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透視高價藥的國際爭議
2018-07-23 18:38:4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布魯塞爾7月23日電 綜述:透視高價藥的國際爭議

  新華社記者王子辰

  繼美國輝瑞之後,歐洲制藥巨頭諾華近日也迫于外部壓力宣布放棄在美國市場的2018年藥品漲價計劃。這是藥品價格高昂在國際上引起廣泛不滿後藥企的又一次“讓步”。

  多年來,一些藥品,尤其是治療癌症等急難重症的“救命藥”,由于價格高昂而面臨爭議並頻遭譴責。而諾華生産的、主要用于治療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的“格列衛”,就是上述藥品中的典型代表。

  壓力難阻“天價”

  “格列衛”被指價格高昂並非一時的新鮮事。2013年,近120名全球慢性粒細胞白血病專家在美國《血液》雜志上發表聯名文章,表示要“從慢性粒細胞白血病藥品價格反思抗癌藥不可持續的高價”。

  文章説,“(‘格列衛’在美國的)價格從2001年面世時的年度藥費近3萬美元,上升到2012年的每年9.2萬美元,盡管原定價已經包含了所有的研發成本……患者和維權人士無數次呼吁降價,但始終沒有得到回應”,文章呼吁就高昂價格背後的原因展開對話並尋求降價。

  《紐約時報》也予以關注,其報道援引諾華當時的回應稱:“我們意識到,醫療保健體係的可持續性是一個很復雜的課題,我們對有機會成為對話的一部分表示歡迎。”

  5年多過去了,牽頭組織上述文章的美國MD安德森癌症中心白血病係主任哈古普·坎塔吉安近日告訴新華社記者:“什麼也沒有發生。制藥企業既不想要對話,也不想要合理的解決方案。”

  就“格列衛”如今在美國的價格,坎塔吉安説:“還是很高,而且越來越高。2017年,(年度藥費)價格超過了14.6萬美元。患者無力承擔這種花費。”

  另一位參與上述文章的布賴恩·德魯克爾是“格列衛”的早期主要開發者之一,曾被授予著名的拉斯克臨床醫學研究獎。他近日告訴新華社記者:“過去5年沒發生什麼變化。”

  “天價”藥成本知多少

  每一場有關“價格”的討論,都難逃價格背後“成本”的究問。十幾年來銷售總額達到數百億美元量級的“格列衛”,成本到底是多少?

  諾華在回復新華社記者提問時沒有提及這方面內容。該公司一位新聞發言人給記者轉來了多篇第三方媒體報道,大意是藥物研發投入巨大,且一款成功的藥物背後存在大量的失敗藥物,整體成本極其高昂。此外,諾華還在全球開展了援助項目,多年來為數萬名患者提供了免費藥物。

  但前述的《血液》雜志文章,或可提供一個視角。文章稱,據報告,把一種新型抗癌藥推向市場的成本大約是10億美元。這既包括研發成功的新藥成本,也涵蓋其他失敗的藥品成本,還覆蓋了臨床試驗以及獎金、薪水、基礎設施和廣告等成本。換句話説,一旦藥物銷售額超過10億美元,剩下的大部分就都是利潤了。

  這一估計合理與否,尤其是符不符合“格列衛”的實際情況,人們無從知道。

  “諾華把患者的健康和安全視作頭等大事,始終致力于研究、開發和制造創新藥物以適應患者的需求。”諾華公司新聞發言人告訴記者。

  “格列衛”在美國藥價奇高

  雖然專家們認為“格列衛”價格在全球普遍較高,但其在美國的價格的確遠高于在其他國家的價格。前述《血液》雜志文章指出,就治療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的藥物來説,美國的平均價格是歐洲的兩倍。

  在美國,大部分民眾參加的是費用高昂的商業醫療保險,也有很多人交不起保費而沒有保險。相比歐洲的社會醫保,美國可選的商業醫保計劃數量眾多,但與制藥企業談判時的話語權就小得多。

  “我們(美國)是不就藥品價格展開談判的極少數幾個國家之一。”德魯克爾告訴新華社記者。

  “都説市場力量能夠帶來合理的價格,但這行就沒有市場力量。制藥公司數量太少了,它們形成了寡頭壟斷。”坎塔吉安2016年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臺風“安比”過境江蘇啟東
臺風“安比”過境江蘇啟東
大暑近 農事忙
大暑近 農事忙
地鐵空間展藝術魅力
地鐵空間展藝術魅力
布達拉宮開辟新參觀線路
布達拉宮開辟新參觀線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165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