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商業航太風口漸近 民營企業“掘金”太空
2018-06-25 07:52:58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重慶零壹空間航太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制的商業火箭“重慶兩江之星”不久前在內蒙古西部某基地成功發射,成為我國又一枚由民營資本主導、以市場化模式運作並成功發射的商業火箭。此前,北京星際榮耀空間科技有限公司研制的“雙曲線一號S”商用火箭在4月完成首秀。

  我國商業航太起步較晚,但發展勢頭迅猛。截至目前,我國涉足商業航太領域的民營企業已超過60家,數千億元級的産業已臨近“風口”,將與“國家隊”形成差異化競爭,成為我國航太領域的有力補充。與此同時,我國民營企業要實現“掘金”太空的目標,相關政策法規不完善、發射資源緊張、産業鏈銜接困難等難題也亟待破解。

  起步較晚但勢頭足

  5月17日7時,由重慶零壹空間航太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發的商業火箭“重慶兩江之星”在內蒙古西部某基地成功發射。

  零壹空間航太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舒暢介紹,“重慶兩江之星”本次飛行載荷的客戶是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瀋陽飛機設計研究所,“重慶兩江之星”實現了長時間的臨近空間有控飛行,獲取了大量真實飛行環境數據,全面完成客戶要求。此外,飛行試驗還進行了“減阻桿”“低成本能源”“箭上無線通訊”等創新技術的研究,為簡化火箭係統設計、降低研制成本奠定了基礎。

  實際上,縱觀世界,“重慶兩江之星”並非個例,今年2月和5月,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研制的目前全世界運載能力最大的“獵鷹”重型火箭成功進行兩次發射,引發全球關注。我國商業航太起步較晚,但發展勢頭迅猛,尤其進入2018年以來,我國商業航太領域捷報頻傳。

  ——2月2日,我國首顆私人衛星“風馬牛一號”搭乘長徵二號丁火箭進入太空;

  ——4月5日,民營企業北京星際榮耀空間科技有限公司研制的“雙曲線一號S”商用火箭完成首秀;

  ——4月26日,商業衛星“珠海一號”02組衛星搭乘長徵十一號火箭進入預定軌道……

  長期以來,我國航太領域由中國航太科技集團、中國航太科工集團等“國家隊”主導。但自2014年起,國務院先後發布《關于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鼓勵社會投資的指導意見》等文件,讓民營資本進入商業航太領域成為可能,粗略統計目前我國已有超過60家民營企業涉足商業航太領域。

  與此同時,瞄準商業航太的巨大市場,“國家隊”也開始布局。例如,中國航太科工集團和中國航太三江集團于2016年共同出資成立了我國首家商業火箭公司——航太科工火箭技術有限公司;2017年初,該公司“快舟一號甲”火箭以“一箭三星”的方式完成首次商業航太發射服務,其在武漢國家航太産業基地建設的運載火箭總裝總調中心將于明年上半年投産並形成年産20發運載火箭總裝測試及試驗能力。

  千億級産業“風口”漸近

  業內人士和專家表示,商業航太將與“國家隊”和國外重型商業火箭形成差異化競爭,成為我國航太領域的有力補充,數千億級産業“風口”已經臨近。

  據介紹,火箭是航太産業鏈條的核心交叉點,縱向連接火箭制造、衛星制造、衛星發射、衛星運營、衛星應用、地面基站,橫向關聯空間站運輸和裝備等領域。目前,全球航太産業年産值約3500億美元,其中火箭的産值只佔50億美元左右,但火箭、衛星、衛星應用的産值比例約為1:4:20,火箭制造在這條産業鏈上的價值可見一斑。

  “我國商業航太市場將在2020年達到8000億元左右,對數量仍有限的商業航太企業來説,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舒暢説,“我們的目標市場是微小衛星商業發射,即重量1000千克以下的人造衛星係統,與‘國家隊’和國外重型商業火箭形成差異化競爭,將大有可為。”

  據舒暢介紹,“重慶兩江之星”是零壹空間自主研制的OS-X係列火箭的首飛火箭。該火箭長約9米,總重7200千克,全程大氣層內飛行,最大高度約38.742千米,最大速度超過5.7倍音速,飛行時間約5分鐘,飛行距離273千米。該火箭能靈活配置燃氣舵、空氣舵、姿控動力等多種控制機構,可根據用戶需求進行定制化設計。

  據悉,零壹空間旗下擁有OS-X和OS-M係列火箭:OS-X係列火箭是為航空航太技術驗證打造的專用飛行試驗平臺,客戶集中在中航工業集團、中科院和一些高校;OS-M係列火箭則專注于微小衛星精準迅捷組網發射,可為客戶提供快速、低成本服務,其首型火箭計劃將于今年底前後首飛。

  “目前,零壹空間的OS-X係列火箭訂單已排至2019年,已簽訂訂單的客戶主要集中在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中科院、高校等;OS-M係列火箭訂單已排至2020年,客戶有商業衛星公司、高校、科研院所等。”舒暢説,到2020年,零壹空間預計將實現年産20發以上OS-X係列火箭和30發以上OS-M係列火箭的能力。

  與零壹空間一樣,星際榮耀、藍箭航太等民營航太企業也明確提出,將目標市場鎖定在微小衛星發射市場,憑借高效率、低成本優勢爭取國內外客戶。

  當前,軍民融合已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我國商業航太産業的廣闊前景,也吸引了資本市場的關注。例如,零壹空間已經累計獲得了三輪、總金額接近5億元的融資,藍箭航太也已累計獲得各類投資數億元,航太科工火箭技術公司也吸收了10多億元的社會投資。

  民企“掘金”太空需邁過四道坎

  不過,我國民營企業要實現“掘金”太空的目標,也面臨著技術授權難、相關政策法規不完善、發射資源緊張、産業鏈銜接困難等亟待破解的難題。

  一是民營航太企業難以獲取“國家隊”的技術授權應用。美國民營航太企業SpaceX從美國航太局低價獲取成熟技術,而我國民營航太企業難以獲取“國家隊”的技術授權應用,火箭技術研發依然任重道遠。空氣動力學家、航太技術專家黃志澄説,SpaceX近期已宣布將嘗試回收難度更高的第二級火箭,而當前中國民營火箭企業尚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的衛星發射能力。

  二是商業航太領域缺乏相關政策法規。據悉,商業火箭涉及火箭研制、發射實施、地面監控、殘骸回收和隕落保障等諸多環節,如何確保發射軌道安全、誰來做安全性評估、誰來監測飛行距離等問題,都有待進一步規范和管理。舒暢等企業負責人建議,應從國家層面制定商業航太法規政策,明確商業航太在國家中的地位和作用,指定專門機構對商業航太活動進行監管,使得商業航太能夠安全、有效地服務國家各行業發展。

  三是現有發射場難以滿足商業航太發射需求。今年“國家隊”發射任務約40次,現有的西昌、酒泉、太原、文昌四大發射基地接近滿負荷運轉,商業航太發射場建設亟須規劃建設。多名企業負責人建議,建設一批沿海發射場,形成沿海與內陸相結合、軍用與民用相結合、高緯度與低緯度相結合、各種射向范圍相結合的集常態發射、快速響應發射于一體的新型發射場體係格局。在建設投入上可以通過引導民營企業參與的形式,充分利用社會資本的投資優勢,快速實現建設目標。

  四是産業鏈銜接尚存難題。企業負責人和業內專家表示,商業航太是係統性工程,火箭的商業化、衛星的商業化、運管的商業化等都需要同步演進,但當前不同領域的發展程度差異較大,各環節之間的銜接存在障礙,有待國家出臺政策,實現各相關領域的統籌協調發展。(記者 何宗渝 張千千 重慶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芬蘭歡慶仲夏節
芬蘭歡慶仲夏節
西安交通大學舉行2018年畢業典禮
西安交通大學舉行2018年畢業典禮
2018青島國際VR影像周開幕
2018青島國際VR影像周開幕
2018青島國際VR影像周活動舉行
2018青島國際VR影像周活動舉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029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