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生物農藥何時擺脫叫好不叫座的尷尬
2018-06-28 08:42:51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利國利民利生態,防治面積卻不到10%——

  生物農藥何時擺脫叫好不叫座的尷尬

  “我國多年來一直重視生物農藥,但研究的多,産業化的少,能在市場上持續穩定發展的生物農藥更是少。建議國家能切實扶持市場前景好的生物農藥龍頭企業,將生物農藥由研究型轉化為産業型和市場型,使生物農藥發展壯大。”6月26日,剛從西安參加學術會議回到武漢的張忠信對科技日報記者説。

  張忠信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年過花甲的他從事生物農藥研究數十載,他率領的科研團隊從上世紀完成我國第一個昆蟲病毒農藥登記,到2005年完成甘藍夜蛾核型多角體病毒特性和應用研究,從學術成果來説可謂“功德圓滿”,但他的憂慮之情依然溢于言表。

  生物農藥又稱天然農藥,是指利用生物活體針對農業有害生物進行殺滅或抑制的制劑。6月18日,在江西省宜春市經開區的一家生物科技公司,記者見到這種生物農藥。其生産過程更像是一次昆蟲飼養的生命之旅。在充滿類似豆餅芳香的車間裏,孵化室、幼蟲室、成蟲産卵室一個挨一個。以甘藍夜蛾核型多角體病毒為例,數以千萬計的甘藍夜蛾感染上這種病毒後,經過一定的飼養周期,再按照相關工序將其制成生物農藥制劑。該制劑具有全球獨特的廣譜昆蟲病毒,可防治32種害蟲,對我國11種重要農林害蟲具有高殺蟲活性。

  張忠信介紹,生物農藥一般是害蟲的天然病原體,具有嚴格的種屬專一性,只侵染低等節肢動物的害蟲,對人畜等高等動物無害。昆蟲桿狀病毒由雙聯DNA和蛋白質組成,在害蟲體內,它是“活體”,可感染害蟲殺滅害蟲,在害蟲體外,它就是一個“死”蛋白質和核酸化合物,可被陽光分解成短肽、氨基酸等物質。病毒殺蟲劑中也含有一些微量昆蟲源短肽、氨基酸和一些其他物質,田間使用後具有類似植硫肽的作用,可以促進植物生長,增加産量和産值。

  江西新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胡秀筠説,10年前的一次偶然機遇,她的企業從傳統的化學農藥轉型為生物農藥,在與張忠信、中科院院士鄧子新等一批專家的精誠合作下,目前已發展成為國內最具規模的昆蟲病毒生産基地,是國內屈指可數的生物農藥科技創新型龍頭企業,現已登記200億PIB/克甘藍夜蛾核型多角體病毒母藥及4個制劑産品。該産品不僅在國內廣泛使用,而且銷往秘魯、馬來西亞等國,美國登記正在申請,並在澳大利亞、歐洲、南美等地進行試驗。

  但胡秀筠卻苦惱,原因是企業發展的縱、橫雙向與效益的失衡:從縱向看,生産規模和市場推廣率達到了年均15%—20%的增長,從橫向看,“叫好不叫座”是長期難以擺脫的尷尬境地,佔企業總體運營成本近一半的推廣費用常常把她壓得喘不過氣來。“生物農藥的推廣需要政府、企業和用戶的聯動,要像新能源、中醫藥等領域那樣就好了!”胡秀筠坦言。

  張忠信的憂慮則在于,我國農民已長期習慣用殺蟲速度快的化學農藥,而生物農藥一般作用速度較慢,對環境的保護和生態後效作用等社會效益農民並沒有感受。實際上生物農藥不僅保護環境,而且能減少農藥用量和增加自身收入。“生物農藥利國利民利生態,但沒有政策層面和專項資金的推廣扶持,成果的轉化難免步履維艱!”

  張忠信表示,按照嚴格的生物農藥定義,生物農藥佔我國農藥份額不足1%。較寬泛的生物農藥定義包括轉基因抗蟲棉和農用抗生素(微生物發酵産品等),整個加起來約佔市場份額5%左右。目前我國生物農藥防治面積還不足農作物防治面積的10%,而主要發達國家已佔到20%以上,歐洲非化學防治達到30%的比例。新形勢為我國大力推廣生物農藥預留了極大的發展空間,當前推廣應用生物農藥成為我國農藥發展史上具有特殊意義的戰略性選擇,也為我國農藥産業和産品的優化結構、創新發展提供了新的機遇。生物農藥當在政府的扶持下順勢而為,乘勢而上,盡早走出“叫好不叫座”的困境。(記者 寇 勇)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天空之眼瞰浦東
天空之眼瞰浦東
衛冕冠軍德國隊小組賽遭淘汰
衛冕冠軍德國隊小組賽遭淘汰
香港青年參訪武漢
香港青年參訪武漢
寧夏沙坡頭:羊皮筏上對“花兒”
寧夏沙坡頭:羊皮筏上對“花兒”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047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