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這位99歲的慈善家走了,留給我們三百多所學校……
2018-07-11 14:35:57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田家炳基金會10日發布訃告,香港慈善家田家炳當日上午安詳辭世,享年99歲。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0日對田家炳辭世表示深切哀悼,並代表特區政府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問。

  林鄭月娥説,田家炳是著名實業家和慈善家,一生致力服務社會,貢獻國家,令人景仰,對其辭世深感哀痛。

  田家炳1919年生于廣東大埔,早年于南洋創業;1958年舉家移居香港,憑著堅毅精神及辛勤耕耘,創辦化工實業,為業界翹楚;1982年創辦田家炳基金會,以“回饋社會、貢獻國家”為宗旨,致力捐辦社會公益事業,尤重教育,惠澤全國。

  據田家炳基金會統計,至今,田家炳在全國范圍內已累計捐助了93所大學、166所中學、41所小學、約20所專業學校及幼兒園、大約1800間鄉村學校圖書室。

  田家炳幾十年持續支持教育事業的善舉贏得廣泛讚譽。他在香港獲得過“感動香港十大人物”“愛心獎”等獎項,被授予香港特區政府最高榮譽大紫荊勳章。

  全國范圍內,他也曾被數十所大學頒授榮譽博士、院士頭銜或聘為榮譽教授。

  2006年,田家炳先生曾接受媒體記者的獨家專訪。現以當年的文章紀念田家炳先生(文章有刪節)

  ↓↓↓

  不是捐錢最多,但是把自己總資産的80%都用于慈善事業的,在中國只有一個人,他就是田家炳。

  24年前,田家炳成立“田家炳基金會”。迄今為止,他已累計捐資10億多港元用于中國的教育、醫療、交通等公益事業,其中教育所佔的比例高達90%。

  教 · 育

  捐贈中小學,是因為“利潤回報”比較高

  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田家炳就以捐辦公益為業:1982年,他捐出價值10多億元的4棟工業大廈,成立純公益性質的“田家炳基金會”,將每年幾千萬元的租金收入用于公益;1984年,他將化工廠交給幾個兒子經營,自己成為職業慈善家。

  記者(以下簡稱“記”):慈善捐助中,您為什麼鐘情教育事業?

  田家炳(以下簡稱“田”):我16歲時父親就去世,作為家裏唯一的兒子,我剛剛讀到初二,就只能忍痛輟學,接手父親的磚瓦窯生意。

  小時候沒讀多少書,是我此生最大的遺憾。後來在印尼生活了20多年,也走過歐洲一些國家,發現經濟發達的地方,人們的素質都很高,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教育的發達。

  正是有了這些經歷,我能深深地體會到教育對個人的成長和創業,對國家的發達興旺有多重要。13億人口是中國的一個大“包袱”,怎麼把這個“包袱”變成財富?我認為就是辦好教育!

  記:與其他慈善家不同,您資助的重點在中國內地的中小學,您似乎有一種基礎教育情結。

  田:要教育辦好,首先是基礎教育要辦好。基礎教育是最基本的,如果搞不好,北大、清華這些好的高校就不可能有好的生源……

  受基礎教育的孩子比例比受高等教育的要高……內地基礎教育也極需發展,這也是我重點捐助內地的原因。特別是山區的窮孩子,我希望看到他們可以在學校受到良好的教育。

  同是100萬元捐款,如用在內地,其發揮的成效可能比用在香港大幾倍,因此基金會90%的捐款都用在內地。雖然基金會是在香港注冊的,依例捐助內地要繳稅,但我不計較稅務得失。

  我最樂意到內地經濟較差、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的地區去捐款……看到那麼多的孩子能因此而有書可讀,感覺會是畢生最大寄托。

  富 · 有

  賣掉“花園式豪宅”,住出租屋

  在自己的孩子還睡著擁擠的上下鋪時,田家炳就開始關心別人孩子的生活。1959年,他擔任香港新界最大慈善機構博愛醫院的總理;1965年,他又出任香港華人最大慈善機構東華三院的總理,參與推動社會福利工作。

  記:聽説,2001年香港“金融風暴”後,您為了多捐助內地建學校,甚至寧願把自己原本居住了37年的“花園式豪宅”賣掉,與夫人一起搬去住出租屋。

  田:經歷了香港“金融風暴”,基金會的收入大大減少,手上能周轉的資金又少,但已經答應了別人的申請,有了承諾就要做到,于是我就下決心把房子賣掉助學。

  子女們不同意我賣別墅,但他們都成家立業了,我和太太要那麼大的房子幹什麼呢?而且,別墅賣的錢可以捐助20間學校,我也盡了綿薄之力了,很開心!

  記:有香港媒體報道説您“越捐越過癮”,會不會擔心自己捐助上癮,卻無能力負擔?

  田:其實,這很平常啊。當時手頭現金不足,就向銀行尋求幫助,就像做生意一樣正常,只是多了些利息負擔,算不了什麼。

  記:幾十年來,您在大陸、香港、臺灣和澳門捐資興建了1000多個項目,捐資數目高達10多億元,捐出了自己80%以上的財産。

  田:我雖然不是最有錢,但我一直在想盡自己的綿力。錢財都是身外物,特別是,看到一棟棟教學大樓拔地而起,聽到萬千學子的讀書聲,精神上的享受也比物質上的享受好得多。

  記:聽説您每建一所學校,都要親自去給學生“打氣”。

  田:能去的我都希望去,去到也只是講故事而已,給小朋友説些“腳踏實地”的故事,因為,捐贈的目的是育人,而育人最關鍵是“育品德”。

  我有時會對老師説:“我捐錢蓋了樓,不用你們感謝我,你們能把我捐資的學校辦好,我還要感謝你們”。我最怕的不是錢捐得多,而是學校辦不好!

  節 · 儉

  擁有億萬家財,每月用錢卻不到3千元

  正是為了把錢都用在“更有意義”的地方,田家炳素有“吝嗇”的美名:

  他在生意場上從不搞鋪張的儀式;兒女婚嫁一切從簡;自己80歲大壽也不擺酒;一雙鞋穿了10年,襪子補了又補;曾戴的電子表,因款式已舊得不便示人,只好裝在口袋裏……

  記:聽説您無論出差去哪裏,無論下榻如何高級的酒店,都是用自己帶的肥皂。

  田:在我爸爸媽媽的治家格言裏,一粥一飯當知來之不易……我是農村出來的,又有過艱辛創業的經歷,很容易體會到每一樣東西都是一種社會物資,都來之不易,哪怕是一根針、一粒米。

  花錢多的時候,物品浪費的時候,自己心裏都會很不安。

  記:在商言商,作為一個生意人,對待金錢和物品是否除了“不浪費”外,還為了省錢?

  田:也可以這樣説吧,只不過要看是為了什麼物品,及怎樣省錢。

  比如,我認為“夠用”就好,所以,到現在沒有購置專車,每天坐地鐵上班,房租成為了我日常最大的支出。這樣,當然可以省下一些“小錢”,但我卻希望我的這點“小錢”能用在對的地方,比如為孩子、為國家、為民族。

  名 · 聲

  擔心太出名會華而不實,形成負擔

  田家炳本人的曝光率極低,多數人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事。

  記:聽説,先生所捐的學校都會改名叫“田家炳學校”。

  田:一開始我只是捐錢,並沒有命名。

  用捐資人命名學校在香港比較普遍……我本無意以“田家炳”命名,他們覺得我捐助的幾百萬是很大的數目,而且是無償的,就自動效倣我家鄉的做法。

  記:聽到不好的議論,會感到心灰意冷嗎?

  田:做人但求無愧于己,對得起良心。

  這當然不影響我對教育繼續貢獻自己的綿力,反而,看到這些“名”,這裏有個田家炳中學、田家炳藝術書院等等,我就覺得很光榮,很高興,也會盡力去做更多。

  記:您在全國各地捐了那麼多學校,但在媒體上卻找不到一篇關于您的專訪,為什麼會如此低調?

  田:我只是做我自己該做的事,用不著大張旗鼓吧(笑)。

  我一向喜歡做實在的事情,名聲太響了,就會華而不實,覺得是個負擔;實而不華我更容易負擔些,所以我不重視怎樣去宣揚自己。

  記:您獲得了無數個頭銜或稱號,哪一個最讓您開心和看重?

  田:應該是用我的名字命名的“田家炳星”吧。那是天文學家們艱苦探索的成果,卻用上了我的名字。據説這是中國第5個以個人名字命名的小行星,這應該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榮耀了。

  網友緬懷

  來源:新華社、人民日報、共青團中央(ID:gqtzy2014),綜合:ZAKER客戶端、南方日報、南方plus客戶端、微博@共青團中央

  記者:郜婕、張雅詩(新華社),陳萍、謝苗楓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這位99歲的慈善家走了,留給我們三百多所學校……-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11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