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人行動不便、低層擔憂貶值 老樓裝電梯如何都滿意?
2018-06-22 09:26:41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老樓裝電梯 如何都滿意(傾聽·老舊小區改造)

  核心閱讀

  當老小區遇到“銀發族”,加裝電梯成為許多住戶的期盼。誰來主導、錢從哪兒來、低層住戶工作怎麼做……種種煩心事,讓這件民生實事成為不少老舊小區改造中難走的“最後一公裏”。“民生糾結處,為政發力點”,南京市玄武區探索推進老小區加裝電梯工作,一年多來已簽約1000多個樓棟單元,開工和建成共337部電梯。

  到二樓20級、到三樓38級、到四樓56級……71歲的南京農業大學退休教師王老師在四樓停下來,邊喘氣,邊仰臉向上看,還有18級臺階一級級延伸到家。

  從2000年動了次手術後,這74級臺階,王老師艱難地從年過半百數到古稀之年,“天天盼啊盼啊,要是樓上裝一部電梯該多好啊!”

  當老小區遇到“銀發族”

  “爬不動樓了,才意識到電梯的重要性”

  王老師居住的南京農業大學社區,是典型的老小區,房齡普遍在20年以上。

  住在這些六七層高的樓房裏,年富力強時的王老師從來沒考慮過電梯的事。現在,王老師和她當年的老同事感慨,“爬不動樓了,才意識到電梯的重要性”。在南農大社區,抱著王老師這樣心理的老教師很多,有一個單元一共12戶人家,其中11戶家中都有60歲以上的老人。

  55棟有位80多歲的張老師,家住在6樓,每天爬上爬下去食堂打飯對他來説就是一種煎熬,“去買飯,來回一趟人累得夠嗆。想輕松一些,那就得餓肚子了。”張老師幽默地説,“肚子和腿的矛盾,是一對不可調和的矛盾。”

  在玄武區,2000年前建成的老舊小區有327個,無電梯建築有3069幢、9020個單元,涉及居民11.05萬戶。而在玄武區63萬常住人口中,60歲以上老人佔比21.7%。

  “老齡化社會,就要求對老舊小區進行功能性修補,我們把這種修補叫做‘適老化’改造,裝電梯就是‘適老化’改造的重要內容。”玄武區區長穆耕林表示。

  五味雜陳的樓下

  “有了電梯,樓上的房子更好賣了,一樓房子的優勢沒了”

  雖然,眾多老年居民有著裝電梯的迫切需要,但是在2017年玄武區啟動老小區加裝電梯工作之前的多年間,全區僅有寥寥幾個成功加裝電梯的案例。

  老小區裝電梯難,難就難在樓下居民工作不好做,特別是一樓住戶。

  南農大社區55棟的張老師不是沒作過裝電梯的努力,他跟一樓鄰居商量過多次,鄰居説裝電梯會遮擋自家採光,好説歹説都不同意。二樓和三樓鄰居年紀還輕,上下樓基本不受影響,再加上裝電梯還要分擔數萬元的費用,所以就更沒有什麼積極性。張老師一看這形勢,自己就打了退堂鼓。

  多位社區工作者分析道,一樓住戶反對裝電梯,確實有影響到房屋的採光、通風以及産生噪音的情況,另一方面則是考慮到房子的相對貶值,“有了電梯,樓上的房子更好賣了,一樓房子的優勢沒了。”

  樓下居民工作難做,街道和社區群策群力開居民議事會,大家一起來做樓下業主思想工作。玄武湖街道副主任余挺婷介紹,為一部電梯開個十幾次居民議事會還算順利的,通常情況議事會都要開三四十次。

  明知難為還要為之

  “政府要把民生的責任主動扛起來”

  2017年初,玄武區政府啟動老舊小區增設電梯工作,全區篩選出符合條件的樓棟單元共5580個。增設一部電梯費用約45萬左右,玄武區投入的補貼加上市級補貼,佔到總費用的40%至45%左右。

  這項惠及面廣泛的工程,在玄武區並不是一片掌聲。“老小區加裝電梯也就是方便了少數高樓層住戶!”反對的聲音對行為初衷表示懷疑。

  “誰都知道老小區裝電梯難度太大,首先是每家居民的訴求不同,這裏面有大量的群眾工作要做,其次是程序繁瑣、施工周期長,再加上資金問題,如果讓群眾自己去面對,肯定裝不了幾部電梯,2017年之前,全區老舊小區提出加裝電梯的申請一共才3件。”穆耕林説,“但是,為什麼明知難為還要為之?‘民生糾結處,為政發力點’,政府要把民生的責任主動扛起來。”

  穆耕林表示,民生工作的關鍵是一定要轉變思路,政府為居民提供服務保障,居民的潛在需求就會大量激發出來。果不其然,僅2017年第一季度,玄武區就新增加裝電梯申請667件。

  除了安排好市、區兩級的補貼資金外,玄武區動員起政府各相關部門及街道、社區幹部的力量,集中力量做好增設電梯的宣傳發動和群眾説服解釋、相關政策的制定、相關審批事項的代辦服務、從設計到施工的監督管理等工作。

  思想工作是頭等大事

  “本來是幸福工程,不能讓一些居民從中感到不幸福”

  低樓層住戶的思想工作是頭等大事,雖然按照南京市的實施辦法,只要2/3業主同意就可以批準增梯,但玄武區還是朝著百分之百同意的目標努力。“本來是幸福工程,不能讓一些居民從中感到不幸福!”玄武區增梯辦主任薛慧艷表示。

  孝陵衛街道增梯辦主任陳玉梅,首次上門做工作,一樓老人抱著藥箱子摔在了她腳下。但無論老人態度怎樣,陳玉梅總是面帶笑容,傾聽老人的疑問,講述樓上住戶的困難。一連十幾天交談下來,老人的態度有些松動了,陳玉梅又找來建築設計專家解釋噪音問題,再協調樓上住戶提前把補償款送到老人家中。老人最終被陳玉梅感動了,在增梯協議上簽了字。

  同樣的故事很多,鐘麓花園社區居委會主任謝道蘭當初到陳宏寶家,老兩口生氣得都不正眼看她。“隨你怎麼喊、怎麼鬧,謝主任就是不生氣,笑呵呵地跟你講政策、講樓上的困難,講得你一點脾氣都沒有了。”陳宏寶現在跟謝道蘭處得像好朋友一樣,“謝主任他們確實辛苦,再説了,樓上的老同志也七八十歲了,真是不方便。簽字!”

  除了積極做好低樓層群眾的思想工作,玄武區還配套了相關實施辦法,不僅不讓一樓住戶承擔增梯的相關費用,還制定了給一樓住戶補償2萬元的指導意見。

  低樓層群眾思想工作做通了,增梯工作的進程就大大加快了。

  面對升高的期望值

  “推動不強迫、代辦不包辦”

  加裝電梯一旦作為政府民生工程推動,一些群眾的期望值就隨之升高了。

  一是希望政府投的錢多一點,“能不花群眾的錢最好”;二是希望政府把矛盾解決掉,“不同意裝電梯的底層住戶的工作就應該政府來做”;三是希望政府把能辦的事情都給辦了,“牽涉那麼多手續,還有設計、施工,老百姓怎麼懂”。

  老小區加裝電梯,政府該做多少事,政府在其中有沒有一個工作邊界?

  “增梯是民生實事,居民得實惠,所以要調動居民積極性,這項工作具體還是要由房屋的所有權人來實施。”薛慧艷説。

  “政府推進增梯工作的原則,我們概括為四個‘不’。”穆耕林表示,對于高樓層業主,是“推動不強迫、代辦不包辦”;對于低樓層反對的住戶來説,是“依法不生硬、靈活不隨意”。

  對于居民在資金上的需求,按照南京市的統一部署,每部增設的電梯可享受市、區兩級共20萬元資金補貼。為了讓居民盡快拿到補貼,玄武區將由市級承擔的10萬元由區財政先行墊付,再與市統一結算。

  而在相關手續辦理、施工管理等方面,玄武區在各街道安排2至3名增梯專辦員,為居民申請增梯所需要的各項審批手續提供代辦和一條龍服務。而對施工過程中出現的自來水、電線、燃氣管道等管線遷移問題,則由區裏統一與水務、電力、燃氣等單位協調解決。

  鄰居們的故事

  “過程雖磕磕碰碰,最終還是要開出和諧花朵的”

  玄武區老小區加裝電梯,啟動一年多時間,已簽約1000多個樓棟單元,取得規劃許可證630多個、施工許可證487個,目前開工和建成共337部電梯。

  “與預期目標比雖然慢了點,但是作為一項涉及居民切身利益而且環節比較多的民生工程,也確實急不得。”薛慧艷表示。

  一年間,玄武區居民因為加裝電梯,有了不少暖心的故事。電梯裝在趙女士家廁所窗外,社區幹部請來設計和建築專家,幫趙女士家廁所換成百葉窗;太平新村的劉士珍老人住一樓,不僅爽快同意鄰居加裝電梯的提議,而且還當起了加裝電梯群眾代理人,挨家挨戶去做鄰居工作;蘭園18號小區,許多業主做鄰居十幾年還不大熟悉,為了裝電梯一事積極協商、群策群力,後來好多人都成了朋友……

  “加裝電梯的過程,就是鄰居們的關係不斷磨合的過程,過程雖磕磕碰碰,最終還是要開出和諧花朵的。”蘭園小區居民姚健充滿了期待。(申 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湖荷花盛開
西湖荷花盛開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滬指跌破3000點
滬指跌破3000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020095