,但不見流動。通遼市科左後旗東西遼河堤防管理所副所長楊宗圓説,遼河下游水量的主要來源是東遼河,遼河現在只剩“半條命”。他説,近半個月,東遼河平均流量為每秒12立方米,西遼河雖然有水但流量為零。記者進一步調查得知,這一段西遼河的水來自附近支流烏力吉木仁河、塘泥河和科左後旗東大荒灌區排水。

  大小水庫82個

  層層攔蓄利用透支

  《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發現,遼河中上游出現斷流,除氣候幹旱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攔蓄工程建設過多,而建攔蓄工程的主要目的就是對河水進行利用。然而,在遼河中上游,河水利用已到了透支地步。

  記者採訪了解到,在赤峰境內,遼河上游的兩條河——老哈河與西拉木倫河共建有大中小型水庫82個,這些水庫大部分用于灌溉和工業用水,其中,紅山水庫是老哈河上最大的水庫,容量達25.6億立方米,為遼河中上游水資源優化配置發揮了巨大作用。近些年來,隨著上游不斷興建攔蓄工程,紅山水庫的蓄水量逐年減少,目前僅蓄水5000萬立方米,到了庫區死水位。紅山水庫管理局副局長哈達朝魯介紹説:“從2006年開始,紅山水庫未曾給下遊放過水,導致下遊西遼河主要供水源之一老哈河被徹底攔死。”

  而西遼河的另一個供水源西拉木倫河情況也不理想,僅上游赤峰市境內,大大小小的攔蓄庫閘就有28個,導致其下遊通遼市境內河段一年中大部分時間處于斷流狀態。目前,通遼市在西遼河與西拉木倫河上共建有5個大型水庫,其中4個幹枯,僅有西拉木倫河上的孟家段水庫還存有2000多萬立方米水。據通遼市西遼河工程管理處副主任閆繼明介紹,西拉木倫河只有每年春汛期間入境1億立方米左右的洪水,進入孟家段水庫,其余時間都處于繼流狀態。

  盡管西拉木倫河已經接近全年斷流狀態,記者採訪了解到,這裏仍在籌建赤峰市林西東臺子水庫工程,該工程開發以防洪、供水為主,庫容量為3.22億立方米,興利庫容為1.07億立方米,其中生態調節庫容0.73億立方米,其余的還包括向林西工業園直供水、補償下遊農業灌溉水等。

  對于在目前的河流生態狀況下建設水庫,出現了不同的聲音。赤峰市表示歡迎,而通遼市一些幹部群眾則表示反對。孟家段水庫主任王騰飛介紹説,近20年來,遼河中遊來水主要是靠西拉木倫河,但東臺子水庫建成後,加大了對西拉木倫河的攔截量,未來下遊會不會有來水都是一個問題。如果西拉木倫河也被攔死,通遼市將沒有“外來水”補給。

  地下水超採

  形成“三大漏鬥”沉降區

  多年來,隨著遼河中上游斷流、人們生産生活用水增多,通遼市、赤峰市等地對地下水需求日益增加,導致地下水超採,水位下降,形成“三大漏鬥”沉降區。

  記者從兩市水利部門了解到,這“三大漏鬥”區分別是通遼市科爾沁區地下水超採區和赤峰市紅山區小型孔隙淺層地下水超採區、元寶山區小型孔隙淺層地下水超採區。其中,通遼市科爾沁區地下水超採區域面積3056.4平方公里,水位下降10米左右;赤峰市紅山區小型孔隙淺層地下水超採區面積68.9平方公里,水位下降7米左右;元寶山區小型孔隙淺層地下水超採區面積169.6平方公里,水位下降8米左右。

  據悉,這“三大漏鬥”區中,通遼市科爾沁區地下水超採區和紅山區小型孔隙淺層地下水超採區,主要是農業用水導致地下水超採。通遼市水利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張玉清介紹,通遼市農業用水佔總用水量的82%以上,農業灌溉年用水量達24億立方米,多年平均超採量達2億立方米。赤峰市水利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李俊介紹,赤峰市農業是主要的用水“大戶”,全市80%的水用在了農業灌溉上,農業灌溉年用水量11.72億立方米,地下水超採量為390萬立方米。

  元寶山區小型孔隙淺層地下水超採區主要是元寶山露天煤礦疏幹水排水導致地下水超採。記者在元寶山露天煤礦採訪發現,在煤礦週邊機電井房隨處可見,疏幹排水聲此起彼伏。元寶山區露天煤礦總工程師王勇介紹,元寶山露天煤礦自1990年開始疏幹排水,最多時煤礦有70多口井,每天的疏幹排水量為十幾萬噸。現在仍有40多眼井,每天疏幹排水3萬多噸。據了解,元寶山區露天煤礦疏幹排水導致地下水位下降,地下水超採,多年平均超採量達1058萬立方米。

  大部分楊樹“禿了頂”

  生態安全現隱憂

  記者採訪了解到,遼河中上游斷流已造成該流域湖泊、濕地、草地面積大量減少,沿河兩岸一些樹木衰退死亡,對這一地區的生態環境和生態安全構成了威脅。

  據通遼市水務局提供的資訊,自1998年以後,通遼市遼河流域即老哈河、教來河、西遼河、新開河、清河、洪河6條河流濕地全部連續近20年斷流。庫塘濕地即莫力廟、他拉幹、舍力虎、吐爾基山、孟家段5大水庫中,有4大水庫已連續幹涸近16年,只有孟家段現存2000立方米左右庫存水量,其他8個中小水庫都已幹涸,沼澤和沼澤化草甸濕地近30萬畝都已荒漠化。根據通遼市土地變更調查數據,全市草地面積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分別為2349371.47公頃、2339756.10公頃和2331911.44公頃,逐年減少。

  記者看到,亞洲最大的沙漠水庫——通遼市莫力廟水庫幹枯近20年,水庫內灌滿了黃沙,摩托車艱難地從中穿過。通遼市奈曼旗西湖曾是科爾沁沙地的一顆“明珠”,然而這個曾經水量充沛的湖泊,在2000年徹底幹枯。西湖水庫管理所主任王建平介紹説:“西湖是西遼河支流教來河流域自然形成的湖泊,總面積4萬畝,庫容量為5000萬立方米,湖泊幹枯已經近20年。我們還在期盼,西湖有朝一日能來水。”

  赤峰市也存在同樣的情況,2004年赤峰市湖泊濕地面積為60738.05公頃,2010年湖泊濕地面積減少到31392.55公頃。赤峰市82個水庫中,近40%的水庫已幹枯。

  遼河水斷流還對林業生態帶來危機。記者從通遼市奈曼旗前往赤峰市敖漢旗途中,看到大部分楊樹“禿了頂”,頂部只剩下幹枯的樹枝。詢問當地林業部門才得知,西遼河有水時這些地區最淺水埋深l米左右,樹木根系平展化生長,主要根系層在1米左右,而河流一斷流,水埋降到了現在4米以下,加之降水量減少,樹木得不到充足的水分,就從頂部開始幹枯直至整棵樹死亡。

  據悉,通遼市在2010年前有200多萬畝樹木受不同程度影響,尤其是沿河兩岸出現一些樹木衰退死亡現象,其他地區出現矮化慢生長狀況。赤峰市2015年前有550萬畝樹木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中重度樹木退化達200萬畝。

  擔心水質超標

  中水也不敢向斷流河道排放

  記者這次從河北省平泉市七老圖山光頭山遼河源頭出發,沿遼河中上游的老哈河、西遼河一路採訪至中下遊匯合口遼寧省鐵嶺市昌圖縣福德店,發現沿途各地對水質污染的關注超過了對河水斷流的關注。究其原因,是中央環保督察對水質污染的督察力度非常大,對不達標者處理嚴厲。

  記者在通遼市採訪期間,正趕上中央環保督察對新開河大瓦房斷面水質問題進行督察,並要求整改。新開河是遼河中遊西遼河的支流,其河水主要來自西遼河與西遼河的另一支流烏力吉木倫河。由于西遼河常年斷流,加之烏力吉木倫河來水量逐年減少,從2011年的2.1億立方米減少到現在的不足0.7億立方米,這“一斷一減”導致新開河大瓦房斷面水質從2015年開始呈逐年惡化趨勢,水質下降為地表水Ⅴ類。

  由于擔心類似新開河大瓦房斷面水質問題再出現,平泉市、通遼市、赤峰市對記者涉及遼河流域水質污染問題的採訪如臨大敵。記者進一步採訪獲知,按目前的污水處理達標排放水準,只要排放到斷流河道就超過IV類地表水標準。當地“談污色變”,就是城市中水利用也不敢向斷流河道排放景觀用水。

  通遼市城區一段景觀水寧可調用100公里外的烏力吉木倫河,也不用污水廠日處理出來的20萬噸中水。赤峰市城區目前日産污水24萬噸,但僅處理出來10萬噸中水。眼下之所以不加大污水日處理能力,是怕多處理出來的中水無處“排放”。如果直接排放河道用作景觀水,怕水質超標。李俊介紹,由于穿過赤峰市城區的5條河,河流來水量逐年減少,城區飲用水多使用地下井水,因為怕污染地下水,污水廠處理過的中水也不敢用于城市河道景觀用水或環境水。

  強化全河統一管理

  尋求治理“良方”

  面對當前遼河中上游斷流、流域水生態危機之患,沿河各地積極尋求“良方”。通過做好“節水”“造水”“補水”文章,修復“地下漏鬥”,打造“水保海綿”,補充自産水不足,破解遼河中上游水資源短缺,水生態惡化難題。

  節水修復“地下漏鬥”。通遼市從今年起推廣實施淺埋滴灌節水技術,將農業用水進行縮減。赤峰市通過籽粒玉米種植面積,節約農業用水,當地還出臺了《赤峰市地下水資源保護管理辦法》等一係列文件,實施最嚴格的水資源保護管理制度。

  實施“人工造水”,提高水涵養能力。通遼市、赤峰市在提高污水再生轉化能力和再生水利用能力通過實施水土保持“海綿體”建設,增強遼河中上游特別是主要河流區域水資源涵養能力。為了更好地鑄就蓄水的“生態盆”,兩市積極建設涵養水源林。破解遼河中上游斷流、水生態惡化難題,還需借助外力。目前已有“引綽濟遼”等調水項目得到國家批準,並開始實施。

  正本清源,強化對全河統一管理。“水過家門層層攔截,近水樓臺先用水”。正是由于對遼河上中下遊沒有明確劃分,缺乏全河統一管理,導致各省區分管、各地市自管等各自為政的局面,最終因過量用水截斷河流。

  為此,專家建議,首先,遼河應正本清源,明確遼河上中下遊以及支流幹流。名不正管不順,只有名正言順,才便于統一管理。其次,加強對全河統一管理。目前,水利部松遼水利委員會是遼河流域內水行政主管機構,應發揮其對全河統一管理的作用。同時,建議成立松遼委遼河中上游管理機構,強化對中上游水資源配置的管理。此外,嚴格控制遼河中上游攔蓄工程建設,樹立“健康河流,生態河流”觀念,嚴格控制遼河中上游幹支流等取用水指標,特別禁止地下水超採。(記者 丁銘 哈麗娜 內蒙古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226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