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1000條微信留言看基層幹部的“盼”
2018-07-25 13:11:38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半月談刊發《鄉鎮幹部盼什麼?聽聽他們的心裏話……》,引發網友強烈共鳴,半月談微信讀者留言上千條。

  在近千條留言中,有很多是基層幹部的親身感受,從湖南、湖北到陜西、貴州,從大學生村官到編外人員,坐標涵蓋了大半個中國,職位涉及到各種類型。從基層幹部言辭懇切的留言中,我們感受到了他們對崗位的熱愛與擔當,也體會到了他們的困惑與期盼。

  盼提高待遇、盼人手人才、盼交流學習……基層幹部面臨的種種“難”,化成了一個個期盼出現在了我們的評論區中。

  一盼待遇:“沒有合理的收入,情懷再怎麼樣也支撐不了我們”

  @需要存錢的魚先生:鄉鎮幹部不僅只有公務員,還有事業幹部,三支一扶,村官,這些人連車補都沒有,“三支一扶”和村官為了等待轉正成為事業編,扛著兩千的工資,做著幾個兩千的事,每個月開車都要消耗近半個月工資。出來工作了的,“三支一扶”還有一點老本可以吃,大學生剛出來考到了“三支一扶”連老本都沒有,參加工作了都要找爸媽要錢,這是什麼現狀?

  @沒心沒肺:補貼,不存在的,已經不發了,不加班,不存在的,已經好久沒有雙休費了,壓力小,不存在的,一個人頂n個人的工作量,加班費,也不存在的……

  @王仕垚:鄉鎮事業身份的工作人員,還沒有車補,發到卡裏才3500多,有些時候還沒有那麼多,做的事情也不比公務員身份的少。而公務員身份的工作人員卻有,還有他們有提幹,而事業單位卻沒有。

  @孫悟空空:以前的大學生村官,縣裏2016年平均月收入7k+,然而我一年工資3w,一周六天班,法定節假日沒得休,領導視察周日沒得休,群眾有需要隨叫隨到,用情懷在工作。現在身邊好多同樣的大學生村官包括我也都不幹了,沒有合理的收入,情懷再怎麼樣也支撐不了我們。

  二盼公平:“一線人員應該比機關部門的待遇高些”

  @周強:公務員待遇是跟職務挂鉤的,基層由于所在單位,部門級別低,職務晉升非常難,但是最復雜,最辛苦的工作在基層,需要直接面對群眾,真的需要改改了。一線人員應該比機關部門的待遇高些。

  @質子:這個現象什麼時候才能給解決啊,編制內的想幹不想幹都行,編制外的幹的小心翼翼,深怕被開,待遇還不一樣,年輕幹部都是身兼數職,遇到各口子的事湊一起的時候恨不得學猴哥把幾根毫毛來應對。

  @冷暖自知:編制外的鄉鎮幹部多得是,像我們這些大學生村官,期滿之後,直接轉為後勤人員,幹得一樣的活,幹著比公務員事業編多幾倍的工作量,領著比公務員事業編少3倍的工資2000塊,沒有車補,看著他們加工資,一個編就差別那麼大,根本不同工同酬。

  三盼休假:“真的很想有個假期,真的很想讓孩子度過有父親的童年”

  @淺淺:可以來貴州省六盤水市的鄉鎮政府調研一下,他們別的地方還可以回家,我們連家都不能回,沒有周末。記得今年五一,鄉政府沒有説放假,也沒有説加班。按照慣例,沒有説加班就是放假,我們家隔得遠的就回家了。放假第二天通知加班,説不能回去的要給主要領導打電話請假,然後我們就給主要領導打電話請假,領導沒説同意不同意,後來給我們一個處分,説我們請霸王假,還説我們不作為。平時加班加點,工作勤勤懇懇,我不知道自己如果算不作為,那什麼才是有作為。

  @耳東:身為一名90後,去年考的鄉鎮公務員,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5+2、白+黑,看著城裏瀟灑生活的小夥伴,無數次想放棄,希望堅持下來會是勝利。

  @橙澤:我是一名陜西鄉鎮的基層幹部,講實話吧,已經連續兩個月沒有放周末了。我們陪不了家人,陪不了父母,每天面對的只有脫貧攻堅問題整改,還有一天天的檢查。在年邁父母最需要我幫忙的時候,在孩子生病躺在醫院需要我照顧的時候,卻回不了家,給不了他們守護和愛。我們也是人,我們也有感情,我們也想珍惜眼前的家人,但是無奈做不到。真的很想有個假期,真的很想讓孩子度過有父親的童年,唉。

  @一杯空氣:我是一名鄉鎮幹部,先生也是,工作6年,兩人分布在縣城的兩邊,相隔50多公裏,一歲的孩子在老家,縣城的盡頭。我們每周只有單休,除去值班,一個月3天假,工作要做,家庭呢?孩子呢?待遇暫放一邊,心裏的苦可以不説,但我們的孩子需要教育,期盼可以規范正常的上班作息時間,讓我們多陪陪孩子,這樣才更有動力和激情去幹好鄉鎮千頭萬緒的工作。

  @張曉娟:作為鄉鎮大齡未婚女幹部,上班五年多來,節假日、周末,基本沒休息過。最怕的是上級各種檢查,一個領導來這樣指導,剛按要求弄好,又來一個領導,要求又不一樣。

  四盼人手:“我盼望的是,真正能夠實現一個蘿卜一個坑”

  @兩條河流交匯:認同。我工作所在鎮政府,原定編45人,後所有鄉鎮定編調為40人,實際配備的還是長期30人左右,最多時不過35人,一直缺人。今年又有3個60後退休,進來的年青人留不住,調走、考走、借走,人往高處走也正常,但還應基本滿足鄉鎮正常運轉啥。調到縣直去還應有規章制度或辦法,要體現對長期在鄉鎮工作幹部的關懷和相對公平。

  @小幸福:我盼望的是,真正能夠實現一個蘿卜一個坑,畢竟我們這兒好幾個坑搶一個蘿卜。

  @牧師:我們鎮區2萬多人,全鎮8萬多人,政府編制37個,借調4個,領導13個,老幹部14個……

  @蘭曦:人家們好歹一百來個編,我們四萬多人的鄉鎮只有四十多個編,刨去領導和借調的,以及自稱不會電腦業務、能力跟不上的老幹部,能幹活的最多十來個。最可氣的是縣上的各部門還要把他們的職能分派到鄉鎮上,什麼交通、水利、禁毒、環保、交警、統計、安監、就業住房等等,也不管需不需要專業技能,有沒有人手,反正就是攤下來了,出了問題鄉鎮背鍋,有了業績是人家的。

  @饅頭:編制幾乎是滿的,但是絕大多數被借調到縣裏、市裏、省裏,留下的“小貓三兩只”,並且,這種情況在偏遠山區被無限放大。

  @不愛吃貓的魚:刨除待遇不説,現在普遍存在這樣的一個矛盾,一邊是國家要提高辦事效率精簡人員,但另一方面單位有一大批年齡大精力不夠的老人和一部分好吃懶做的閒人,還要做一堆與自己本職工作完全不相幹的事情,導致基層難做事、人手不足。

  @吶喊:什麼工作都要在鄉、村一級落實,但是鄉村工作力量遠遠不足,有些上級部門300多人,對應的鄉部門才1到2人。

  五盼機遇:“作為鄉鎮幹部期盼的是向上流動的機會”

  @閒庭信步:應該建立鄉鎮幹部流動機制,在一個鄉鎮任職超過十年,就應該考慮到近郊鄉鎮或城裏升職。

  @低語:作為鄉鎮幹部期盼的是向上流動的機會,縣直機關公務員兩年後可以考選調,鄉鎮卻得五年。

  @秀:留守基層的一是年齡考試能力比年輕人差被迫留守,二是調動普遍只要年輕人,年紀大經驗豐富無優勢。沒有關係的人,希望有更好的流動機制。

  基層幹部到底“盼”什麼,網友@奔跑的留言很有代表性:

  盼上面少當甩手掌櫃,多些責任擔當;

  盼上面口惠更要實至,多些寬容體諒;

  盼上面決策多接地氣,多些實事求是;

  盼輿論報道多發現基層正能量,多些關注理解;

  盼領導決策更科學,不搞心血來潮;

  盼為基層減壓減負,提拔使用真向基層傾斜。

  如今,我國改革已進入深水區,在各地改革發展的大潮中,我們應該給予基層幹部們更多的理解和支持。讓我們讀懂他們的“盼”,讓他們感受到理解,看得見希望。(楊建楠

  鄉鎮幹部盼什麼?聽聽他們的心裏話……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貴州丹寨:大棚菌喜獲豐收
貴州丹寨:大棚菌喜獲豐收
錫林郭勒草原夏日美景
錫林郭勒草原夏日美景
重慶黔江:藤蔓長成致富茶
重慶黔江:藤蔓長成致富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174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