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瞭望|問診城市內澇
2018-07-16 07:25:00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 地上地下多重因素造成城市極端天氣下排澇難,需多部門合力、軟硬兼施,係統施策

  ◆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多位專家,號脈極端天氣下城市“排澇難”,尋找完善城市排洪係統之策

  隨著幾場特大強降雨席卷我國部分地區,持續的極端天氣讓多個城市出現內澇災害。7月2日、7月10日,四川成都連續遭受暴雨,城區多處積水,市民出行困難。7月4日,江蘇南京也開啟“看海”模式,強降雨致使城區內多處嚴重積水,造成部分路段交通癱瘓。而在此前的6月初,廣東廣州受臺風“艾雲尼”影響,市內11區40余片區出現城市內澇災害,其中內澇積水引起市民觸電致死的傷害性事件,引發社會強烈關注。

  近年來,內澇像一塊揮之不去的陰雲籠罩在城市上空,考驗著城市的“裏子”——地下管網係統。《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多位專家,號脈極端天氣下城市“排澇難”,尋找完善城市排洪係統之策。

  7月6日,江西省撫州市東鄉區部分道路積水嚴重,市民乘坐鏟車通過積水路段 何江華攝

  地上三大因素造成排澇難

  7月2日,四川省遭受今年入汛後強度最大、范圍最廣、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強降雨天氣過程。7月10日,強降雨再度來襲,四川5年來首次發布地災紅色預警,涉及德陽、綿陽等10縣區,部分河流出現超保證洪水。

  2日的強降雨致使成都城區多處下穿隧道積水,地鐵1號線廣福站嚴重積水,高新南區天府三街、五街積水過深,最高峰時深度“超過汽車輪胎”,街道上多處雨水井蓋被衝開。

  造成城市內澇的原因,從地上因素來分析,受訪專家認為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現在城市新建地區低洼地增多,停車場、地鐵、下穿隧道等地下空間利用率比較高。天府新區雖有排水係統,但大范圍、高密度的地下空間利用會促使排水係統形成‘盲點’,從而暴發形成內澇。”四川大學水力學與山區河流開發保護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張建民在接受《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時説,新城一些管網設施、應急措施建設未跟上城建節奏,也會造成短時間積水無法排出。

  二是,受全球氣候變暖的影響,極端天氣增加、極端降水事件頻發是目前全世界共同面對的難題。電子科技大學城市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楊菁告訴本刊記者,近年來“短歷時超標準暴雨”時有發生,並呈逐年增加趨勢。資料顯示,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此類強降水在我國出現概率佔樣本的10%~15%,而2000年以後,出現概率則超過20%。尤其在特大型城市,在“熱島效應”“雨島效應”的催化下,城市小范圍、高強度的局部暴雨時有發生,容易造成內澇災害。“這一現象在最近這十幾年特別明顯。”楊菁説。

  三是,城市建設廣、城鎮化進程快是近年來內澇災害頻發的又一重要致因。楊菁説,由于我國城鎮化面積迅速增加,大量的城鎮設施建設導致硬地面積增大,不僅阻礙了雨水下滲過程,還使地表徑流係數短時間內增大。同時,在匯流過程中,大部分地表徑流通過排水管網匯集到河道,導致河道洪峰流量增大,使位于河流下遊的城市排澇壓力陡增。

  地下排澇設施“梗阻”

  除了“地上”因素,一些“地下”問題也在增加著城市抗澇難度。在一些建成時間較長的大型城市,地下管網係統建設標準較低,排水能力參差不齊,很難形成一個高效、完整的排水係統。根據住建部最新版《室外排水設計規范》,中國大陸當前雨水管渠設計重現期為,一般地區1至3年,重要地區3至5年,特別重要地區10年。相比美國2至15年、日本3至10年的標準,我國排水管網係統標準普遍低于發達國家。此外,排澇泵站、水閘等相關設施老化,管網和排水係統的銜接復雜,管網淤塞、運營維護不足等問題都是造成排水不暢的“元兇”。

  地下管網是人工排澇設施,河道河涌則是天然的排澇係統。採訪中,《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發現,目前許多城市河道兩岸存在私搭亂建現象,河道淤積嚴重,致使河流排澇能力低下。四川大學給排水工程教研室主任王慶國表示,我國城市的排水口選擇大多遵循“就近原則”,排入就近河湖。在城市熱島效應的影響下,河流水位在極端天氣也會迅速上漲,致使水位差縮小,積水難以排出,甚至形成倒灌。以7月2日成都暴雨為例,內澇嚴重的天府三街、五街區域正是因為雨水排水口通向的欄桿堰河水溢滿,以至于雨水無法排走、倒灌回街道形成內澇。

  軟硬兼施破解“城市看海”

  接受《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的多位專家表示,相比其他自然災害,內澇常常“來得快去得也快”,具有周期短的特點,使得大部分城市的應對機制以局部“修修補補”“被動應對”為主,這造成城市安全存在較大隱患。而在整個排澇係統的“軟件”部分,目前國內普遍存在政府財力、人力投入不足的問題。

  “摸清家底,補充完整基礎資料數據,是我們診斷城市‘內澇病’的重要依據。”張建民説。由于監管力度不足,政府對于老城區、老舊小區的地下管網數據掌握不完備;加之相關數據分散在城建、城市規劃、水利等多個部門,很難形成有效統一的數據庫。專家建議,對基礎數據進行摸清排查、集中統一,不僅能有效地優化地下管網規劃設計,還能讓應急排澇手段“有的放矢”,從而“升級”極端天氣下城市設施的應對能力。

  政府職能統一、相關法規條例的設立也將對內澇治理起著決定性作用。楊菁告訴本刊記者,“排澇是一套完備的係統工程,需要政府多個部門協同工作,但目前因部門職責分割、歸屬不同,排澇責任的劃分分散,沒有形成合力。”她建議,在管理上,我國可學習借鑒一些發達國家的經驗,制定形成針對雨水利用、排澇工作的統一法律法規,同時推進各部門之間形成協同工作機制。

  受訪專家建議,可在內澇災害中引入“風險”概念。通過保險等機制,增強抗風險能力。

  相對于“軟件”的修補,城市排澇“硬件”的修建同樣重要。本刊記者了解到,效倣東京、倫敦等城市的地下水道設施,目前成都正規劃建設“地下深邃”工程,並列入《成都城建2025規劃》。計劃將在地深30米處修建直徑為10米、長度約78.8公裏的隧道,設施建成後將有力地提升城市防洪排澇能力,同時起到污水治理的作用。

  “當極端天氣來臨、地下管網排水能力達到極限時,係統就可以打開相應閥門把一部分水導到地下深邃裏,這個臨時地下‘水庫’將起到調蓄和保障的作用。”王慶國介紹。

  而在初期降雨、雨量較小時,“地下深邃”可以收集雨水衝刷的污染物轉輸至雨水處理廠進行凈化,從而保護水環境。廣州、武漢目前已規劃建設污水深邃線路,增強城市抗澇能力。

  此外,專家建議可學習國外先進城市修建超大蓄水池的經驗,按國情在內澇易發生地區修建小容量、分布式的蓄水池,完善城市排洪係統。

  “除了這些地上排水係統和地下渠道的‘灰色設施’,‘綠色設施’對于防洪抗澇也必要。”張建民説,綠色設施指的是“海綿城市”中的綠色植被、綠色屋頂等相關措施,雖然“海綿城市”對于內澇的調控相對溫和,但針對極端暴雨,綠化屋頂、下凹式綠地、儲水廣場等措施仍可以滯留部分雨水,減小洪峰壓力,從而實現城市像海綿一樣,吸收徑流雨水,補充地下水,在幹旱缺水時再將蓄存的水“釋放”出來加以利用。(記者李倩薇 李書簡 康錦謙 黎正)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 湖南75個鄉鎮遭大暴雨襲擊 邵陽等地出現城市內澇
    記者從湖南省氣象臺了解到,19日至20日,湖南省共有202個鄉鎮遭遇暴雨,75個鄉鎮遭遇大暴雨,其中邵陽市區、邵東縣城等城市出現內澇。
    2018-06-20 16:46:02
  • 小雨不積水 大雨不內澇 水體不黑臭 熱島有緩解
    (記者鄭穎)1月9日,記者獲悉,萍鄉市圍繞“建設獨具江南特色的海綿城市”這一總體目標,以規章制度為引領,以模式創新為重點,以項目建設為抓手,注重開展生態修復、城市修補工作,城市生態環境得到明顯改善。監測評估顯示,城市生態環境和城市品質發生了明顯變化,2016年9月以來,試點區內84個積水點未出現內澇預警,“城市病”治理取得初步成效。
    2018-01-10 03:37:24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塞上荷香
塞上荷香
福建泉州:晚霞絢爛映天紅
福建泉州:晚霞絢爛映天紅
寶成鐵路搶通工作繼續進行
寶成鐵路搶通工作繼續進行
重慶:水上樂園享清涼
重慶:水上樂園享清涼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3129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