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人被困陽臺呼救4小時 好心人伸援手
2018-08-04 11:11:15 來源: 重慶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 老人陽臺上呼救4小時被當“瘋子” 直到一位圓臉的中年婦女出現

陳珽珍老人指著窗口向記者講述事情經過。記者 景然 攝

  8月2日一早,一位七旬老人顫顫巍巍地走進巴南日報社辦公樓大廳,迎面遇上前來接待的保安人員,她用嘶啞的聲音説:“請你們幫幫我,我想找一個人,很重要……”

  上午太陽並未露面,但老人家身體瘦弱,額頭上還是挂著豆大的汗珠。她穿著半袖襯衫,滿頭銀發梳洗得一絲不亂,肩上斜挎著一個皮包,顯然經過精心準備。然而,從她略顯混亂的表述中,可以看出她不善言詞。

  但為了口中的“那個人”,74歲的陳珽珍老人鉚足了勁兒,走進這陌生的地方。

  獨自晾曬被子,老人被困陽臺

  7月27日,晴熱持續,正午的氣溫已突破40℃。

  下午4時許,花溪街道清華中學家屬院21棟3樓正當西曬,窗外是一條樹影斑駁的小路。眼看陽光正好,獨自在家的陳珽珍閒不住了,她將衣櫃裏孫子的衣服拿出來整理晾曬,忙得自在。

  這裏是一套兩室一廳的出租房。兩年前,陳珽珍為照顧上高中的孫子搬到這裏,主要看中臨近學校,對于出租房的通病——家具品質一般、門櫃不耐用、電器耗電量大等問題,她向房東反映過,但是也沒有下文。

  “下午4點左右,我將曬幹的衣服拿進臥室,突然聽見‘嘭'的一聲,臥室的門被倒灌的風狠狠關上了。”陳珽珍回憶,因為臥室門一直有個毛病,一旦用力合上都只能從外面打開,平時家裏從不關門。

  聽到關門聲,陳珽珍立馬反應過來,她用力拉動門把手,但是臥室門“咬”得死死的,幾乎紋絲不動。“手機放在客廳,身上只有入戶門的鑰匙,孫子一時半會也回不來。”情急之下,焦慮的陳珽珍只能對著窗外的行人呼救。

  被鎖4小時,奮力呼救無人理

  驟然被關在臥室,陳珽珍越想越著急,窗外那條樹影斑駁的小路成了她最後的希望。

  “我被鎖在房間裏,請你們幫幫我啊。”從下午4點被鎖住之後,陳珽珍一刻不停地對著窗外的行人呼救,當時圍觀的人很多,但真正願意上來幫忙的卻一個也沒有。

  更讓陳珽珍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圍觀的人群中有人竟然直呼:“她是瘋子。”還有人猜測:她是被家人故意鎖在房間的。一時間,人群中議論紛紛,越傳越離譜,不管她如何解釋,竟沒有人願意相信她,最後人群散去。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窗外的天色漸漸變暗,喊著喊著,陳珽珍的聲音越來越小,一位74歲的老人,經歷了大半生的人情世故,卻唯獨沒有體驗過這種無辜被人當成“瘋子”的滋味,一時間淚水已經在眼眶裏打轉,口幹舌燥,頭暈眼花,仍然找不到人幫她脫困。

  眼看墻上的時鐘已經指向晚上8點整,陳珽珍很擔心,自己會不會就這樣獨自暈過去。

  終遇好心人,行善不留名

  天色漸晚,窗外飄來陣陣飯菜的香味,小路上幾乎看不到人影,一股強烈的倦意向陳珽珍襲來,她勉強打起精神,盯著那條熟悉的小路,嘴裏喃喃地呼喊:“有人嗎……有人嗎……”

  突然,樓下傳來一個響亮的聲音:“老人家,你是不是在喊我啊?”

  陳珽珍連忙回答:“是我,是我,是我在喊你。你可以救救我不,我被關在房間裏了,家裏又沒人在。”這一次,樓下的聲音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老人將入戶門鑰匙扔到陌生人的手裏,並告訴她詳細的門牌號。

  又過了30分鐘,門外終于有了聲響,在陳珽珍的示意下,陌生人從外面打開了臥室門,兩個隔空喊話的人終于見面了。

  “你們小區好難找,爬了一個大坡才找到。”站在陳珽珍面前的,是一個身高1.55米左右,臉蛋圓圓的中年婦女。

  驚魂未定的陳珽珍一時忘記詢問陌生人的姓名,等她回過神來,對方已經悄然離去。

  “她説剛剛辦完事,要急著回去照顧5歲大和剛出生的兩個孫子。臨走還叮囑我一個人在家一定要小心。”陳珽珍斷斷續續地補充,然後堅定地説,她真的是一個好人,請一定幫我找到她。

  陳珽珍只記得對方的身高和面貌,微胖,當時的穿著和其他特徵,她都想不起來了。

  “我想找到她,當面跟她説聲謝謝,也和她交個朋友。”陳珽珍希望,對方看到消息後,能夠通過重慶晨報和巴南日報聯繫她。(通訊員 張礡 記者 景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密林中的精靈——秦嶺金絲猴
密林中的精靈——秦嶺金絲猴
烈日下的公路“醫生”
烈日下的公路“醫生”
巨石上的村莊
巨石上的村莊
懸崖跳水——“勇敢者的遊戲”
懸崖跳水——“勇敢者的遊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222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