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斬斷危險廢物傾入長江的黑色鏈條
2018-06-28 08:30:23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斬斷危險廢物傾入長江的黑色鏈條

  ——公安機關偵破“10·12”係列污染環境案始末

  被查獲的酸洗污泥。光明圖片

  酸洗污泥傾倒現場。光明圖片

  專案組查獲的裝有待傾倒固廢的船舶。光明圖片

  “這不是一起簡單的案件!”

  潮水剛剛退卻,江灘狼藉。接連成片的鐵銹色不明物體黏著在溝壑表面,從堤壩一直綿延伸向遠處的江岸。一股刺激性氣味撲鼻而來,令人窒息。民警徐廣偉站在安徽銅陵濱江大道北岸與朱永路連接處附近的長江堤壩上,説:“舉報屬實,這可能真是危險廢棄物!”他一時難以相信,這般傷害母親河的不法行為真的發生了。

  江水上方的無人機傳來了遠景照片和視頻。“長江就像一條青藍色玉帶,玉帶的邊緣被撕開一道紅褐色的口子。”徐廣偉看著照片説。

  這一天是2017年10月12日。帶隊偵查的是長江航運公安局蕪湖分局的局長王江,憑著多年的辦案經驗,他預感到案件重大。但當時他沒想到,這個以偵查工作起始日期命名的“10·12”案件,只是係列案件的開端,一場多部門緊密協作的轟轟烈烈的長江保衛戰即將打響。2018年2月26日,公安部會同有關部門召開專題會議,部署長江流域11省市公安機關開展集中打擊整治長江流域污染環境違法犯罪行動。

  1.困難重重,只有迎面而上

  2018年5月31日,記者跟隨徐廣偉再次來到現場時,江灘已基本恢復舊貌:兩只白色的水鳥在沙洲佇立,被來人驚起,飛向浩蕩的蘆葦深處。溝壑之間圍成的水塘波光粼粼,被潮水留下的魚遊來遊去,等待下一次潮汐。長江平靜地向東流淌,不舍晝夜。

  “看上去,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在江邊釣魚的村民告訴記者,“但是如果沒有民警破案,堤壩現在是什麼樣,不敢想。民警救了長江,也救了我們。”

  平時很少有村民會來這個地方。上江村的地界在10多年前被規劃進經濟開發區,原來長期生活在此的村民在那時就已搬遷。此地由于最終沒有開發起來,成了人跡罕至的荒地。犯罪嫌疑人正是挑選了這樣的地方下手。

  “10·12”係列污染環境案已于今年5月7日被移交檢察機關,目前正在審理之中。而對從頭至尾參與偵查辦案的徐廣偉來説,案件中遇到困難時的壓力,找到突破口時的振奮,如今依然縈繞在腦海,揮之不去。

  2017年7月22日,公安機關接到群眾舉報稱:2017年5月以來,銅陵籍汪某某等人為獲取非法利益,從外省以車、船運輸近1000噸工業廢渣非法傾倒在銅陵市義安區長江堤壩的江灘上。

  正值汛期,民警趕往現場時,傾倒現場已被江水淹沒。“犯罪嫌疑人很狡猾,如果此事為真,傾倒的廢渣很可能被江水衝刷而不留痕跡。”偵查的最初階段,民警已經感到棘手,而這僅僅是困難的開始。

  10月12日,潮水稍退,民警火速趕往現場偵查。好在有部分廢渣殘留在堤壩的溝壑當中,民警們立即提取物證,隨即成立“10·12”案件調查組。

  然而很快,工作陷入了兩難境地:一方面,案件偵辦的前提在于取得符合立案標準的證據,但公安機關本身並不具備環保鑒定和評估資質。另一方面,由于傾倒物被江水浸泡的時間較長,檢測鑒定難、得出結論需要一定時間,給立案帶來困難。在證據無法支撐的情況下,倘若等靠當地政府部門和檢測機構,可能會貽誤時機。

  于是,一個“先牽出線索、固定證據,再完成立案、爭取協作”的思路在民警當中達成共識。大家兵分兩路,一路圍繞銅陵朱永路江灘發現的疑似危險廢物,從陸路運輸追本溯源;一路圍繞銅陵上江村江堤暴露的工業垃圾,從水上收集情報資訊。與此同時,公安機關將10月12日提取的物證送往江蘇專業的檢測鑒定機構鑒定傾倒物樣品所含成分。

  硬仗來了。

  2.來源地先獲證據,案件逐漸清晰

  “記不清了。”審訊跨省運輸疑似危險廢棄物的司機朱某與張某時,兩人一致交代,貨物來源于長三角地區的一家精密螺絲有限公司,但時隔半年,他們已經記不清廠家的名字和具體位置。

  民警火速趕往該地區。要想辨別疑似危險廢棄物的屬性,必須找到其來源。該地企業、工廠眾多,鎖定目標並不容易。偵查員們大海撈針一般摸查,終于發現了疑點,對可疑企業開展了週邊調查。

  安徽省公安廳也展開了全面部署。2017年12月,省公安廳接到案件報告後迅速上報,公安部接報後高度重視,對此案進行挂牌督辦,並要求安徽省公安廳提級偵辦,成立多部門、多警種參戰的專案組。安徽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李建中立即作出部署,要求高站位推動、全鏈條打擊,確保辦成經得起歷史檢驗的“鐵案”“精品案”,堅決維護長江生態安全。省公安廳選擇在蕪湖成立由廳領導任組長的專案組,在全省抽調了51名精幹力量開展專案攻堅。王江、徐廣偉等原在調查組的民警都被編入這個團隊。

  一番調查取證,專案組通報當地環保部門予以協作。此事引起當地政府的高度重視,分管副縣長第一時間會同公安、環保負責人積極介入。此後,“10·12”關鍵證據鎖定無疑,案件逐漸清晰明朗。

  徐廣偉等偵查員的判斷沒有錯。原來,自2016年以來,一家精密螺絲有限公司一直將國家危險廢物酸洗污泥交由無處置資質的中間商李某某聯繫處置。2017年5月,李某某等人為獲取利潤,聯繫安徽銅陵的汪某某等人非法將62.88噸酸洗污泥通過陸路跨省運輸,並傾倒在銅陵江灘。經江蘇的檢測機構鑒定,這家精密螺絲有限公司堆放的酸洗污泥和公安機關在長江銅陵江灘發現的廢棄物均屬于危險廢物。

  作為個案,這起環境污染案件的偵查工作似乎已經告一段落。但專案組民警張明元告訴記者,這僅僅是一個係列案件的開端,它所牽扯出的“黑色産業鏈”的組織方式、規模都遠遠超過預料。

  3.鐵網在犯罪的4個環節全面鋪開

  陸路組在案件的源頭處取得突破進展之時,水上組開展全面摸排,發動群眾力量,廣泛搜集線索。案件其他環節偵查也緊鑼密鼓地展開。王江介紹,專案組按照查污染環境犯罪、查幕後“保護傘”、查失職瀆職犯罪的“一案三查”原則,在源頭、中介、運輸、傾倒4個環節全面展開工作。

  多番努力,係列案件中的各個案件一一查證:

  “12·20”污染環境案中,犯罪嫌疑人通過車、船運輸的方式向江蘇淮安、揚州、蘇州等地非法轉移處置共計1022.95噸危險廢物。

  “1·26”長江銅陵段傾倒固廢污染環境案中,犯罪嫌疑人通過長江水路運輸313.28噸膠木,並非法傾倒在長江銅陵段上江村江邊。經深入摸排,在銅陵上江村江邊,還曾傾倒了3船共計2525.89噸固體廢物。經專案組深入調查,查出該批污泥來自江蘇9家源頭企業,通過幾級中間商層層轉包,利用水路運輸轉移至銅陵江堤進行傾倒。

  截至目前,“10·12”係列污染環境案,共查證犯罪嫌疑人29人,查證非法傾倒在安徽省內的危險廢物62.88噸,污泥2525.89噸,膠木313.28噸,非法傾倒在江蘇三地的危險廢物1022.46噸,先後查獲涉污船舶17艘次,現場查獲固體廢物7600余噸,通過溯源倒查,搜尋源頭企業16家。

  蕪湖市公安局副局長許紅斌介紹,經過江蘇的專業檢測機構鑒定評估,“10·12”係列案件中一些傾倒的固體廢棄物含有重金屬等有害污染物,有的甚至是有毒物質,傾倒區域的地表水、土壤和地下水等環境介質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害。

  目前,公安機關在長江安徽段查證的工業垃圾達上萬噸。

  4.眼前利益驅使下的犯罪鏈條

  令人觸目驚心的犯罪事實讓記者不禁追問,犯罪嫌疑人為什麼要把工業廢棄物甚至危險廢棄物拋在長江沿岸?

  工業廢棄物,必須送專門的機構處理。“依法正當處理有毒工業廢棄物,當地成本要在每噸1500元以上,在東部一些發達地區則至少需要3000至4000元。”張明元告訴記者,具有資質專門處理工業廢棄物的環保機構,在很多地方都處于飽和狀態,一些企業生産過程中産生的廢棄物難以及時處理,就囤積了下來。“不法分子以低價格收集這些廢棄物,對處于‘黑色産業鏈條’源頭的生産企業來説,是不小的誘惑。”張明元説,“利益驅使之下,一些人把法律和環保責任拋在腦後。”

  “犯罪嫌疑人團夥具有嚴密的組織。”安徽省公安廳治安總隊有關負責人介紹,非法“黑色産業鏈”的源頭、中介、運輸、傾倒4個環節分工明確,聯絡主要靠移動網絡。

  “10·12”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無疑給環保、交通和海事等部門玩了一次“暗度陳倉”。偽造危險廢棄物轉移五聯單、專挑監管薄弱的地區和夜間作業等“技巧”,他們躲過監管,實現跨省運輸和非法傾倒。

  記者在走訪中了解到,案件中第一層中間商打著“環境服務公司”旗號,偽造危險廢棄物轉移聯單及相關資質,從生産企業收集廢棄物,並獲得每噸300元左右的處置費用;第二級中間商混跡于相關人脈網絡中,四處搜集工業廢物運輸“情報”,從第一層中間商手中獲取業務並分得了每噸100元的處置費用,然後又以每車(約30噸)1000元左右的價格交予傾倒者;傾倒者熟悉傾倒地的情況,專門尋找監管工作薄弱的地方進行傾倒,陸運、航運的多種方式方便他們“打一槍換一個地方”。

  “這些因素增加了偵破案件的難度,但是犯罪鏈條終歸還是斬斷了。”公安部治安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在總結案件偵查工作時説,公安機關、地方黨委政府和廣大幹部群眾,大家的心擰成了一股繩,這是保證打贏這場保衛戰的基礎。

  5.新問題採用新辦法

  “自從參與打擊污染環境犯罪工作以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規模的案件。”專案組民警張明元長期從事案情分析研判工作,他告訴記者,這個係列案件中他們遇到了新情況,發現了新問題,專案組的民警也有了更為深入的思考。

  在查獲的兩起污染環境的未遂案件中,他們意識到,過去重視抓現行犯罪的重要原則,在關乎環境保護的案件中應該讓位于防范原則。“如果我們等到案發再抓現行,生態環境將會遭到破壞。”張明元説,“畢竟,打擊犯罪是手段,保護生態環境才是目的。”

  新的思考在行動中發揮了作用。2017年11月17日晚,專案組獲得情報,有3艘裝載污泥的船舶停靠在銅陵上江村附近水域,等待卸載污泥。專案組放棄了起初的方案——抓現行犯罪,果斷採取新舉措,進行水上攔截,及時查控3艘運輸船舶,現場查獲工業污泥近2000噸。

  公安機關會同海事部門聯合開展查緝跨省非法處置工業垃圾船舶專項行動,又先後查堵運輸工業垃圾船舶10艘次,其中滯留于銅陵水域的達7艘。

  又一個新問題出現了:近萬噸工業垃圾停泊在江面上,如不盡快開展對船載污泥的檢測鑒定,就無法確定涉案人員的行為性質,難以決定涉污船舶的去留;而檢測鑒定需要耗費一定時間,長期滯留涉污船舶又難免發生次生災害。

  對此,安徽省公安廳與環保廳召開案件協調會,決定盡快對被攔截船舶裝載的污泥進行檢測鑒定,並與檢察院及相關省市各部門協調合作,使滯留船舶很快在公安民警和環保人員的押解下,順利返回始發原籍港妥善處理。

  “‘10·12’係列案件中的未遂案件得以依法快速處理,但要實現長期穩定的生態保護,一個多部門協同合作的、更為完善的長效機制應該盡快形成。”在此次採訪中,多位民警向記者表達了這樣的觀點。

  6.不能愧對祖先和子孫

  2018年1月25日,專案組民警張冬押解的涉案船舶在漫天大雪中,從長江銅陵段向始發原籍港進發了。

  這項任務因惡劣的天氣和一次意外不得不推遲了一天。1月24日,江面遭遇大雪大霧天氣,風急浪大,船舶搖動。準備出發的船只甲板上,結了一層滑溜的冰。與張冬同行的銅陵市環保局的工作人員登船時,不慎滑倒並落入江中。張冬奮力將這位工作人員救起。

  “所幸無大礙,他第二天還是與我一起出發了。”張冬告訴記者,案件的順利開展,離不開公安部門的主動擔當,也離不開檢法、環保、海事等部門的積極合作。這場長江保衛戰中,許多部門的工作人員聯合起來,一起出謀劃策、攻堅克難,成為戰友。

  突發的意外、寒冷的飛雪,讓正在經歷“10·12”案件的張冬心裏籠罩了幾分陰霾。船上裝載的污泥雖然蓋上了帆布,但刺鼻的惡臭氣味一直縈繞著整條船。“即使在生活艙裏,也逃不脫那股氣味。”張冬説,“那天我的心情復雜極了。”

  船員的生活是艱辛的,但他們的運輸給犯罪者提供了很大便利。“為了每噸貨物多掙10元錢,他們自己也忍受著毒害。”張冬痛心疾首,“他們生于長江、靠長江吃飯,卻意識不到裝載的貨物將侵害這條母親河。”

  張冬是安徽池州人,與大多數專案組民警一樣,都出生和生活在長江沿岸。“我們是喝著長江水長大的,以後也將喝著長江水老去。”張冬告訴記者,聽到“保衛長江”的號召,很多同事都積極報名,爭做“長江衛士”,決心把只顧私利、不顧長江生態的不法分子繩之以法。

  一石激起千層浪。“10·12”係列污染環境案的偵破,打開了保護長江生態環境係統性、整體性攻堅的突破口。2018年3月19日,公安部、環保部、最高檢對發生在長江流域的45起環境污染案聯合挂牌督辦,一場由點及面、由長江流域到五湖四海的環境污染大排查、大整治行動拉開序幕。

  在蕪湖市第一看守所,記者採訪到了部分“10·12”環境污染係列案件的嫌疑人。他們當中大多數人文化程度不高,也普遍缺乏環境保護的意識。記者了解到,犯罪嫌疑人最高獲利僅6萬余元,而僅僅在銅陵上江村邊的一處案發地點,當地政府先後花費超過一千萬元的資金和無法計算的人力進行整治,才使環境恢復如初。

  公安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安徽“10·12”係列案件,是一起典型的非法處置傾倒固體廢物污染環境的案件。在公安部統一指揮調度下,各相關省份公安機關同步聯動,強力破案攻堅,有效斬斷了犯罪利益鏈條,有力打擊震懾了長江流域污染環境違法犯罪。今年以來,公安部黨委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生態文明思想和係列重要講話精神,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同志多次主持召開部黨委會專題研究貫徹落實意見。下一步,公安部將繼續會同有關部門持續深化打擊整治工作,形成有力震懾,嚴防違法犯罪反彈。同時,緊緊圍繞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充分發揮公安機關職能作用,強化責任擔當,積極主動作為,堅持對各類環境犯罪“零容忍”,有效防范生態環境涉穩風險,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建成美麗中國保駕護航。(記者 彭景暉)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天空之眼瞰浦東
天空之眼瞰浦東
衛冕冠軍德國隊小組賽遭淘汰
衛冕冠軍德國隊小組賽遭淘汰
香港青年參訪武漢
香港青年參訪武漢
寧夏沙坡頭:羊皮筏上對“花兒”
寧夏沙坡頭:羊皮筏上對“花兒”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047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