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深圳海關前5月查獲走私止咳水案63宗 涉案當事人趨于年輕化
2018-06-26 08:01:10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記者6月25日在深圳海關了解到,今年1至5月,深圳海關僅在皇崗口岸、福田口岸兩個旅檢口岸就查獲走私止咳水案件63宗,經司法鑒定,認定止咳水(凈重)共計106.26升。這些止咳水如果用500毫升的玻璃啤酒瓶來裝,能裝滿213瓶,相當于92箱啤酒。

  據了解,今年皇崗海關查獲的止咳水案件與往年相比,除了數量增多,還呈現出明顯的“改裝、偽裝、散裝”特徵。涉案當事人越來越多利用旅檢渠道常見的食品紙盒、飲料塑膠瓶、軟包裝紅酒袋等作為容器,偽裝藏匿止咳水。他們將止咳水拆封後,灌入這些紙盒或塑膠瓶中,每次攜帶1至8瓶,以蒙混過關。今年1至5月,皇崗海關查獲的“偽裝藏匿”止咳水案件數量佔到全部止咳水案件數量的60%,而在去年同期,查獲的止咳水幾乎全部為原封包裝入境,極少有偽裝藏匿案件。

  在3月查獲的一宗案件中,一名旅客居然用5升裝的礦泉水瓶大劑量攜帶止咳水入境。當時,關員在其行李箱中發現了2個盛滿紅褐色液體的5升裝大礦泉水瓶。在詢問旅客所裝何物時,該旅客竟信誓旦旦地説,所裝液體為其最新研制出的“新型料理油”,是用來做菜用的。後經現場關員用止咳水檢測試劑檢查,“新型料理油”實際為止咳水後,該旅客只得承認,他是將大概100多瓶原封止咳水拆封倒入礦泉水瓶內,希望可以“渾水摸魚”偷帶入境。

  為了讓偽裝顯得更加逼真,逃避海關檢查,不法分子還想出了“針筒注射”的把戲。在3月查獲的一宗案件中,關員不僅查獲旅客用飲料紙盒藏匿止咳水入境,還在其身上查獲了用于將止咳水注入飲料包裝盒內的針頭,以及用于將飲料盒重新施封的膠水。利用這些工具,不法分子甚至可以不破壞原封包裝就能將止咳水注入各種盒體或瓶體內,非常隱蔽,增加了關員的查發難度。

  此外,今年以來查獲的止咳水案件中,涉案當事人趨于年輕化,多為80後、90後。皇崗海關經過對案件的後續調查,發現這些青年攜帶止咳水入境一方面自己飲用,一方面是帶給自己的“朋友圈”散發服用。據了解,這些青年人往往將止咳水帶入夜場等各種聚會中,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飲用。一些原本不飲用止咳水的青少年,在聚會中受到朋友的影響,因為好奇而嘗試飲用,或為了減輕疲勞、釋放壓力等因素而開始飲用,卻慢慢上癮。

  據一些當事人交代,止咳水大多是在香港本地市場購買。在香港,含可待因等成分的止咳類藥物,一部分品牌需憑處方購買,而佩夫人止咳露、芬士迪止咳水、強力利咳定等品牌止咳水無需處方即可于藥房購買。不法分子可以較為輕易地在香港獲取止咳水。

  止咳水的走私價差造成的巨大利潤也是造成止咳水走私屢禁不止的原因之一。據了解,香港藥房止咳水銷售價格約為每支80元人民幣左右,而到了內地某些黑市上,售價已被爆炒至每支300元人民幣以上。由于在內地通過實體途徑購買此類藥品難度越來越大,一些不法分子還用起了“網絡手段”,通過從香港走私止咳水入境後進行網絡違法銷售的方法,賺取違法所得。

  自2015年5月1日起,根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國家衛生計生委聯合發布的《關于加強含可待因復方口服液體制劑管理的通知》,含可待因復方口服液體制劑(包括口服溶液劑和糖漿劑,俗稱“止咳水”)列入第二類精神藥品管理。因此,走私含可待因止咳水屬涉毒犯罪。(記者遊春亮  通訊員蔣昕)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鳥瞰福建寧德美麗茶山
鳥瞰福建寧德美麗茶山
甘肅戈壁濕地公園上演旗袍秀展示傳統美
甘肅戈壁濕地公園上演旗袍秀展示傳統美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絢爛綻放引萬千遊人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絢爛綻放引萬千遊人
乘風破浪 我們的徵途是大海
乘風破浪 我們的徵途是大海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035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