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摩蘇爾重生遭“健康危機”考驗
2018-07-16 16:51:3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伊拉克摩蘇爾7月16日電  通訊:摩蘇爾重生遭“健康危機”考驗

  新華社記者張淼

  從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手中解放一周年後,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在廢墟中重生,戰爭中流離失所的民眾陸續返回家鄉。但當地衛生係統遭嚴重破壞,基層醫療保健服務基本消失殆盡,一場“健康危機”正考驗著這裏的180萬民眾。

  醫衛體係殘破

  當前,摩蘇爾殘破的醫療衛生體係無法應對基礎醫療需求,大量在戰事中致傷致殘者得不到救治,返回家園的民眾面臨多重健康風險。

  非政府組織“無國界醫生”駐伊拉克代表赫曼·納加拉夫南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摩蘇爾全市13所醫院中有9所在戰事中被摧毀,原本3500張病床只剩不足1000張,相當于每萬人僅有5張病床,只有國際認可的人道主義危機救援應對標準的一半。

  “當前摩蘇爾無法提供基礎醫療衛生服務,衛生需求壓力空前巨大。”納加拉夫南説,從疫苗接種到戰後心理疏導,初級和二級診療缺失可能會導致復雜嚴重的“災難性”狀況發生。

  根據國際移民組織提供的數據,僅5月份就有4.5萬名摩蘇爾民眾重返家園。隨著越來越多的民眾返鄉,摩蘇爾的醫衛體係面臨的壓力有增無減,而廢墟中掩埋的爆炸裝置、隨時可能傾塌的斷壁殘垣以及老城缺水斷電,更是雪上加霜。

  納加拉夫南指出,與安全飲用水、高溫天氣、食物、營養不良相關的多種健康風險正威脅著摩蘇爾民眾。

  創傷難以醫治

  在“無國界醫生”位于摩蘇爾東城的醫院接待處,擠滿了等待就診的民眾。

  病床上的12歲男孩阿納斯看起來聰明活潑,可是迫擊炮爆炸碎片擊中了他的脊柱,下半身癱瘓的他再也無法跟夥伴們踢球。

  幾天前,醫護人員為阿納斯清理了褥瘡。面對癱瘓的兒子,阿納斯的母親在病床邊一直默默流淚,孩子的父親則至今音訊全無。

  26歲的修車工薩卡爾去年6月從摩蘇爾老城逃離時,一名“伊斯蘭國”的狙擊手擊中他的右小腿。他去私人診所做了手術,花光了所有積蓄,但手術並不成功,他的右小腿已經嚴重變形。

  馬上要再次做手術的薩卡爾看起來憂心忡忡:“我希望能繼續工作,繼續修車養家糊口。”然而,如果內固定手術不成功,等待他的將是截肢的命運。

  外科診室外,一名男孩雙手勉強合十,向團隊中唯一來自中國香港的外科醫生高志昌表達感謝。因為燒傷,男孩的雙手不能完全伸展,剛到伊拉克三周的高醫生幫他舒展雙手,安慰男孩術後雙手功能可以恢復。

  這是61歲的高志昌第11次走上充滿危險的前線工作。他曾6次援非。地震後的海地、經歷衝突的葉門和阿富汗也都留下過他的足跡。高志昌對記者説:“伊拉克飽受戰爭創傷,當地社區存在巨大的衛生需求,這是我來這裏的原因。”

  急需醫衛援助

  在摩蘇爾及其所在的尼尼微省,不少傷殘人士只能去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位于庫爾德自治區首府埃爾比勒的康復中心接受治療。僅在去年,這個康復中心就接納了超過1000名來自尼尼微省的傷殘患者。

  40歲的摩蘇爾銀匠穆罕默德剛戴上假肢不久,只見他雙手撐在康復雙杠上,每走一步都格外吃力。

  穆罕默德説,他因為當眾吸煙遭“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毒打,傷腿因護理不當致嚴重感染而被迫截肢。看到其他戴假肢的患者經過訓練後行走自如,曾長期意志消沉的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23歲的康復醫師穆斯塔法每天負責對10多名傷殘人士進行康復訓練,他們中有的因為遭遇路邊炸彈而被截去雙腳,有的被廢墟裏隱埋的地雷炸傷致殘。面對一個個不幸的傷殘患者,穆斯塔法説:“只能擦幹眼淚,幫助他們康復。”

  獲得假肢或輪椅是傷殘患者重新生活的重要一步。在康復中心裏繁忙的假肢生産車間,各流程上的工作人員正按照病人檔案制作假肢。康復中心負責人納菲説,假肢必須根據患者的測量數據和實際需求特殊制作。此外,這個中心提供給病人的輪椅都是中國制造,每把價值300至500美元。

  納加拉夫南説:“重建摩蘇爾的醫療衛生體係,絕非哪個非政府組織憑一己之力就能解決,這需要伊拉克國內和國際社會的共同努力。”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夏日興義山水美
夏日興義山水美
航拍江西廣昌縣“船型”古屋 依水而建如孤帆泊岸
航拍江西廣昌縣“船型”古屋 依水而建如孤帆泊岸
新疆托克遜天山紅河谷妖嬈奪目
新疆托克遜天山紅河谷妖嬈奪目
塞上荷香
塞上荷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133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