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704校花”調查:披著兼職換購外衣的“校園貸”
2018-07-16 07:21:3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704校花”:兼職換購面具下的校園貸

  400余大學生因未還款被起訴,幾乎無人應訴

點擊進入下一頁

  2015年12月,“704校花”産品正在宣傳。微博截圖

  上大學以來,齊曉東看過很多與“校園貸”有關的新聞,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因還不上錢自殺的學生。他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成為新聞的主角。

  7月6日早6點,他剛醒就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篇報道:《借“校園貸”買高檔手機,400多名大學生成被告》。

  報道稱,來自廣西、江西、貴州等地的400余名大學生從廣西某金融公司借款後,因為未還款被該公司起訴,涉案學生無一應訴。學生們認為,“校園貸”等于非法放貸,他們借的錢不用還。

  齊曉東的第一反應是:這是一條“假新聞”,大學生不可能這麼不懂法。但他點開新聞圖片後發現,原告正是“坑”過他的廣西柒零肆金融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柒零肆”)。他極有可能也是被告之一。

  參與審理此案的南寧市西鄉塘區法院高新法庭法官滕彬告訴新京報記者,從去年12月起,該院陸續受理了400余起柒零肆訴大學生借款合同糾紛案件,目前已立案122起,缺席判決十余起。

  法院向立案的122名被告送達了傳票等司法文書,大部分被拒收。“很多被告與柒零肆簽協議是2015年左右,現在已經畢業了,戶籍地址發生了變更,因此可能沒收到應訴材料。”滕彬説,但少部分簽收的被告,也沒有到庭應訴。

  披著兼職換購外衣的校園貸

  齊曉東接觸到“校園貸”純屬偶然。2015年12月,他正在武漢的一所高校讀大一。一天下午,一名同屆男生到他們宿舍遞了兩張傳單,宣傳一款名為“704校花”的産品。

  “他説這個可以找兼職,提前預支工資再分期還。”齊曉東説,傳單上寫著,學生預支商品或現金,每月做兼職分期還款,一個工時算10塊,工時不夠的部分按一小時13塊還現金。傳單上沒有任何“貸款”的字樣。

  齊曉東的父母每月給他1500元生活費,他不愛社交,在武漢生活足夠了。他順手把傳單放在室友桌上,室友看到卻動了心,鼓動了齊曉東陪他一起去。

  南昌的尹音和3名室友,也是因為同學介紹才知道“704校花”的。尹音所在的學校每年學費近2萬,她每月的生活費五六千。女孩們不缺錢,也沒意識到這是校園貸。她們做兼職只是為了“好玩”,而且先收錢後還錢的模式“再怎麼樣都不會吃虧”。

  貴陽的鄒路也不缺錢。他父母在老家擁有一家小地産公司,他只想找份兼職消磨時間。和許多學生一樣,2016年6月剛看到“704校花”的宣傳時他還有些顧慮,怕上當受騙,于是搜索了許多與這家公司相關的消息。

  據“704校花”微信公號介紹,推出“704校花”産品的廣西柒零肆金融投資有限公司于2015年7月13日在南寧注冊成立,在桂林、武漢、南昌、貴陽等19個城市陸續設立了實體辦公點;同年10月13日,與“柳州銀行”簽訂深度戰略合作協議。截至2016年6月,“704校花”共有5萬學生用戶。

  公號裏還寫道,2016年5月20日,共青團中央學校部向柒零肆復函,同意其作為“全國大學生社會實踐及兼職實習活動的合作夥伴單位,參與全國范圍內的有關工作策劃、組織和實施。”

  看到這些介紹,鄒路的顧慮散得一幹二凈。但2018年7月12日,共青團中央學校部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據他了解,他們和柒零肆“應該沒有這樣的合作”。

  也有學生從一開始就知道,“704校花”只是披著兼職換購外衣的校園貸,比如李歡。

  李歡性格外向,喜歡和朋友喝酒玩樂,一次最少兩三百。一個月出去10次,2000塊的生活費就沒了。

  從大一第一次使用“名校貸”後,他就被卷進了校園貸的旋渦,最多時背過兩三萬的債。“以貸養貸嘛,只要是網上報道過的産品,我基本都用過。”

  2016年年底,一個校園貸中介找到李歡,説“新口子在南昌上線了,快去做”。新口子就是“704校花”。因為急著還債,李歡想也沒想,轉頭就去了。

點擊進入下一頁

  廣西南寧柒零肆總部,如今已被另一家公司取代。記者 周小琪

  詳細看過協議的人非常少

  2015年年底,齊曉東和室友去了柒零肆位于武漢街道口阜華大廈的辦事處。70多平米的辦公室裏擠了將近20個工作人員,外墻上挂著一個“704校花”的logo,“不是很正規”。

  “商品最多可以拿(價值)8000的,現金最高是4000”。齊曉東和室友均預支了3000元現金,要做300個工時的兼職,分12個月還清。算上資金方利率和服務費率,他們每人總共要還3450元。

  他記得工作人員遞了兩張合同,一張是《704兼職換購平臺協議》,一張是《柳州銀行借款合同》。齊曉東當時未成年,不能向銀行貸款,只簽了柒零肆的那張。

  滕彬告訴記者,大多數學生貸款時已年滿18歲,與柒零肆、柳州銀行分別簽署了協議。學生們拿到的錢,實際是柳州銀行發放的個人消費性貸款,柒零肆只是居中平臺。即便是與柒零肆簽訂的居中平臺協議,也明確印有“個人消費貸款”的字樣。

  一名學生與柳州銀行簽訂的合同顯示,學生授權柒零肆在柳州銀行為其開立還款代扣賬戶。學生先將還款金額交給柒零肆,再由柒零肆全部存入代扣賬戶,由柳州銀行批量扣收。

  在《借款人告知書》中,柒零肆明示借款學生要向柳州銀行支付10%的年息、向柒零肆支付5%的服務費。3000元本金乘以15%的費率,正好是齊曉東合同裏多出的450元。

  協議中寫道,如果借款人能按時完成兼職並及時還款,這筆費用可以作為獎勵減免。否則,需要直接以現金形式償還。

  簽協議時,齊曉東盯著看了十幾分鐘,細致到了每一條、每一款、每一個字。

  其中一點引起了他的注意:借款人如有逾期,則每天自願支付貸款金額千分之五的逾期費。他迅速打了個算盤,日千分之五意味著每天要多還15塊,累積起來數目不小。

  但他想著每月還300多塊錢不難,不會逾期,猶豫幾秒後還是在協議上簽了字。為保險起見,他把協議底單帶回宿舍,鎖進了抽屜。

  齊曉東並不知道,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如果將柒零肆日千分之五的逾期費率折算一下,年費率已高達182.5%。

  李歡簽字前沒時間看協議。他急匆匆趕到辦理現場時,車庫大小的房間內站滿了人。

  排隊時,柒零肆的工作人員和校園貸中介在臺上介紹:今天統一辦理“套現”(即預支現金),只要和一個iPhone 6S Plus的空手機盒拍照,就可以預支數千元,再通過兼職分期還款。

  簽協議時,工作人員催個沒完。李歡來不及細看就寫下名字和身份證號,拿著空手機盒拍照,拿著身份證和協議拍照,領錢。一套程序走下來,不到5分鐘。

  李歡至今不知道協議上的貸款金額是多少,也沒留下任何憑據。他只知道要在12個月還6000多元,雖然實際領走的只有2000多。“手機6000多,套現只拿4000多,中介再抽一些,到我手裏就這麼點了。”

  對當時的李歡而言,只要能拿錢,協議的具體內容是什麼、利息有多高、沒還清錢會怎樣,他都無所謂。

  他不知道與柒零肆的協議裏有這樣的約定:如未履行兼職或還款義務,柒零肆可向公共媒體及徵信機構公布欠款信息,可能導致借款人“無法報考公務員,貸款買房、買車,出國留學,辦信用卡、求職、投資開戶被拒絕等嚴重後果”。

  在學生們自發組成的“704校花是坑也填平它”QQ群裏,354名借款學生,詳細看過協議的人非常少。許多人的協議簽字後連底單一起被收走了,他們甚至沒有拍照留底。

  像李歡一樣,許多人拿著手機盒、身份證、協議拍過照。照片又被柒零肆提交給法院作為訴訟證據。柒零肆告訴法院,學生們用貸款購買了手機。“按照目前的情況,這個手機大部分的學生應該是拿到了。因為他們(柒零肆)提交了現場照片,裏面都有學生拿著這個手機拍照。”滕彬説。

點擊進入下一頁

每名參與兼職換購的學生,都要手持身份證和協議拍照。

  找不到兼職,只能現金還款

  簽完協議,借款的學生被拉到一個QQ群裏。每天,柒零肆會在群裏發三四次兼職需求。保安、服務員、發傳單,職位各不相同,工作時間也不固定。

  那段時間裏,齊曉東有空就在群裏接活,第一份工作是某樓盤開盤的會場保安。他記得那是一個冬天,濕冷入骨。自己早上5點就起床趕到現場,在室外從6點站到12點半,掙了65元。

  漸漸地,群裏發布的兼職信息越來越少。2016年4月起,柒零肆要求學生們統一使用“704校花”App。App會發布兼職需求,還可以直接還款。

  “App出來後就找不到兼職了。”齊曉東發現,App很久才更新一次兼職信息,且數量極少。有時,App上一兩千人同時在線,只為搶一個兼職職位。

  新京報記者採訪的多名學生均反映了上述問題。尹音的室友找柒零肆的學生代理詢問時,得到的答復是“App可能廢了”。無奈之下,許多學生只能充現金還款。

  如果做兼職,每小時還10元工費;如果用現金,每小時要還13元。齊曉東不願意,“如果提供了兼職我不做,要我還可以。但是連兼職都提供不了,就是他們違約在先。”找不到兼職後,他不再還款。

  但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協議只説提供兼職崗位,未對兼職數量能否滿足需求做出保證。

  除了找不到兼職,鄒路還遇到了其他問題。他在“704校花”換購了一臺價值4200元的電腦,協議分12期償還共5140元,相當于年利率22.3%。沒想到,電腦用了幾個月就變得很卡,連word都打不開。沒多久,主板也燒了。換購了蘋果手機的學生也反映,明明選擇是國行手機,到手的卻是港版。

  “當時他們承諾了‘三包’,也沒有”。鄒路找到柒零肆,對方卻説:“你用都用了,我們怎麼換?”

  事實上,協議中未承諾對換購商品進行“三包”。當商品出現質量問題時,學生要找供貨商、生産商解決問題,柒零肆只需配合維權。

  還不了的高額逾期費

  雖然不願意,鄒路還是用現金按時還了款。

  2017年初,換購約半年後,柒零肆説他之前欠了五六塊沒結清。按約定,逾期費以貸款總額而非欠款金額計算,乘以日千分之五的費率,鄒路要多還3000多。

  鄒路很納悶,他每月按時充錢還款,為什麼還是差了幾塊錢?他記得協議上寫著“逾期10天將通知用戶還款,超過30天將收回商品”,為什麼隔了半年自己才收到通知?

  鄒路打開App看了好多遍,還是找不到哪裏出了問題。他想找出協議和他們對峙,才想起底單被收走了。他直接衝到了柒零肆在貴陽的辦事處,卻發現人去樓空。

  鄒路不甘心,又給柒零肆打電話,要求給他一個多還錢的理由。對方説“好,我馬上給你一個理由”後,電話被挂斷了。

  過了一會兒,不明所以的鄒路聽到同學叫他:“鄒路,你欠誰的錢了?”原來學校貼吧首頁飄著一個帖子,催他還錢。帖子裏是鄒路手持協議和身份證的照片,配文是“這就是還款的理由”。

  這之後,鄒路聯係過柳州銀行想直接還款,被拒絕。“當時我很絕望,心理壓力有宇宙那麼大”。他給催收人轉了3000多。

  2017年初,李歡發現App無法充值,還款無法操作。他找到南昌柒零肆分部後發現工作人員都不見了,車庫大小的辦公室空空如也。

  之後,李歡頻繁收到QQ、短信的催收信息,通知他還要還8000多元。李歡跟他們理論,對方沒説兩句就開始噴臟話。催收的人還進了李歡的班級QQ群,公開説他欠錢。

  新京報採訪的多名學生認為,鄒路、李歡經歷的正是柒零肆的“套路”:故意不提醒還款或制造問題讓學生無法還款,以産生高額逾期費;之後再用公開欠款信息等方式催收。

  學生們説,他們拿著手機盒、身份證和協議拍下的照片被P上了“欠錢不還”等字樣,以郵件形式發到學生本人、家長、同學手上,有的還上了貼吧等公共平臺。

  為此,新京報記者聯係了柒零肆董事長王某,詢問是否存在上述問題。王某拒絕回應。

  為了不被催收,部分學生前往派出所報案。但警方認為,學生與柒零肆的矛盾屬于經濟糾紛,不好管,並提醒他們“如果柒零肆惡意催收可以直接報警”。

  沒多久,李歡的耐心就被磨盡了。他收到催收的消息就刪除,拉黑了所有跟柒零肆有關的人。“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要我還那麼多肯定是不可能的。”

  不應訴的學生將被缺席審判

  5月15日下午,西鄉塘法院的送達公告被貼在了李歡在浙江的奶奶家門口。

  看到這張薄薄的A4紙,奶奶蒙了一下後迅速撕下,趕到李歡家。

  “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李歡説,當時他還沒下班,看到公告上的“聯係人韋某彬”和電話就氣衝衝打了過去。電話那頭卻説“韋某彬調走了”。

  冷靜下來後,李歡到西鄉塘法院官網查詢了自己的訴訟信息,上面顯示,他的案子本該在4月開庭,現在延期了。他不敢面對家人,故意在外面挨到十二點多才回家。一開燈,發現奶奶端坐在沙發上,滿臉愁容。

  “如果説這玩意兒是假的,又確實是法院那邊寄來的。我找這個人,又説他調走了,讓我怎麼弄?”之後,李歡沒再聯係法院。

  6月,鄒路準備貸款買房時發現自己的徵信出了問題,欠柳州銀行3000多元。為了省事,他問都沒問就把錢打給了銀行。

  鄒路保存了所有還款記錄。支付寶轉賬、“704校花”App還款,加上打給柳州銀行的錢,加起來已經超過12000元。但6月初,他還是收到了西鄉塘法院的送達公告,“法院難道不調查嗎?”

  滕彬對此解釋稱,由于沒有學生與法院聯係,法院只能依據柒零肆單方提供的證據審理案件。“如果學生確實還了款,還了多少,需要向法院提供證明材料。”

  至于負責送達應訴通知書的工作人員韋某彬,近期確實調動了工作。

  據滕彬介紹,2017年12月以來,西鄉塘法院陸續受理柒零肆與學生的借款合同糾紛400余起。從柒零肆提供的證據來看,已立案的100多起案件中,大部分被告在“704校花”換購了手機,貸款本金約七八千元。

  2018年3月起,西鄉塘法院向已立案的被告陸續送達了應訴材料,包括柒零肆提出的調解方案:只還本金並承擔訴訟費。但大部分被告拒收材料,少部分簽收的被告也未到庭。

  “很多被告與柒零肆簽協議是2015年左右,現在已經畢業了,戶籍地址發生了變更,因此可能沒收到應訴材料。”滕彬説。

  柒零肆董事長王某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公司起訴的主要是不還本金、無法取得聯係的學生。“這種行為(不應訴)是對于法律的無知。”王某説,法律會教育他們。

  據西鄉塘法院統計,被告學生多來自三本院校,主要集中在貴州、江西、廣西等省份。為了聯係學生,法院曾發函請求相關高校幫忙,但僅有貴州大學積極配合。

  2018年6月,滕彬收到學校反饋稱“貴州有十幾個學生願意調解”。4日,他和辦理此案的另一法官前往貴陽,等了4天,只有3名學生前來見面並達成調解。

  “有一個學生態度很抵觸。”滕彬説,那名學生認為柒零肆是非法校園貸,不應還款。可學生們又都向法官承認了借款金額、換購手機、還款情況等事實,沒人説出柒零肆的“非法之處”。

  學生們一致不應訴、不溝通讓滕彬覺得反常。他提醒學生,知道被訴後應到法院及時應訴,而非逃避。

  依據民事訴訟法,在被告經傳喚拒不到庭時,法院可以缺席判決。這種情況下,法官只能根據原告提供的證據審案,被告即使有理也無法舉證、無法申辯,結果很可能對被告不利。

  據滕彬介紹,西鄉塘法院已缺席審判十余起案件。被告學生被判償還本金、24%的利息並承擔訴訟費。“如果沒在執行期內執行判決,他們還會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滕彬説,目前,這些一審判決尚未生效。

  提交材料,結清本金,差不多就解決了

  公開資料顯示,柒零肆總部位于南寧市高新區産業園A座905室。7月5日,記者在現場看到一家叫“連你”的互聯網公司取代了柒零肆的位置。園區內,再找不到與柒零肆有關的印記。

  王某也對記者確認,“704校花”現已停止放款。

  早在2016年,被柒零肆“坑”過的學生們就組成了維權QQ群——“704校花是坑也填平它”,齊曉東、李歡、尹音等人都在群裏。大家一度討論得如火如荼,一起商量應對方法。

  2016年底,尹音得知自己欠下4800元的逾期費後,第一時間查了徵信。徵信係統顯示,她在柳州銀行有2040元的貸款未還。

  因為不了解協議內容,尹音此前並不知道錢是向柳州銀行借的。她想把錢直接還給柳州銀行,但銀行表示“只能公司幫忙還,不接受個人還款”。

  在父親建議下,尹音和室友用一天時間收集資料、寫情況説明,並向廣西銀監局投訴了柳州銀行。2016年12月1日,銀監局回復“已受理信訪事項,並按照程序處理”。工作人員還電話提醒她,“不要再給柒零肆還錢,甚至不用接他們的電話,真的想還錢就還給柳州銀行。”

  幾天後,柳州銀行告訴尹音,已為她和室友開通了還款通道。但這個還款通道,並不適用于其他借款學生。

  7月7日上午,柳州銀行客服告訴新京報記者,該行確實曾與柒零肆合作,但合作已于2017年6月終止。至于借款學生無法向銀行還款的原因,對方拒絕透露。

  維權群內354人,確定被起訴的寥寥無幾,李歡是其中之一。他開始後悔,人生最美好的四年裏,為什麼要接觸校園貸?“大學別的沒有學,天天研究這些貸款。”

  糾結許久,7月9日下午4點,李歡撥通了西鄉塘法院的電話。法官説,只要他接受調解方案,把本金結清,再把證明材料寄給法院,事情差不多就解決了。

  如今,李歡在一家公司擔任銷售,效益好時一個月能掙八九千。“過兩天工資一發,我就可以把錢一次性還上。”他的心裏“穩多了”。

  但截至發稿前,李歡仍是唯一主動聯係法院的被告學生。

  (為保護受訪者隱私,文中借款學生均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周小琪 實習生 周鑫雨 廣西南寧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塞上荷香
塞上荷香
福建泉州:晚霞絢爛映天紅
福建泉州:晚霞絢爛映天紅
寶成鐵路搶通工作繼續進行
寶成鐵路搶通工作繼續進行
重慶:水上樂園享清涼
重慶:水上樂園享清涼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129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