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40℃高溫,八旬老人把自己綁在摩托上,背後原因讓人淚目……
2018-08-02 10:30:15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孤獨山路,他為殘障兄妹掌燈

只為把他們的前路照亮

7月的重慶

高溫襲來

一位80歲的殘疾老人

卻拄著拐杖
再一次開始了
單程長達六七個小時的“遠徵”
烈日的炙烤
讓換乘5趟公交後
被“捆”在摩托後座的老人有些難忍
但一想到路的盡頭
那對等待著他的殘障小兄妹
老人的心底,涌起陣陣暖意

80歲的鄧林明

他叫鄧林明
四年時間

他堅持上門送教

給一對不會説話、無法走路的殘障兄妹
打開了知識的大門

堅持

每月一兩次,懷揣心臟藥

80歲老人單程六七個小時的“遠徵”


  鄧林明住的老房子沒有電梯,他一手拄三角凳一手扶欄桿,腰身佝僂,從10樓慢慢下樓。

  鄧林明自己也是個殘疾人,4級肢殘,腰無法伸直,走路必須拄拐,不拄拐時像個躹躬的人。以前身高有1.65米,現在縮成1.35米。 

  7月28日早上6點半,鄧林明就出發了。他的目的地,是重慶渝北茨竹鎮新泉村2組村民吳長生的家,那裏,有兩個智力和肢體都殘疾的孩子等著他去上課。四年了,他每個月去一兩次,每次待上三五天,最長要超過一周。

  因為每月定期的“苦旅”,老人頭一晚特意找到4顆苦藠,拍碎就著涼水吞服,他説這能防中暑。心臟病的藥也必須帶,以備不舒服時隨時摸兩顆出來吃。

去車站的路上,鄧林明拄拐慢慢前行。

  這是趟單程六七個小時的路程。

  老人先是從南岸羅家壩出發,倒5趟公交車到渝北興隆鎮。這一段不堵車也要4個多小時,但是公交對老人免費。直達車快一些,要多花10多元車費,沒有退休金的鄧林明經濟很拮據,他舍不得。

車上的鄧林明閉眼休息,也想著當天的課程。

  接著,鄧林明花4塊錢從興隆乘坐小巴到茨竹。到了茨竹鎮,距離目的地新泉村只剩下5公裏,能不能坐上農村小巴要看運氣。

走在渝北茨竹鎮的街上,想到離孩子的家越來越近,鄧林明加快了步伐。

  這天運氣不好,已是中午12點43分,等不到車的老人決定找個攬活的摩托,15塊,搭他去吳家。一年年下來,摩托車主們和老人也漸漸熟悉,熟到有了人情,曉得他去走教,有的也不收錢。

  摸摸索索爬上摩托後座,老人手在抖,車主拿一條捆貨物的繩子,一頭纏在鄧林明腰上,一頭捆在自己身上。遇到坑洼路段,後座上的老人被騰空彈起,看得人心裏一緊。

  一路上,鄧林明緊緊抓著他的背包,裏面有他給吳家兄妹帶的修改的作業、書、文具,有他自己的毛巾牙刷,還有8顆糖,有時候是一袋芝麻糊,或者兩個蘋果。8顆糖,也是老先生的禮數,從不空手。

兄妹倆守候在窗旁,等候鄧林明的到來。

奇跡

不會説話、從未進過課堂的他們

在方塊字裏慢慢尋找前程

  新泉村裏,盼望著鄧林明到來的,是一個一家四口三人殘疾的特殊家庭:

  56歲的父親吳長生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平日以種地為生,由于生活貧困,快40歲時才和同村一身體有殘疾的婦女結為夫妻;

  38歲的母親三級肢殘,無法站立,無法行走,騎在一根約30厘米高的長凳上,踢踢踏踏地挪動,説話含混不清;

  兒子吳文見16歲,二級智力殘疾,肢體殘疾;女兒13歲,三級智力殘疾,肢體殘疾。和媽媽一樣,他們靠一根板凳行走。

  吳長生的妻子、兒子和女兒都不能正常行走,只能坐在一條板凳上四處走動。

  吳家的事在村裏不是秘密,鄉親們平時也多有幫襯。

  一次,到衛生室給患病妻子拿藥的鄧林明,看到了在隔壁小學“聽墻根”的吳文見。男孩的眼神,觸動了這個退休教師的心。他一邊和學校協商,一邊和孩子父親溝通,要把孩子送到學校讀書去。學校同意接收,但需要家長每天陪讀。要顧家,要務農,作為家裏唯一的勞動力,吳長生無能為力。

  “我來給你教兩個娃娃,我是退休老師,一定幫你教好。”2015年3月的某一天,鄧林明來到吳家,這是他説的第一句話。他決定,自己送教上門。

鄧林明在院壩的墻上挂上小黑板,給殘疾兄妹上數學課。

  “想不想讀書?”那天,鄧林明問。兩兄妹咿咿啊啊説了半天,鄧林明也沒聽明白。“用筆寫,想讀書你畫鉤,不想你畫叉。”兩兄妹毫不猶豫地在作業本上畫下一個大大的鉤。從此,在吳家門前的空壩上,鄉親們總能看見一個駝背的老人,拿著粉筆在墻上寫著什麼。他面前,兩個坐在木凳上的孩子認真地聽課。

  他給兄妹買了教材、本子、文具,從認字和數數開始。


用玉米粒講解數學的加減乘除法。

  作為一個有10多年教學經驗的老師,鄧林明原本充滿了信心,但是面對兩個智力殘疾的孩子,困難可想而知。

  “最大的障礙是他們無法用語言交流。”鄧林明説,兩個孩子都不會説話,只能發出啊喔的聲音。起初,他們交流全靠比劃和猜,但隨著和孩子們相處的時間長了,鄧林明漸漸變成了最能聽懂兩個孩子“特殊語言”的人。“特別是現在,吳文見能寫不少字,我們可以用小紙條來交流了。”

鄧林明為兩兄妹購買了字典、成語詞典和小學生手冊。

看見孩子們的進步,鄧林明顯得格外開心。

  鄧林明的苦心沒白費。

  哥哥吳文見能識300個漢字,能寫100多個漢字,還能算出10以內的加減乘除。妹妹吳丹丹雖然不能做計算,但也認識100以內的所有數字和簡單的漢字。

  在鄧林明的幫助下,從來沒有進過一天課堂的兄妹倆,慢慢地學會了寫字和算數。

  老伴去世後,鄧林明住到了南岸區羅家壩大兒子家,只能每個月來一兩次走教。每次來,白天講課,晚上跟吳文見住,一老一小,躺在竹板床上,一個講故事,一個聽故事,山村夜黑,屋裏沒燈卻有光。

在孩子家留宿時,鄧林明在床上教孩子讀課文。

未來

希望大家的愛心,能改變他們的命運

希望兩個孩子最終能自食其力


  很長時間裏,連兒子都不知道鄧林明在做的事情,老人説,不想把這件事搞得人盡皆知。但幾個月前,他卻高調參選了“感動渝北人物”評選。為什麼?

  老鄧説,是因為自己老了。“這3年,我看著兩個孩子慢慢變好,我知道只要有人能繼續幫助,他們肯定能變成自食其力的人。”

  鄧林明説,現在只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到幫助吳家兩兄妹的行列中。“我們做的事並不多偉大,但是卻能改變兩個孩子的命運。”

  因為鄧林明的堅持和呼聲,改變正在發生:

  渝北區華鎣山小學知道了兄妹的情況,上學期開學起,校方把40多名教師納入送教隊伍,即採取每兩周間隙一次的送教。每次送教,學校輪番派出至少2名教師來殘疾兄妹家中,上語文、數學、音樂等適合三年級學生的課程。將來如經測試已達到小學六年級學習水平,將為他們發放小學畢業證書。

  渝北區茨竹鎮政府民政辦主任顏斌告訴記者,這對兄妹獲得小學畢業證後,民政辦會徵求他們意見,以助力其今後人生發展。

鄧林明離開的時候,兄妹倆騎著凳子給他送行。

  村裏人都認為鄧林明創造了奇跡,但他卻並沒有滿足。“只要還走得動,我就一直來。”

  “我的年紀大了,不知道還能幫到什麼時候,兩個孩子年紀還小,愛心需要接力。”他説,希望兩個孩子有朝一日能自力更生。

一念不忍,四載堅持。

那個烈日下彎曲的背影,

映照的

是這世間最最動人的師者之心。

“我的年紀大了…兩個孩子還小…”

愛心需要接力。

你是否願響應老人倡議,

一起關注,

改變苦難兄妹倆的命運?

向大愛老人致敬!

也祝願老人安康、長壽!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太陽馬戲《阿凡達前傳:托魯克-首次翱翔》北京上演
太陽馬戲《阿凡達前傳:托魯克-首次翱翔》北京上演
河北石家莊:暑期兒童學手工
河北石家莊:暑期兒童學手工
瀘沽湖美景如畫
瀘沽湖美景如畫
水上遊樂 清涼消暑
水上遊樂 清涼消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212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