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黃土高原上的“洋醫生”比拉爾:我想用學到的醫術救治更多孩子
2018-07-13 10:10:51 來源: 中青在線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來自巴基斯坦的海帝·比拉爾,顯然早已“入鄉隨俗”——在位于陜西北部黃土高原上的塞北小城神木市,除了天生的深目高鼻,這位市醫院的兒科醫生,會操著一口流利的“陜北口音”普通話接診、查房。

  在為小患者檢查前,他會習慣性地搓搓手,先將聽診器的聽筒焐熱。遇有緊張的小朋友,他會做鬼臉、按鼻子、擊擊掌,動作誇張、笑容真誠。不僅如此,他的手機號碼也儼然成了當地人的兒科咨詢熱線,黃疸、積食、發燒、腹瀉……他都一一耐心解答。

  這位全國首個入職縣級醫院的外籍醫生,2007年來到中國,進入西安交通大學留學;2014年博士畢業後,選擇留在中國;2015年來到神木市醫院,當了一名兒科醫生。無論走到哪裏,他都樂于向大家介紹自己的名字:Bilal Haider Shamsi,意思就是“中巴友誼比喜馬拉雅山高,比太平洋深,比蜜還甜”。

  對中國的向往,和做一名兒科醫生的夢想,在比拉爾兒時就種進他心裏。做教師的父母,常常給他講中國故事,讓他對中國“充滿了憧憬和向往”。小時候得過一次重症肺炎,是兒科醫生用高超的醫術全力搶救,才使他轉危為安。

  2007年,比拉爾夢想成真。從巴基斯坦的醫學院畢業後,他得到了巴基斯坦政府獎學金,如願來到中國,進入西安交通大學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他告訴記者,在中國學習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學習機會——在這座知識的殿堂,不僅學到了醫術,也學會了做人,還“切身感受到了中巴人民鐵一般的友誼,找到了家一樣的感覺。”

  剛入校時,比拉爾只會用中文説“你好”,交流障礙和學習壓力一度讓他“有些難熬”。老師和同學們輪流當起他的漢語老師,不到1年時間,比拉爾就能夠用中文交流、寫作。如今,他已寫過不少中文詩歌和歌曲,並在漢語比賽中拿到大獎。

  醫學學科專業性極強,比拉爾在學習中也常遇到困難。開始時,一個章節的學習內容,常常需要在老師同學幫助下“消化”一個月才能明白。“困難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克服困難的勇氣。”老師的經常鼓勵,使他堅持了下來,順利完成了學業。

  求學期間,比拉爾的父親來中國探望他,突發冠心病,情況危急。老師和同學們及時伸出援手,給予很多幫助,“手術非常成功,父親很快恢復,不久就出院了”。中國朋友的無私幫助,讓比拉爾深受感動。

  “我想用所學的醫學知識和技術,救治更多孩子,為中巴友誼多做一些事。”2014年,博士畢業的比拉爾正式入職神木市醫院。他的到來,給這所縣級醫院帶來了新的活力。

  比拉爾在工作中發現:在神木及其周邊地區,嬰幼兒過敏性鼻炎及哮喘病的發病率特別高。原來,這裏是蒿類植物過敏重災區。每年7月至9月是這類疾病的高發期,從幾個月大的孩子到六七十歲的老人,飽受疾病的困擾。

  更令比拉爾憂心的是,這類疾病的發病率漸趨低齡化,由于抗生素見效快,市民常將其作為家庭必備藥,濫用抗生素在這裏成了普遍現象。

  作為兒科學博士,比拉爾深知濫用抗生素對兒童,特別是嬰幼兒肝臟的危害。在他積極推動下,神木市醫院在全國醫院中率先嘗試,為每一位入院病人建立起抗生素使用評估檔案——通過係統的科學評估,來確定患者是否需要使用抗生素,以及使用方式、用藥劑量等等,最大限度避免了抗生素的濫用。

  “目前,這個指標體係正在不斷完善中。”比拉爾希望,通過這樣的推動和實踐,“抗生素使用評估制度能夠在中國,乃至全球進行更廣泛的應用。”

  除了日常診療,每周,比拉爾還會為普通兒科和新生兒科查房,制訂治療計劃。他還同時負責對醫院其他醫護人員的外語教學、文獻翻譯,以及對兒科醫生的理論、技術指導任務。

  在醫院支持下,比拉爾也有了更多機會進行醫學研究。在他的努力下,神木市醫院發表了18篇國際論文,是陜北地區唯一發表10篇美國《科學引文索引》(SCI)論文的醫院。

  比拉爾已經完全適應了神木的生活。日常問診中,他時常主動把手機號碼留給患者。聯係得多了,許多小患者和家屬成了比拉爾家裏的常客。臨走前,比拉爾總要問問他們最近的身體狀況,準備一些小玩具送給孩子。

  在神木的工作和生活,讓比拉爾有一種“踏實的獲得感”。中國的飛速發展,也堅定了他留在這裏的決心。比拉爾的兩個孩子相繼在這裏出生,他也真正把家安在了這裏。(石橋 孫海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長江、嘉陵江、涪江洪水過境
重慶長江、嘉陵江、涪江洪水過境
三峽水庫持續泄洪應對2018年長江第2號洪水
三峽水庫持續泄洪應對2018年長江第2號洪水
塘鵝的“戀愛季節”
塘鵝的“戀愛季節”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增多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增多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12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