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醫托扮護士誘人就診 貴州遵義一醫院被查
2018-07-02 10:01:1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遵義歐亞醫院已停業。6月27日,警方打掉了一個以該醫院和下屬“醫托”部門共同實施詐騙的犯罪團夥。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攝

  楊志和“女護士”聊天記錄,對方建議他去醫院檢查。

  醫托扮護士誘人就診 遵義一醫院被查

  警方通報,遵義歐亞醫院雇醫托誘診,通過虛構病情、誇大病情、過度治療等方式騙取群眾錢財

  6月27日,遵義市紅花崗公安分局接到群眾舉報,在位于遵義市匯川區澳門路的歐亞男科醫院,打掉一個以民營醫院和下屬“醫托”部門共同實施詐騙的犯罪團夥。按警方通報,遵義市歐亞醫院招募大量社會人員,對不特定人員進行添加聊天誘導無辜群眾前往醫院就診,並在就診過程中通過虛構病情、誇大病情、過度治療等方式騙取群眾錢財。該團夥組織嚴密、利益鏈條清晰。紅花崗公安分局已將歐亞醫院的相關涉案人員傳喚至公安機關接受調查。

  6月29日,遵義歐亞醫院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女性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27日下午四點左右,確有警察將醫院的部分員工帶走調查,但她並不知道原因。“醫院已經不營業了,我們在進行善後的處理工作。”

  醫院關停後,有網友組建了微信群,“16年我在醫院被騙了將近15萬,全是血汗錢,給警察點讚。”有網友留言稱。

  “女護士”隨意添加男性聊天

  得知遵義歐亞醫院被警方調查的消息後,劉兆一(化名)松了一口氣。從歐亞醫院辭職之後,他逢人便説:歐亞醫院是騙人的。同時他也覺得慶幸,自己沒有涉足太深。

  劉兆一曾經在歐亞醫院做過醫托。兩年前,初中肄業的他從招聘網站上看到歐亞醫院的招聘資訊,招聘的職位是“網絡咨詢師”。劉兆一之所以關注到了這條資訊,是因為備注中的學歷要求寫的是初中文化。抱著“學點技術”的想法,劉兆一撥通了網站上的聯繫電話。

  第二天,他如約到歐亞醫院面試。初中沒畢業的劉兆一坦言,自己沒有任何工作經驗,也不具備醫療知識,擔心不能勝任“咨詢師”的崗位。但主管説,沒關係,可以慢慢學。之後,雙方約定第二天開始上班。

  劉兆一覺得,在醫院裏,“網絡咨詢師”是一批“特殊”的員工,他們沒有統一的工作服,也不用參加醫院的大小會議。院方給“網絡咨詢師”安排了辦公室。一間十幾平米的房間,緊貼三面墻壁,按U型放著一圈桌子,每個桌子上只有一臺電腦,十五、六個人正在裏面工作。

  主管給每個咨詢師一個微信賬號。按照規定,不管男女,一律用漂亮的女護士圖片作為頭像,還要經營微信朋友圈,定期發布和醫院工作、生活相關的圖文,讓別人對其“女護士”的身份深信不疑,並覺得其在醫療領域是專業的。

  辦公電腦上有一個軟件,可以隨意更改定位。每天,劉兆一隨意選定市內一個地方,定位,然後打開微信中“附近的人”功能,隨意添加男性微信用戶。

  起初,劉兆一以為他是線上給病人做咨詢。但上崗後他才明白,他的工作就是在網上和客人聊天,然後想盡一切辦法,説動他們過來治療。

  “只要加上對方的微信,就先隨便聊聊。引導對方問你在哪上班,然後就告訴他在歐亞醫院當護士,如果有男科問題可以隨時咨詢。”

  起初,有人咨詢時,劉兆一會如實回答。後來,主管告訴他,不管對方是什麼問題,都要説成是很嚴重的病,會導致嚴重後果,騙他來檢查。“沒病都能給説成有病,只要有患者咨詢,他們就一定能編出理由讓別人相信自己真的有病。”劉兆一説。最後,向他們咨詢過的客戶大多會來醫院進行檢查。

  但主動咨詢病情的只是少數情況。通常,對方會表示自己沒問題。“這時,咨詢師會向他們推薦幾十塊錢的檢查項目,讓他們過來體驗。”

  多數咨詢師不懂醫學知識,更不具備醫護人員的相關素質。電腦桌面上有一個word文檔,裏面保存著男科病症的普遍症狀和對應的回復,如果真有人咨詢,就把答案復制粘貼過去。

  主管還會教他們一些話術。“比如,如果對方對咨詢師的護士身份提出質疑,就要説是剛畢業或還在實習,暫時沒有考護士資格證。”劉兆一説。

  “一旦有患者到醫院檢查,主管就讓女咨詢師換上護士服去門口迎接,並進行引診、送水和送食物等一對一服務。”

  手術進行到一半 被要求加項目

  知情人説,通常情況下,咨詢師在微信上給患者報出的檢查費價格都比較低,但當客戶真正到府成為患者,醫生就會説問題很嚴重需要做手術,然後一步步增加醫療項目,費用也一加再加。

  今年1月,龔先生在歐亞醫院就診的時候就遇到了這個問題。醫生為他診斷後説問題不大,幾百塊治療費就夠了。“但上了手術臺打了麻藥之後,主治醫生突然説發現我患處有囊腫,情況嚴重,不及時治療會影響生育能力。”龔先生很害怕,又按對方要求加了9700元治療費。

  之後,醫生又建議他住院接受“進口儀器”治療。“一分鐘100塊。”治療結束後,他在歐亞醫院一共消費了兩萬多元。

  楊志(化名)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一年前,19歲的楊志在微信上添加了“女護士”,便向她咨詢早泄的問題。對方只問了兩個問題,便一口斷定楊志患有“性功能障礙”,建議他到院檢查。

  檢查之後,楊志被告知還需要做另外兩項手術,需要再繳納5000多元。“我剛一猶豫,醫生就説,遲早得治,遲了不好治了。”

  楊志決定手術。但手術進行到一半,醫生又説他有囊腫擋住血管,會影響生育,還要再加一個項目。楊志很害怕,找人借了4000多元,還向歐亞醫院打了1000多的欠條。“算下來,這個治療一分鐘一百元。”楊志説。整個治療過程,楊志共花費了一萬多元。

  “如果病人不花錢,咨詢師也沒有錢。”劉兆一説。網絡咨詢師的保底月薪只有1800元,沒有硬性任務要求,工資主要靠提成。有通過咨詢來醫院就診的患者,咨詢師能從中拿到20%左右的診療金作為提成。劉兆一在職期間看到,咨詢師確實為醫院拉來了不少患者。咨詢師普遍業績不錯,有些人一個月能拿到2萬塊。

  從工商登記的資訊來看,遵義歐亞醫院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個人獨資企業。2014年6月,醫院名稱由遵義同濟醫院變更為遵義匯川歐亞醫院,負責人也由朱建改為林仲琰。

  醫院網站的簡介稱,該院是中國性功能障礙與不孕不育研究院附屬醫院,也是集醫療、預防、保健、康復服務為一體的現代化綜合性醫院。

  檢索發現,醫院曾兩次因醫療損害責任糾紛被起訴。2013年,有患者在醫院就診後被診斷為腰椎間盤突出症,但術後沒有任何效果,反而使患者病情加重,轉院後,被診斷為“不全截癱”,經過多次治療,病情無好轉。西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做出鑒定意見:遵義同濟醫院對患者的診治過程中存在過錯,和患者的損害後果有直接關係。最終,法院判定遵義匯川歐亞醫院賠償患者66萬余元。

  2017年7月-12月,歐亞醫院曾多次發布資訊招收“網絡咨詢醫生”、“新媒體咨詢”,人數最高達99人,遵義歐亞醫院名下還有3個公眾號,分別是“遵義歐亞男科醫院”、“遵義市匯川歐亞醫院”、“遵義歐亞醫院”。(記者 王翀鵬程 實習生 鄭潔)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塞上湖城 重構“城市之肺”
塞上湖城 重構“城市之肺”
霧裏看花
霧裏看花
青島:海水浴場享清涼
青島:海水浴場享清涼
全國鐵路暑運拉開帷幕
全國鐵路暑運拉開帷幕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064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