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孩子暑假1天上課10小時 家長的“報班焦慮”何解?
2018-07-21 07:41:20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期,隨著暑假的到來,暑期校外培訓的話題再度卷土重來。在教育部治理校外培訓機構的背景下,今年暑期的培訓市場是否還火爆依舊?超綱超前內容是否還存在于校外課堂之中?對此,中新網記者進行了調查。

資料圖:學生在補習中。張雲 攝

  課外班1天排課10小時

  ——“現在的孩子真的太累了”

  近日,據媒體報道,一位杭州媽媽給即將“小升初”的女兒報了11個培訓班,其中語文、數學就各有3個……在被不少學生和家長稱之為“第三學期”的暑假,這樣的例子並不少見,也使得暑期校外培訓再次成為輿論焦點。

  對此,中新網記者也于近日走訪了北京的一些校外培訓機構。

  在北京東三環團結湖附近,有一座大廈。這裏雲集了各式各樣的補習班,不少家長耳熟能詳的大型校外培訓機構,都在這裏有校區。

  早上8點,在多數上班族尚未開始工作之時,這裏已經開始了第一節授課。“8點把孩子送過來,一天安排有5節課,到晚上8點半。你上一期課程,14天就可以把下學期的五科課程全部學出來。”某培訓機構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一天5節課,10個小時的教學時間,20分鐘的課間休息,午飯和午休加起來也只有50分鐘……這樣的時間安排,或許不少大人都會感到“吃不消”,而參加全科補習的中學生,要在這裏連續上課至少9天。

  “現在的孩子真的太累了。”一名校外培訓機構的授課老師告訴記者,在她所教的學生中,有不少都選擇了一天四到五節課,一周六到七天的上課方式。更有甚者,全部選擇一對一教學,按照500元一節課的價格來算,一期上滿30節課,單科就要花費15000元之多。

  每逢中午,這棟大樓又變成了外賣小哥的“戰場”。由于午休時間較短,在接待臺的側面,培訓機構專門放置了一張桌子來放學生的外賣。距離中午下課還有20分鐘,外賣就已經擺滿了整整一排。

  甚至連大廈的物業也從中嗅到了商機,每逢中午,他們都會推著盒飯車在走廊盡頭售賣,學生排起長龍。

  “報名的話要抓緊了。我們第一期的課程已經開課了,基本上每個班都是滿額,第二期也快開了,報不上就只能等第三期。”一位前臺工作人員稱。

資料圖:某校外培訓機構的課程表 中新網記者 張尼 攝

  超前超綱內容還在補

  ——名目繁多的“班都在教啥?

  在如此緊張的時間安排之下,他們都在學些啥?

  在某培訓機構,記者咨詢了針對即將升入初二學生的課程安排。以數學科目為例,學生暑期要學習因式分解、分式、全等三角形等內容,但根據人教版數學教材,這些內容全部要到開學之後才能學到。

  據該機構內部老師介紹,這樣的課程內部被稱為“銜接課”,老師並不需要深入地講解知識點,只需要單純的掃盲,並配上基礎的練習題就可以。“兩個小時就要講一個單元的內容,想想也知道是不可能講透的。”這位老師説。

  為了應對檢查,培訓機構的班名也改頭換面。記者在某機構注意到,該校教室外張貼的課表中,班名名目繁多,例如“敏學班”“勤思班”“創新班”等。

  一位老師告訴記者,不同的班名是對應了不同層次的學生和不同的教學大綱。如需要補習基礎知識的學生對應的是‘敏學班’,需要適當拔高的學生應選擇‘勤思班’,而當你需要學習一些很超前超綱的內容,‘創新班’就是你最好的選擇。

  該老師介紹,初中階段的“創新班”還會學到一些高中知識。但“創新班”卻不是想上就能上。“如果想上‘創新班’,必須參加過我們的其他課程,考試通過才可以,特別優秀的學生可以向總部發郵件申請。”這位老師説。

課間時間,不少學生都會來到位于大廈一層的便利店購買食品飲料。冷昊陽 攝

  “不能輸在起跑線上”

  ——調查稱近半數中小學生參與校外培訓

  密集的上課時間、超綱超前的培訓內容、價格不菲的學費……一個暑假,不少學生的負擔不降反增。這背後,依然是家長“不能輸在起跑線上”的焦慮。對大多數中國家長來説,張女士的想法頗具代表性。

  “到暑假了,孩子不能太放松。”張女士告訴記者,她的孩子開學上初二,一天要在這裏上三節課,包括物理、化學和英語。在她看來,孩子開學就要學習物理化學了,暑假先“預預熱”,這樣在學校學起來不會太吃力。

  “我每年的年假都放在孩子的暑假上了,就是想多陪陪他。”張女士告訴記者,平時自己早上送孩子過來後,再回家準備午餐,中午帶到學校和孩子吃完飯後,再等孩子下課一起回家。

  記者發現,在此等待的家長並不在少數。為了方便家長等候,某培訓機構還特意設置了家長休息室。在這間休息室裏,年齡偏大的家長佔了大多數。

  其中一位年齡偏大的家長就告訴記者:“不敢把孩子放在家裏,花點錢讓孩子來學習,能學多少是多少吧,至少暑假不會把心玩野。”

  根據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日前發布的一則報告,中小學階段學生的校外培訓總體參與率為48.3%(參加學科補習或興趣擴展類培訓),參與校外培訓的學生平均支出約為5616元。

  上述報告還稱,在學期中,中小學生校外培訓的平均時長為5.9小時/周,暑假期間學生每周花在校外培訓上的總的時間要遠多于上學時間,平均長達15.0小時/周。

資料圖:南京市教育、工商等部門組成聯合檢查組對校外培訓機構進行突擊檢查。南京市教育局 供圖

  家長“報班”焦慮何處安放?

  ——推進教育資源均衡 探索多元評價體制

  校外培訓機構要如何定位?為何在嚴令之下還能“野蠻生長”?中國家長的焦慮又該何處安放?

  “那些培訓機構炫耀的培訓成績單、廣告、廣告詞,很多都是雞湯加忽悠。雞湯喝得眾人醉,錯把忽悠當翡翠,這是不行的,不聽忠告聽忽悠,負擔增加人人愁。”

  在今年兩會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曾如此回應中小學減負的問題。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門印發了《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依照通知,存在安全隱患、證照不全、超綱超前培訓等6大類問題的校外培訓機構是治理重點。

  通知發出後,全國31個省份及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公布了本地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工作方案,明確了分工、步驟和時間安排。截至2018年6月21日,全國已摸排校外培訓機構201193所。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記者,校外培訓依然火爆,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國社會長久以來形成的“人上人”傳統觀念依然存在,二是優質教育資源的不平衡,三是高度集中的統一評價體係。

  “優質的教育資源不平衡,這就會導致壓力層層向下傳導。教育部前段時間發文説‘幼兒園去小學化’,也是基于這方面的考慮。”他説。

  此外,儲朝暉還説:“對學生單一的評價體係,勢必會與學生先天的多樣性産生矛盾,學生被迫去學習自己不感興趣的東西,這就加大了他們的負擔。”

  在儲朝暉看來,想要完成破局,就要從根本上下功夫。如推進教育資源平衡,使公立學校不要有明顯的差異、探索更為多元的考試評價體係等,都是可以考慮的方向。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舟山國際沙雕節開幕
舟山國際沙雕節開幕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北京平谷舉行“甜桃王”擂臺賽
北京平谷舉行“甜桃王”擂臺賽
中國少兒時裝模特大賽在青島落幕
中國少兒時裝模特大賽在青島落幕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0691123157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