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央環保督察揭開地方垃圾處置亂象
2018-07-27 09:20:59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隨意傾倒 亂堆亂棄 非法填埋或就地焚燒

  中央環保督察揭開地方垃圾處置亂象

  中央環保督察組對雲南進行“回頭看”,前腳離開,後腳就出事。

  2018年6月5日,中央第六環保督察組進駐雲南省開展“回頭看”督察,至7月6日,督察結束。督察組離開後不到一星期,就曝出昭通市鎮雄縣兩名兒童放牛時疑似被“垃圾山”掩埋事件。

  就這一事件發生的原因,盡管當地政府仍未公開調查結果,但是,從昭通市垃圾處置被中央環保督察組作為典型案件公開曝光這一點來看,昭通市垃圾處理確實存在問題。

  事實上,垃圾處理存在問題的不僅是雲南,廣東、河南、河北等地同樣被中央環保督察組“回頭看”時點名。而一些地方垃圾亂堆亂棄、非法填埋或就地焚燒等問題十分突出。

  一方面垃圾圍城,另一方面垃圾處理嚴重滯後,垃圾填埋以及焚燒發電項目屢受“鄰避效應”困擾,致使一些項目建不下去。生態環境部負責人指出,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屢現“鄰避效應”有管理不到位原因。

  昭通至今未建規范化處理設施

  雲南省昭通市的垃圾問題由來已久。

  2016年7月,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期間,群眾投訴稱,昭通市垃圾處理站將生活垃圾運到昭陽區舊圃鎮三善堂村、黑營村煤礦開採後形成的礦坑中,時間長達十余年。垃圾産生的滲濾液污染農田,惡臭影響周邊居民生活。曾有村民自發組織攔阻垃圾傾倒,遭到毆打後無人再敢聲張。舉報群眾還稱,這一情況曾多次向昭陽區政府和市建設局反映,但有關地方和部門互相推諉扯皮,一直沒有結果。

  據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組介紹,2016年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期間,督察組共轉辦6起相關群眾投訴。

  第一輪督察結束後,中央環保督察將昭通垃圾處置問題移交地方。對此,昭通市政府承諾,責成昭陽區政府完成三善堂村人畜飲水工程,防范地下水污染隱患;開展三善堂垃圾臨時堆場地下水監測並編制環境應急預案;責成昭陽區政府于2016年8月15日前建成圍墻,並對填埋區每天進行噴灑消毒作業;推進雲南惠康公司焚燒發電和華新集團水泥窯協同處置生活垃圾兩個項目以及守望鄉卡子村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建設,2016年12月建成投入使用。

  今年6月,“回頭看”督察組進駐雲南後,不到一個星期又接到7起舉報。

  為此,“回頭看”督察組由組長朱小丹親自帶隊赴昭通市檢查垃圾處置情況。“回頭看”督察組檢查發現:“昭通市至今尚未建成規范化垃圾處理設施,這在全國地級市極為少見。”由于長期缺乏規范的垃圾填埋場,昭通市垃圾污染問題突出,群眾反映強烈。

  據督察組介紹,對于群眾投訴,昭通市政府承認確實存在環境污染問題。對于2016年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指出的問題,昭通市承諾的舉措均未能如期實現,存在明顯敷衍整改問題。“回頭看”督察組檢查發現,垃圾焚燒發電項目至今尚未開工。卡子村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雖然于2017年12月建成投運,但主要處理周邊永豐鎮、舊鋪鎮和守望鄉的生活垃圾,設計庫容60萬立方米,設計日處理能力僅為110噸,遠不能滿足昭通市每天産生400多噸垃圾的需要,且未同步建成垃圾滲濾液處理設施。

  針對昭通市垃圾污染問題敷衍整改問題,朱小丹透露,督察組將會進一步深入調查,對可能存在的不作為、慢作為問題,依法依規依紀嚴肅處理。

  7月6日,“回頭看”督察組結束在雲南省為期一個月的督察。出人意料的是,督察組走後僅幾天時間,就發生了疑似“垃圾山”掩埋兒童悲劇。

  “回頭看”曝出多省垃圾問題嚴重

  事實上,垃圾處置不當導致環境污染問題不僅在昭通市存在。

  今年6月12日,中央第一環保督察組在對河北省進行“回頭看”時,發現3公裏的“垃圾帶”。這條3公裏的“垃圾帶”就在石家莊市、定州市大沙河的河堤上。

  “在大沙河定州段遠遠望去,河堤上堆滿了生活垃圾、工業廢渣、邊角料、醫療廢物等多種固體廢物,各種垃圾‘應有盡有’,形成了一個長約3公裏的‘垃圾帶’。與長度同樣驚人的是‘垃圾帶’的寬度,垃圾一直從河堤延伸至河床上,斜坡高度達到10米左右。”進駐河北省的“回頭看”督察組説,這條“垃圾帶”對周圍的水環境造成嚴重威脅。

  《法制日報》記者在隨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在廣東省“回頭看”下沉督察期間發現,“垃圾遍地令人震驚”。

  根據廣東省汕頭、揭陽兩市提供的數據,練江流域每天産生生活垃圾約4800噸,無害化處理量僅約2700噸,廣東全省僅3個區縣未完成“一縣一場”(一個縣建設一個垃圾處理場)建設,其中兩個就在練江流域。

  由于垃圾處理能力嚴重不足,導致垃圾亂堆亂棄、非法填埋或就地焚燒等問題突出。在汕頭市潮陽區,一段100多米的鄉村土路,被督察組當場挖出地下摻雜著各種垃圾,現場估算至少有200噸。

  在汕頭市督察所到之處,水裏、田裏、岸邊、路邊、屋邊隨處可見垃圾。汕頭市潮陽區谷饒鎮大坑村工業廢棄物隨意傾倒、焚燒;銅盂鎮李仙村的稻田裏堆放大量生活垃圾、工業廢物,甚至還有電子垃圾等危險廢物;銅盂鎮草尾村河涌內淤積大量生活垃圾。“回頭看”督察組説,一些地方現場情景慘不忍睹。

  “回頭看”督察組指出,汕頭市對垃圾隨處傾倒、填埋、焚燒以及偷倒工業廢物的日常監管嚴重缺失,一有空地就有垃圾,水邊、路邊概莫能外。汕頭市潮陽區官田水沿岸150米的河堤曾有數百噸生活垃圾,當地為應付督察,臨時覆土掩埋;普寧市佔隴鎮一垃圾焚燒站將爐渣、飛灰及油泥棄置河邊,為應付檢查,臨時用沙土掩埋,性質惡劣。

  此外,督察組在河南省“回頭看”時查出,信陽市不僅生活垃圾問題突出,而且制作虛假臺賬應對督察。

  據進駐河南省的督察組介紹,信陽市無害化垃圾處理場于2007年投運,是全市區唯一的生活垃圾填埋場。這一垃圾處理場佔地面積260畝,設計有效庫容約98萬立方米,設計每天填埋生活垃圾350噸。督察發現,早在2015年,信陽市無害化垃圾處理場就庫容已滿,但截至目前仍在接收生活垃圾,實際填埋量已達264萬立方米,超出設計庫容量1.68倍。

  “鄰避效應”有管理不到位問題

  就垃圾無害化處置,在我國基本上採取兩種辦法,一種是防滲填埋,另一種是垃圾焚燒發電。然而,目前,這兩種處理方法只能處理地方的部分垃圾,各地的大量垃圾仍處于隨意丟棄和任意堆放狀態。

  中央環保督察組在河南“回頭看”時發現,信陽市中心城區生活垃圾日産生量1000余噸,但實際處理能力僅有350噸/日,且已超出設計庫容。從2010年起有關部門即向信陽市政府請示新建生活垃圾處理廠,但一直沒有建設。督察人員梳理線索後發現,信陽下轄各縣垃圾填埋場均是在2007年至2008年間建設的,“十二五”期間全市沒有新建的垃圾處理場。目前,光山縣、羅山縣、商城縣、息縣、淮濱縣、潢川等縣垃圾填埋場也處于超負荷運行狀態。

  比超負荷狀態更令人擔憂的是,垃圾填埋廠和垃圾焚燒發電廠在啟動建設時往往難過公眾這一關。也就是説,無論是垃圾填埋廠還是垃圾焚燒發電廠在建設過程中往往會遭遇“鄰避效應”。

  因擔心垃圾填埋廠出現惡臭,垃圾焚燒發電廠二噁英超標,導致這兩種垃圾處理項目建在哪裏,哪裏的群眾就反對。“只要不建我們小區附近,愛建哪建哪”。“鄰避效應”成了垃圾填埋廠和垃圾焚燒發電廠建設面臨的最大難題。

  為了解決這一難題,原環保部明確要求,所有垃圾焚燒發電企業都要以“裝、樹、聯”為重點,全面提升垃圾焚燒發電行業的環境管理整體水平。

  其中,所謂“裝”,就是所有垃圾焚燒企業都要自覺安裝污染源監控設備,實時監測污染物的排放情況;“樹”,就是所有垃圾焚燒企業都要在顯著位置樹立便于群眾查看的顯示屏,將垃圾焚燒廠的污染排放數據實時實地向全社會公開;“聯”,就是企業自動監控係統要與環保部門聯網,通過這種方式進一步強化環境執法監管。

  原環保部在垃圾焚燒發電企業全面推行“裝、樹、聯”措施,就是為了讓電廠附近的群眾能夠親眼看見企業的排放情況,是不是有二噁英超標排放。説到底,原環保部這樣做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解決“鄰避效應”問題。

  盡管如此,仍未能完全打消公眾的擔心和恐懼。而環保組織最新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全國在運行的359座垃圾焚燒廠中,仍有四成未在網上公開環境信息,七成未公開煙氣二噁英監測數據。

  “為什麼垃圾焚燒發電項目會遇到這麼多問題,特別是‘鄰避效應’問題,症結在哪兒?咱們不能把所有的問題都推給老百姓,認為是他們不理解。”生態環境部相關負責人在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近日召開的中國環境産業高峰論壇上指出,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之所以會遇到“鄰避效應”問題,與老百姓擔心企業盡不到責任、監管部門做不到位有很大關係。

  避免鎮雄縣的悲劇重演,就必須給垃圾找出路。出路就在于要把垃圾送到填埋廠和焚燒廠進行無害化處理。而如何破解“鄰避效應”問題?如何不讓垃圾隨意丟棄、堆積成山?就需要地方政府切實擔負起環境污染治理的責任。(記者 郄建榮)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相關新聞
  • 中央環保督察絕不是為查幾個案子
    2016年第一輪督察時,督察組將寧夏靈武再生資源循環經濟示范區侵佔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問題作為需要整改問題留給寧夏。2018年6月9日,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在廣西欽州市下沉督察時,發現國家早已明令淘汰的屬于“散亂污”小冶煉企業依然盛行。
    2018-07-17 08:03:02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青山綠水變成西藏山南群眾的“聚寶盆”
青山綠水變成西藏山南群眾的“聚寶盆”
奔跑吧!馬背上的鄉村少年
奔跑吧!馬背上的鄉村少年
草原美景如畫
草原美景如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299214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