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暴雨出警遭遇山洪 常拿罐罐茶和村民碰杯的輔警走了
2018-08-06 07:32:1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王永良追悼會現場。受訪者供圖

  7月28日上午,銀川市殯儀館門口,花圈擺滿了臺階,上方的黑色挽聯拉滿了整幕墻。挽聯下,前來告別的800多名民警和村民一直站到了殯儀館外。

  這一天,是王永良的葬禮。生前,王永良是銀川西夏區鎮北堡鎮派出所的輔警。

  7月22日晚,銀川市賀蘭山東麓遭遇多年罕見的暴雨,多名群眾遭遇山洪圍困。當天接到公安局指揮中心的出警任務後,鎮北堡鎮派出所民警鄭建衛帶領輔警王永良立即上山,趕往事發地開展救援。

  然而,在隨後的數個小時裏,他們開展救援時被卷入洪水中。

  鄭建衛于7月23日淩晨3點,在洪水衝至的10公裏處獲救。經90個小時的搜尋,王永良在賀蘭縣一個蓄洪池被發現時已無生命體徵。

  7月26日,國務委員、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就學習弘揚王永良同志事跡提出要求。他指出,王永良同志為了維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産安全不幸壯烈犧牲,事跡英勇感人。要切實做好家屬撫恤慰問等工作,精心開展好王永良同志事跡宣傳報道,進一步激勵廣大公安民警、輔警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全力做好當前各項工作,切實維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産安全和社會穩定。

  “活地圖”

  7月22日晚,像往常一樣,王永良在派出所的值班室裏值班。教導員鄭建衛正埋頭趕白天的材料。

  晚上8點14分,報警臺上的指令響起,市公安局指揮中心通知鎮北堡派出所——因賀蘭山北段的暴雨引發了山洪,山上多名群眾遭洪水圍困。

  鄭建衛和王永良一接到“有輛越野車被山洪所困,請立即救援”的指令,就立即出發,駕車沿著山路一路往北,駛往賀蘭山。

  “活地圖”是鎮北堡鎮民警對王永良公認的稱呼。這名有著30年黨齡的輔警,曾在武警某總隊服役,先後任戰士、副班長、班長。因為他群眾工作基礎扎實,又能吃苦,加之脫下軍裝,卻舍不下的“制服情結”,王永良成了銀川市公安局西夏區分局鎮北堡派出所的一名輔警,一幹就是16年。

  鎮北堡鎮派出所的轄區面積達241平方公裏。而王永良總能很快找到報警地點,減少出警時間。這對及時挽救報警人的生命財産安全很重要,“帶上他,我們可以少走很多彎路。”鎮北堡派出所所長張和平説,大夥兒有事兒要出警,都願意帶上他。“有啥事兒都小王叔,小王叔地叫。”

  今年5月,鎮北堡鎮派出所得到一個聚眾賭博案的線索。在寧夏西部影視城,一些搭建好的外景棄之不用,就變成了賭徒聚眾賭博的地方。但民警無法準確定位案發地。

  他們找到王永良,王永良看了一眼,立即就拿紙畫了一張草圖。後來,民警根據草圖,確定了案發地,當場抓獲了參與賭博的人員。 這個案子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要是沒有永良畫的那張草圖,(破案)不會那麼順利。”張和平説。

  在鎮北堡鎮派出所戶籍內勤民警、王永良8年的同事劉洪看來,王永良熱心,遇上再多的困難,他都可以迎刃而解。每年冬天,寧夏氣溫只有零攝氏度左右,劉洪住在單位十來平米的宿舍裏,冷颼颼的。由于線路陳舊,她一開空調就跳閘,“只能去求助老王”。

  暴雨出警遭遇山洪

  暴雨如注。

  鄭建衛坐在駕駛座上,直徑2厘米的冰雹混雜在暴雨裏,劈劈啪啪打在車身上,放眼望去,一路上都是被山洪衝下來的背包大小的砂石。

  當晚行至鎮政府時,他們遇上德林村支部書記胡祥軍,“什麼情況?”鄭建衛問。胡祥軍當時已經循例派出了兩輛挖機,沿山清理路面,以防止堆積的泥沙阻礙救援。

  很快,警車開到了第一個十字路口,鄭建衛先與其中一輛挖機相遇。他請挖機與他一同前去救援,與挖機司機交換電話後,兩輛車一同奔向救援現場。

  接近21點,大雨更猛烈地砸向地面,直徑2厘米的冰雹混在雨中,像刀子般落下。此前,警車行至第二個十字路口時,鄭建衛看到,砂石已徹底堵住去路。而前方是個低洼地段,他透過窗子俯視,“原來洪水已經衝過來了!”

  二人將車停下,王永良趕緊聯係前面的挖機司機清理路面。鄭建衛繼續將車向前開,但清理過的路面很快又被大水帶來的砂石阻擋。

  車外,雨越下越大,“窗外已白茫茫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了”。鄭建衛説。

  此時,在接到銀川市公安局西夏區分局副局長王新明的指令後,兩人調轉車頭準備前往其他地方共同處置另一起求救險情。此時,道路被完全淹沒,洪水衝擊大量泥沙石塊不斷擊打著警車,讓他們寸步難行。鄭建衛拍了幾個現場視頻,發到工作群內。

  天空突然掠過一道閃電,他借著光,看到前面停了一輛皮卡車,車子打著燈,但他無法確定車裏是否有人。鄭建衛和王永良果斷決定上前營救。滾滾的洪水正從他們車身後涌上來,大浪“打在車上,掀起了一米高的巨浪。”

  鄭建衛、王永良戴好救生圈,徒步涉水前進開展救援。鄭建衛上前查探皮卡車。但洪水已經沒到他大腿根部,打濕了他兩部手機。他從皮卡車後輪,爬進後備廂內,發現車裏根本沒人。鄭建衛揮手向王永良示意,但車子卻在慢慢移動。

  7月23日淩晨獲救後,鄭建衛躺在寧夏人民醫院的病床上。但由于韌帶受傷,他至今無法走動。有人來醫院探望他時,腦袋裏總是止不住地回想起那晚的畫面。

  “我現在才想起,應該是被洪水推走的!”鄭建衛回憶説。

  就在他揮手的那一刻,一股猛烈的洪流將皮卡車打翻,鄭建衛和王永良被卷入洪水中,洪水一路向南將鄭建衛衝至10公裏外。

  據鄭建衛事後回憶,他當時被洪水卷了兩個多小時,衝到一個又一個的小土丘上。他曾多次試圖在土丘上停留,但水流湍急,沒有成功。“碎石和泥沙像刀子一樣”刮過他的身體,直至他又被衝到一個土丘上,才勉強停下。當天淩晨3點左右,鄭建衛被救回並送醫,他被診斷為多處軟組織挫傷、膝蓋積液、肌腱斷裂。

  很少有人知道王永良在隨後的近90個小時內遭遇了什麼,他被卷入洪水後杳無蹤影。

  罐罐茶拉近的民情

  賀蘭縣金山村書記廟月萍7月23日淩晨3點發現了鄭建衛。

  她對新京報記者回憶,7月23日淩晨1點左右,村婦女主任楊海榮打電話給她説:“書記,後面砂石場好像有人在求救!”

  楊海榮再三確認聽到求救聲後,廟月萍馬上打了電話報警,同時挨家挨戶確認呼救者是否屬本村村民。10分鐘過去,消防打電話給她確認地點。

  淩晨2點左右,消防官兵到場。營救持續近一個小時。大約3點,落水者獲救,並確認是鄭建衛。

  “您剛才不是説有兩個人嗎?”鄭建衛被救後,廟月萍問他。

  “我們兩個,衝散了。”

  德林村支部書記胡祥軍對新京報記者回憶,7月23日天一亮,他就組織村民搜救王永良。“在這個村,就沒人不知道王永良的。”胡祥軍説。

  在鎮北堡鎮派出所民警蔡慶生的記憶中,王永良是用罐罐茶和村民打交道的。

  王永良總是背著個包,揣上罐罐茶和幾個饅頭,走到田間地頭。在村民家裏,他把茶放在歪嘴壺裏烹煮,茶濃時,他掰開幾個饅頭,給村民斟茶,碰杯。

  茶很苦,舌尖又酸又澀。但喝罐罐茶是當地的傳統,幾杯茶下肚,“就這麼和村民聊開了”。“他的話,村民聽得進去。”

  在蔡慶生看來,這是“最接地氣”的民情。王永良每次和村民聊完後,他會及時把可能涉及案件的信息反饋到所裏,一些線索甚至能幫所裏的同事破案。今年,派出所就根據王永良的線索,抓到了兩個逃犯。

  遇到困難的群眾,王永良也願意拿錢接濟。前年洪災過後,王永良還把家裏的茶、糖、饅頭,甚至是鍋碗瓢盆拿到困難群眾家,蔡慶生説,“所以,村民們才要盡一切辦法,搜救他。”

  那些天,德蘭村、金山村的村民連續在山路邊的溝裏、砂土堆裏尋找了很久,但誰也沒有發現王永良。

  最後的告別

  7月26日,銀川的氣溫一度接近37攝氏度,搜救王永良的工作已經持續了80多個小時。

  在賀蘭山下10萬立方的蓄水池裏,烈日灼燒著野草,越來越多的人圍在這個巨大的水池邊。順著山路搜救了幾天後,當地武警消防官兵們覺得,王永良“應該是在這裏了。”

  那天下午1點50分左右,接到指令後,銀川武警支隊搜救現場負責人派了幾位戰士下水搜救。作為民間救援力量,藍天救援隊提供了兩艘聲吶船。

  水面的溫度比陸地上還高出一些。船上搜救人員在10萬立方的蓄水池面來回搜救,他們先是找到了一塊木頭、幾件衣服。下午3點40分,王永良遺體被發現,被搜救人員緩緩拖上岸的一刻,現場搜救人員喊了一聲——“回家了。”

  王銀安是王永良的次子。他記得,過去16年,父親是村裏大小矛盾的調解員。母親曾多次在半夜兩點,接到村民打來的電話,“誰家吵個架也要找他”,電器壞了也找他,王永良總是穿上衣服,就急匆匆地去了。

  王永良的兒媳婦説,王永良每次發了工資,總要拿點錢,到城裏給孫子買衣服。他自己的皮鞋穿得發皺、鞋底磨平了,也沒舍得買。兒媳婦有些過意不去,今年春天,她從網上買了雙200多塊的皮鞋給王永良,但他一直放著,沒舍得穿。

  7月28日是王永良的追悼會。

  早上,鎮北堡鎮派出所的民警們最早來到追悼會現場,他們面向王永良的遺體獻花、鞠躬。他們曾經和王永良朝夕相處,至今也無法相信,自7月22日晚出警後,這個平日裏的“小王叔”最終消失在了那場大雨中。

  接近10點半,追悼會儀式持續了整整一個多小時,結束時,面前的屏幕上突然閃現了八個字,那是眾人給王永良的最後告別“我的戰友,一路走好。”(秦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大貨車衝卡後連撞13車民警鳴槍示警 肇事司機被抓獲
    8月3日上午9時許,廣東省佛山禪城公安交警在季華路開展貨車衝禁行交通違法專項整治行動。期間,一輛車牌為豫QD5000的紅色大貨車拒絕接受民警檢查,強行衝卡並與同行小汽車發生碰撞後逃逸。
    2018-08-03 17:06:30
  • 慣偷順手機 遇上下班民警
    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蘋果園站派出所民警湯皓雲有長跑的習慣。7月27日,湯皓雲下班後到中國傳媒大學操場跑步健身,不想自己的手機被一年輕男子盯上了,就在該男子“順走”手機時,被當場抓了個現行。
    2018-07-29 08:40:35
  • 女遊客呼倫湖戲水被困湖中 民警及時救回
      新華社呼和浩特7月23日電(記者李雲平)一女遊客22日乘坐塑料充氣墊在呼倫湖遊玩時不幸被困湖中,警方及時營救無人員傷亡。
    2018-07-23 15:04:22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226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